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三八章 来齐的人
    听着她们的话,萧峰双手攥紧,却还忍住气,大声道:“各位口口声声说近日江湖上的惨案与我师公有关,各位可见着我师公行凶?”

    语落,立有人答道:“不是那魔头还会有谁?天下间除了这凶残之人,谁还会做出此等恶事。”

    “你为魔头辩解,我看这些凶案就有你一旁协助。”

    萧峰知晓与他们解释不清,转身抱拳道:“少林大会正是各位召开,玄慈方丈可有话要讲,难道少林也认为凶徒就是我是师公任公子?”

    玄慈沉吟片刻,开口道:“老衲不敢肯定,敢问萧施主可有证明任施主青白的凭证?”

    萧峰怒喝道:“我师公没做过,为何要拿出什么凭证?”

    “他若真没做过,何故不能证明自己青白?”

    语声中,一个人缓缓走出……

    他步履优雅,身姿潇洒非常,其容貌也英俊不凡!

    萧峰道:“阁下是谁?”

    那人未理会他,神情甚为高傲,直接向玄慈行礼道:“晚辈慕容复,见过玄慈方丈,见过几位大师。”

    玄慈面容忽现一抹异色,亦然回礼道:“原来阁下便是慕容公子,见过慕容公子!”

    “见过慕容公子!”

    群僧施礼,听到慕容复的名字,萧峰脸色微微一变,质问道:“慕容公子为何认定是任公子所为?”

    慕容复冷笑道:“不是他做的还能有谁?”

    萧峰喝道:“我师公为何要这么做?”

    慕容复晒笑道:“魔头嗜杀成性,他本就是邪魔外道,难道杀人还需理由?”

    应声四起,群雄纷纷出声附和,无数身着白素丧服之人更是投来怨恨的目光。

    段誉眼见各路英雄数逾几千人,此时群雄激愤,各个要击杀义兄,不由得激起了雄心,大声道:“各位口口声声说这些凶案乃任公子所为,却毫无任何真凭实据。而我义兄自来以侠义为怀,更是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江湖同道之事,难道各位仅凭猜测就要陷我义兄于不义?”

    丐帮吴长老应声道:“段公子所言不差,事实如何,全然是各位猜测。即便一切真是那任意所行恶事,却与萧兄弟何干?”

    此言一出,倒是有不少人退却议论,似乎认为言语有理。

    慕容复为‘收揽人心,以为己用’,亦为除去任意雪恨,当即朗声道:“即便没有嫌疑,魔头任意也是最大嫌凶,何况你萧峰乃契丹人。如若真是你徒孙合谋祸乱中原武林,只为辽国侵宋为准备那该如何?此番事关重大,容不得我的正道人士迟疑!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就要领教你的高招,我愿为中原豪杰尽一分微力。”

    “铮!”

    萧峰一瞥眼间,剑光已掠至身前。

    他一掌推开段誉,霎时出指。

    这一剑来的甚疾,甚是突然,但剑锋一止,竟被一指撼住,只听得“叮”地一声……剑未折,指未断!

    群雄大惊!

    慕容复亦然一惊,他揉身再上,剑法又变。

    只见他青锋斜削,俨如狂风扫叶,剑尖直刺霎时化成一片光影,只见满天银光流动,萧峰似已陷于流光之中,其实这满天闪动的剑光根本无法攻入一着。

    诗曰:“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通幽指乃是任意集佛门武学凝练而出,出指虽缓,但这一指不徐不疾,不紧不慢,深蕴佛门禅意。

    剑光忽东忽西,忽聚忽散,但萧峰以指御之,犹若一座万古金佛,地不可移,天不能动。

    旁观的人看得眼花缭乱,慕容复则更是惊愕不已。

    慕容复剑法奇绝,出剑如封似闭,却又如进似攻,实是难以捉摸。

    剑光闪烁不定,萧峰出指也越来越缓,忽地他出指抢攻,食指飞袭,锋锐之气扑面而来!

    慕容复不虞此着,未料锋芒,长啸一声,退开数步。

    心念一动,把慕容家所有守式全用出来,这本是慕容家最精妙的招数,带守带攻,只听得一阵金鸣铁颤,星火四溅。

    萧峰指法再变,四指一屈,中指一突,哧地射出一指,弹向慕容复眉心。

    拇指极静,食指极锐,中指极刚,无名极诡,尾指极柔,萧峰正暗合静、锐、刚三种极致。

    他虽初掌三种指法,不过才入门之学,可要破慕容家的剑法却一点不难。

    中指平平实实,毫无花样,却出指奇快,指力甚为刚猛,慕容复掌中长剑飞驰不歇,也避不开这平实无华的一着。

    但闻指劲呼啸,慕容复只得横剑于胸。

    “叮”地一声,又是声脆响,指力摧出,剑碎而人飞!

    人群散开,他直飞出七八丈外,腰板一挺,便欲稳住身形,不料萧峰这一指不仅指力刚猛异常,余劲仍是徐而不绝。

    指力直透诸处经脉,他无法在这瞬息撼住指力,砰的一声,背脊着地,四肢朝天,摔得狼狈不堪。

    群雄瞧得目眩神迷,被萧峰的指法骇住,可玄慈却是不禁一颤,这种指法,当年他就曾见过。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慕容复为重震姑苏慕容之名,必先先败萧峰杨威,再号令群雄诛魔,可当下却被萧峰一指败之……

    此刻受得群雄目光,他只觉这些目光尤为刺眼,再想计划成空,屈辱不己,知晓再无复仇可能,突然挥掌向自己天灵打去。

    刚刚赶到的王语嫣一行人落在马背,恰好见着这一幕,惊呼道:“表哥不要……”

    忽地破空声大作,一粒石子从十余丈外飞来,横过广场,打在慕容复手腕,他当即力歇气止,掌被阻断。

    慕容复震骇莫名,只见一个灰衣僧人,掠入场中,迈开大步走到他身边。

    “你有儿子没有?”

    慕容复道:“我尚未婚配,何来子息?”

    灰衣僧道:“你既膝下无子,又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慕容复苍白的脸孔忽然一惊,额头全是冷汗,登时没有自尽之念。

    灰衣僧道:“起来!”

    慕容复看着他,没有多问,站起身来。

    灰衣僧目光一转,看向萧峰道:“萧峰果然名不虚传,老衲也想领教几招!”

    萧峰刚要应话,半空中又见一条黑衣人影,凌空横渡,倏然掠出,正好落在萧峰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