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六三章 十八骑异动,北府部署!
    天已经亮了,阳光普照在大地。

    仅过一夜时间,谢玄率领余下六万北府军从广陵城进军前线峡石城,此刻的他卓立峡石城墙头凝视着对岸,而那里便是边荒集!

    边荒集非是城镇,无城防可守,所以边荒并非战略要地。一旦北府军与苻秦军交战,那北府将从峡石出击,而苻坚则会以寿阳为据地发动大军,到了那时,边荒只会成为两军交战的死地。

    一想到刘裕带回来的那句话,谢玄神情忽地一阵恍惚,他喃喃自语道:“难道真要以十八敌之百万?这如何能做到?”

    谢玄暗叹一口气,此刻他委实想不明白任意为何要这么做。

    太过疯狂了,这已超出天下人的想象,天下间何人敢想?何人敢为?他为何敢!?

    谢玄想不明白,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纵然燕云十八骑是一支神兵,有大败苻坚五万前锋军而不损一人的战力,他也不认为凭借十八骑就可以对抗百万雄师。

    “玄帅!”

    谢玄微微别头,看着缓缓走进的刘裕,脸上露出笑容道:“原来是小裕啊。”

    谢玄的白衣儒巾,尤显他出众不群的潇洒气度,大有谈笑用兵,败敌于指顾之间的气概。刘裕看着他心中甚是惊叹。

    刘裕恭敬道:“昨日一夜行军,还请玄帅早些歇息。”

    谢玄淡淡道:“无碍的!”

    刘裕来到谢玄身边,也瞭望河岸,脸上流露出复杂之色。

    谢玄忽然开口问道:“小裕是如何看待他的?”

    刘裕诧道:“玄帅是说那任意?”

    谢玄点了点头。

    刘裕沉吟片刻,道:“属下对他了解不多,早前也只在建康城时听过他‘任公子’之名,对其不甚了解。不过昨日与其一见,他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谢玄笑着道:“如何说不出的感觉?”

    瞧见谢玄脸上的笑意,刘裕也一阵轻松,含笑道:“他给我的感觉就好似对世事皆不甚在乎,仿佛天下间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动容一般。”

    谢玄笑着应道:“安叔曾如此评价过他: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以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刘裕道:“绝才惊艳?!”

    谢玄额首道:“不错,绝才惊艳!此人胸有丘壑,韬略千万,却生性懒散,对什么事都不关系,不在乎。安叔还曾言道:任意其实是一个极其骄傲,且不可一世的人。”

    “极其骄傲,不可一世?”

    “对啊,这样的人,难以测度。”

    刘裕皱眉道:“所以玄帅觉得,他兴许真会以区区十八人之力去撼动苻坚的百万大军?”

    谢玄肃然道:“再如何不可一世,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没人相信他敢这么做,昨夜我也是不信,但此刻我却信了,我认为他真敢如此!”

    刘裕看着谢玄微微一怔,道:“为何玄帅认为他敢?”

    谢玄低声道:“不久前探子回报。苻之子苻丕于昨夜子时领两万步卒出得郧城,沿淮河布防。而正是那时,燕云十八骑忽然出现,对两万步卒发起突袭,仅一个时辰斩杀苻丕一万余人。而后苻丕率领余部想逃回郧城,可十八骑穷追不舍,沿途再诛五千余卒。苻丕尚未逃回郧城,他所率领的两万步卒便与他一起埋石荒野,两万步卒尽诛,无人一人逃过十八骑的追杀。”

    想到昨日他们与前锋军那一惊天杀戮,纵然已是亲眼见过燕云十八骑的可怕,但在谢玄再讲述昨夜一战,刘裕仍是忍不住心中一凛,手足冰凉。

    谢玄续道:“苻融战死,苻丕亦亡,如今苻坚应该也知晓亲子惨死的消息了。以本帅看来,明日苻坚必然会亲自领军,围剿边荒,誓杀‘燕云十八骑’!”

    刘裕点头认可,忽然他想到了关键处,开口道:“他们这是在故意激怒苻坚。”

    谢玄哈哈一笑,从容道:“如若苻坚坐镇寿阳,那燕云十八骑纵有天大的能耐也绝不可能令百万之师溃退,任意的‘焚尸洗地’之说,只会成为笑话。”

    刘裕明白了,先杀苻融,再斩苻丕,燕云十八骑是为激苻坚出寿阳与其决一死战。他们真敢,他们真敢直面北胡百万大军。

    可即使苻坚会亲自领兵,十八骑又该如何胜之?

    刘裕昂首问道:“玄帅,我北府军如今该如何对待此战?”

    谢玄沉声道:“早于弃守寿阳前,本帅已命胡彬沿淝水筑起箭壕、箭楼、石垒,今日黄昏时苻坚大军将抵寿阳。苻秦初得寿阳,阵脚未稳,苻坚又得亲子惨死消息,明日他定会按耐不住围剿边荒集。”

    刘裕暗自点头。

    谢玄转身看向边荒集,继续说道:“如今淝水在我军掌控之下,苻秦暂不敢强行渡河,我军想要取胜,明日正是绝佳机会!”

    刘裕惊声道:“玄帅的意思是,明日我军就与苻坚决一死战?”

    谢玄叹道:“如若苻坚留守大后方,不仅仅是燕云十八骑无可奈何,我军也将毫无胜算。苻坚乃统一北方之主,威望极高,唯有他可镇着北方诸族。他此次南征,大军绝不会因一两场败绩而溃,我北府倾尽全力也只能与苻秦对峙在淝水两岸。可南北兵力悬殊,一旦对峙在淝水,我军早晚会败。可若能一举击破由苻坚亲自指挥的大军,苻坚将威名尽丧,诸族必然四分五裂,氐秦帝国亦告终结。”

    刘裕担忧道:“可燕云十八骑……”

    谢玄笑道:“小裕大可放心,本帅怎会贸然进入战场。”

    听到这话,刘裕松口气,他真怕北府军突然介入这一战会令那燕云十八骑也视他们为敌。一想到要与那十八人交手,他就甚感心有余悸。

    “如此,属下现在就下去准备。”

    谢玄道:“不急,小裕还须替我去趟边荒。若能与燕云十八骑配合,我军胜算更大。”

    刘裕点点头,却突然苦笑道:“若任意拒绝,属下该如何?”

    谢玄道:“任意要是拒绝,你便继续完成任务。今日夜间你必须潜入寿阳,劝降朱序。明日决战,一旦十八骑失败,我北府军立即会发动突袭,誓要留下苻坚。到时若有朱序在寿阳带领旧部反击的话,苻坚将无据回退。”

    刘裕肃然道:“属下明白,定不辱命!”

    谢玄颔首道:“时间不多了,一路小心。”

    刘裕应声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