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五八章 狂妄,疯狂
    乞伏国仁身形一掠飞出几丈,几个呼吸似已逃出了那片杀戮赤地,摆脱了一切腥风,然而正在他一个起落再度提气急掠之时,身后忽地传来一阵劲风。

    劲风未到,罡气先临,引的他遍体生寒,背脊有若刀割一般。

    乞伏国仁回身直面,虽是回身,但他转身后一连几个猛步,身形为之惊起,退得更快了,只是自发梢略扬了一扬,便是一退三丈。

    然而他纵然退的更快,银枪锋芒始终向他咽喉追击,追击之速尤过他疾退。

    ‘死意’徒生,再退必然一死,乞伏国仁口中一声大喝,浑身真气勃发凝于掌中,一掌向枪身拍去。

    这一掌旨不在临敌,意在自救,施以全力的一掌,就在掌触枪身之际,他惊听一声轻喝。

    “开!”

    乞伏国仁一掌拍去,那银枪忽地一震,一股气劲从他右掌透入,冲击内服,一时他竟气血翻涌,五脏疼痛欲裂,痛得他惨哼一声。不过他却也借助这劲力,身形再度后退,而银枪也偏离少许,躲过了致命一击。

    “啊!”

    凄厉的惨叫猝然响起,虽避过致命一击,但他一只左臂不翼而飞,炸成了一团血雾,整个人披头散发,血污满面。

    单凭那一震、一刺,已是他平生未达之高手!

    眼前之人,更是平生罕遇之劲敌!

    这样的人不只一个,他们足足十八人,敌之必死,恰好此时两队亲兵奔驰了过来,拦下了银甲骑士,乞伏国仁乘隙立即远遁。

    他不敢回头,亦不敢有半分停顿,仅是一人就令他险像还生,若被其缠住,他岂有生路可言?

    苻秦大军全面溃败,可即便是溃败的逃军亦是难逃一死。

    十八骑策马狂袭,似乎不把五万大军尽数屠杀誓不歇止,此时的他们各个一身如凝实般的血气,所过之处,神鬼俱灭,遍地尸骸……

    已经没人知道他们斩杀多少苻秦士卒了,更没有人敢想象,五万士卒有多少人能在他们枪下存活。

    如此猛士,如此骑兵,如此十八人,当真世间仅见!

    日近中天,骄阳天威渐显,战场上逐渐变得安静了……

    “败……败了。”

    闻之刘裕颤言,燕飞应话道:“他们胜了!”

    刘裕满头汗珠滚滚而落,浑身却是冰凉刺骨。

    “他……他们要把苻秦士卒杀尽!”

    燕飞点了点头,此刻他也控制不住的心颤。

    此时的刘裕忽然喃喃自语道:“昔年西楚霸王项羽援救巨鹿,领兵渡过漳水后‘破釜沉舟’以示不胜则死的决心。这才引得楚军士气振奋,以一当十,越战越勇,最后破秦活捉王离,成就以少胜多的巨鹿之战。”

    语顿,他又缓缓言语:“而后汉末的官渡,赤壁……无论是巨鹿之战,亦或者官渡、赤壁一役都是以弱胜强,可是仍不及当下!”

    以十八骑直击五万众,十八骑不损一人,而五万士卒几近被屠,古今仅有!

    燕飞瞭望十八骑追袭逃军,见证这一惨绝人寰的大杀戮,忍不住嘶声道:“他们根本算不得人!”

    此言一出,他立即惊醒,登时被自己的言语吓出冷汗,一直被战场所吸引燕飞却忘了身边那人。

    刘裕也被他的话吓了一跳,须知身旁这位与‘燕云十八骑’大有干系,若是言语触怒了他的话……

    正当刘裕想开口为燕飞辩解之时,语声淡淡传来:“你们可知他们本是哪里人?”

    平静的语声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他太平静了,语声太过平淡,仿佛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就好像此一战与他而言都好似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不足以令他动容!

    刘裕与燕飞二人,皆被眼前这位的平淡惊住了。

    不等二人问话,任意缓缓道:“他们都是汉人,他们原本是北地汉人,十年前我在燕地云州收养了他们,他们无父无母,无兄无弟。”

    刘裕惊声道:“所以才是‘燕云十八骑’?!他们……他们是任公子的部下?”

    任意很是平静的一额首,不等刘裕再度吃惊,他接着转头看向燕飞,笑了笑道:“汉人在北地被插标卖首,以货物而论。北胡轻贱汉人,汉民与他们而言还不如牲畜,甚有那鲜卑氏把汉民识作两脚羊,可烹之,可食之。”

    听到此处,刘裕像是失去言语般,沉默了下来,而任意脸上的笑意也忽然消失不见。他的神色又恢复到了平淡,仅是这种平淡就差点令燕飞心胆俱裂。

    任意忽然又问道:“你叫拓跋汉还是燕飞?”

    刘裕一惊,拓跋乃鲜卑姓氏,眼前的这位刚认识一日的‘朋友’难道是鲜卑胡人?

    燕飞没有回答,他自己也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

    任意稍一转头,看向另一边道:“你可是听命谢玄要前去暗中联系那身在苻坚阵营中朱序,好在北府军与苻秦军决战淝水之时,里应外合,一举定下这场自赤壁之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

    话语一出,刘裕彻底呆滞在了原地。

    燕飞听闻这话,再见着刘裕脸上此刻的神情也是想到,这位‘任公子’怕是一语道出了北府的谋划。

    刘裕神情忽然惊恐地道:“任公子,你……你为何……”

    任意便打断道:“我如何知晓并不重要,你如今只要回去告诉谢玄,两日后带着北府将士前来焚尸洗地即可。”

    刘裕愣住了,燕飞也愣住了,他二人一时间根本没明白这话的意思,可任意并未有解释的意思,他的话说的很明白了。

    语毕,人转身就走。

    两人都呆呆的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刘裕忘记了什么,此刻他又想到了什么,他想叫住任意之时,却发现自己连任意的影子都瞧不见了。

    人明明走的很慢,可是一霎眼间人就消失不见,没有足音,甚至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焚尸洗地?他究竟想做什么?难道,难道是……

    这是个骇人听闻的答案,这个答案刘裕想到了,燕飞也明白过来,可却很难让他们相信,因为不敢想象。

    两人看着彼此,他们脸上皆是透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刘裕张了张嘴,想说话一时竟是无言,因为他自己都感觉他要说出的话十分的可笑,更是荒唐之极。

    燕飞先开口道:“他以十八骑屠杀五万,他还要以十八骑迎苻坚百万之师。”

    刘裕苦笑道:“燕兄也是这样想的?”

    燕飞喃喃道:“不损一人,诛灭五万,或许他们真的可以?”

    刘裕反问道:“真有可能?”

    两人脸上都出现带着自嘲般的笑意,好像是嘲弄自己‘异想天开’,又仿佛在嘲弄‘那人’太过狂妄,太过疯狂。

    “刘兄如今是何打算?”

    刘裕沉默许久,道:“而今战局已有新的变化,无论他和他们要做什么,我也必须先回去禀报玄帅。‘燕云十八骑’的出现,他们所展现的战力已超出刘某认知。”

    说完,他又凝视着燕飞,眼神中带着些许审视。

    燕飞苦笑道:“刘兄是在怀疑我的意图?”

    刘裕看着他,直言道:“燕兄曾言有办法助北府一臂之力。”

    燕飞应道:“刘兄是因为燕某身份,所以怀疑我?!”

    刘裕坦然点头。

    燕飞长叹一声,道:“我原来的确名拓跋汉,乃鲜卑拓跋氏族人。”

    话到此处,他微微一顿,又继道:“七年前,燕某所在部族遭到长安慕容文袭击,我母亲因而身亡,而后燕某远赴长安报仇……刘兄只需知晓,此刻我名燕飞即可。”

    看着他似乎并不想提及太多过往,刘裕看着这位‘朋友’半晌,开口道:“好,我信你!”

    燕飞一愣,笑道:“便是你不信我,我也有法子让谢玄信我。”

    刘裕道:“我要再如何联系燕兄?”

    燕飞道:“倘若他真要领‘燕云十八骑’迎苻坚大军,势必会落脚边荒等待苻坚大军到来,刘兄大可来集中寻我。”

    刘裕皱眉道:“若苻坚大军行至,边荒怎能落脚?”

    燕飞笑道:“那我二人还在这高崖会面。”

    刘裕道:“如此,刘某现在就先回去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