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三十章 四大恶人
    公冶乾既骇,又怒道:“你……你……就因为当初那句话?”

    任意摇了摇头,失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的话我岂会放在心上?我不过就是想打他一掌罢了。”

    语落,一掌落下,拍在公冶乾额顶,直接了结了他性命。

    人软倒在了地上,他死前本还一脸怨毒,现在这怨毒的表情正僵在他死后的脸上。

    任意目光一转,又看向了慕容复。

    慕容复此刻狼狈不堪,那一掌直让他四肢百骸,巨痛无比,浑身劲力全失……

    他素来性情高傲,从没将天下人放在眼内,可今日受此屈辱,更甚知自己的武功与魔头相差甚远,根本丝毫没有复仇可能。

    心念此处,慕容复脸若死灰,恨不得立时死去,免受这难当羞辱。

    “大丈夫死则死矣,我慕容复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王语嫣忽然拦在了慕容复身前,泣声道:“求求你,不要杀他,求求你了,我……我是灵儿的姐姐,看在灵儿的情分上,求你别杀我表哥。”

    任意云袖一拂,王语嫣飞了出去。

    “妹妹。”

    段誉站在一旁,惊呼一声,接着便带着三个家臣奔了过去。

    任意看着地上的慕容复,淡淡道:“你也可以走了。”

    一说完,人就先转过身去,俨然没把他慕容复放在心上的意思。这一点足以把慕容复气煞,这比杀了他更痛苦。

    可无论如何,慕容复却是不敢再与他动手,再动手与寻死无疑。

    想到大业未成,他艰难的爬起,眼底闪过怨恨,狼狈的向谷外走去,完全‘忘记’了自己表妹。

    任意走到棋局旁边,随而坐下,开口道:“都滚吧。”

    他不仅没把慕容复看在眼里,这里所有人都未被他放在眼里,可是即便知晓如此,话音一落,人群齐动。

    所有人都疾步离去,没有一人还敢继续再留在此地。

    少顷,这里除了聪辩先生苏星河,还有他那号称函谷八友的七个弟子外,就仅仅剩下段誉一行人,以及几十俱尸体。

    任意在看着棋局,苏星河则看着丁春秋……

    一番长考后,任意拈着一枚白子落了下来:“到你了。”

    苏星河收回了目光,再见过所谓‘天下第一大魔头’的威势,他也没有拂逆任意的意思,拈起黑子,落下!

    “敢问任公子,我徒儿薛慕华,可是死在公子手下?”

    任意笑道:“你要为他报仇?”

    苏星河摇了摇头道:“慕华并非是想与公子作对,他不过……”

    任意打断道:“我知晓他不过是想结交武林人士,好拉拢他们杀了丁春秋,你逍遥派的事,无须与我解释什么,陪我下完这盘棋。”

    ‘函谷八友’七人虽对薛慕华之死,甚为痛惜,可对任意却并无多大怨念。无他,只因任意的武功实在太高,手段实在太狠,他们招惹不起。

    苏星河拈黑子下了一着,白子立即落下。

    他忽然双眉一轩,继续落子,但任意落子速度之快,似乎就无须思考一般,黑子一落,白子立着。

    现下,棋局中奇妙紧迫的变化,黑子步步杀招,白子处处险境。

    朱丹臣忽然走了过来,行礼道:“任公子,我等也要走了,麻烦你与小郡主说上一声,就说王爷十分想念她。”

    任意尚未应话,已有另一个声音先从远处一个悠悠飘来:“谁说你可以走了,你走不得。”

    朱丹臣等人立时变色。

    只见远处飘来一个人影,他身法奇快,抢先拦在了段誉等人身前。

    “真是见了鬼了,不是说赴棋会之约,怎全都往山下跑。”

    叫声甫歇,又有三道人影先后而至,但见来人,朱丹臣、褚万里、傅思归三人纷纷护在段誉身前,亮出了手中兵刃。

    来者四人,他们也正是四大恶人的段延庆、叶二娘、南海鳄神,以及云中鹤。

    南海鳄神大声道:“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人都死哪去了。”

    叶二娘笑道:“老三,刚你不自己说都往山下跑了吗?怎还多次一问。”

    南海鳄神挠了挠头,大声道:“我就像问问他们做什么要跑。”

    他说完,便看见正在下棋的两人,又道:“小子,我老大武功天下第一,比我岳老二还要厉害,他来了你还不快快让位。”

    见他说完就大步而去,另三人脸色忽然大变,立即喝道:“快住手。”

    虽背着他们看不清容貌,但那人的一首白发已然令他们想到一人……不比南海鳄神这个浑人,他们却知晓若真是那魔头,即便他们四人联手也不能招惹。

    南海鳄神走近了,就在他刚想拎起人来时,这人身上突然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

    不是真气,是一股力道雄强无比的罡风!

    这道无形罡风一出,南海鳄神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出去,他一飞三丈之外,重重的摔在地上,人虽无事,却把自己所有颜面都丢了。

    南海鳄神连忙爬起来道:“小子,你敢偷袭你……”

    “老三!”

    一声大喝,终于喝住了他。

    段延庆看着任意,嘴未张,语声出:“在下段延庆,阁下可是任意,任公子?!”

    任意没有理会他,一边落子,一边道:“你们还留下来做什么?走吧!”

    朱丹臣一听,躬身行礼道:“小郡主就劳烦任公子多多照顾。”说着,他又对段誉道:“世子,咱们走吧。”

    “好,我们走。”

    段延庆脸上神色不定,但见段誉一行人要离开,面色一厉道:“你们走不得。”

    语落,叶二娘、岳老三、云中鹤等人纷纷出手,攻向朱丹臣三人。同时段延庆手中铁杖疾出,风声锐起,已是一杖向着段誉刺了过去。

    他这一招大开大阖,端凝自重,看似刚猛,却在杖法中隐若了轻灵飘逸的剑招。

    段誉本就身心全扑在晕过去的王语嫣身上,刚有反应之时,铁杖却只离他喉管不到一分距离。

    便在此时,只听得破空声大作,一枚白子破空而至,撞在段延庆手中铁杖,“当”的一声响!

    这一枚白子形体虽小,但力道异常强劲,段延庆只觉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道涌来,铁杖霎时脱手飞出。

    凄厉至极的锐啸声,再度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