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二九章 小僧只是路过的
    他说话不卑不亢,面上更毫无惧色,比之心惊胆战的他人,群雄看他的目光,不由得心生敬佩之色。

    仿佛受众星捧月一般,慕容复神情不由得傲然了几分,也神气了一些。

    王语嫣拉着他的衣袖,悄声道:“表哥,咱们……咱们还是快走吧。”

    再见着任意之后,她简直心都要跳了出来,脸上更是惊恐已极。

    任意看着公冶乾,笑道:“你可记得当初我与你说的话?”

    他当然记得,那日在酒楼所发生的事,他如何记不得,他记得清清楚楚……可正是因为记得,公冶乾脸色[新笔趣阁 www.xsbiquge.info]突然惨变,目眦欲裂道:“你……你以为我家公子怕了你?”

    慕容复怕不怕众人不知,但一瞧他神情,众人却知他先怕了。

    慕容复上前一步,微笑道:“不知任公子与乾二哥所说的是何事?”

    任意也笑道:“那日他自号掌法‘江南第二’,你为第一,说我比不上你,所以我要打你一掌,看你是不是真比我厉害。”

    公冶乾实在无法矢口否认,他不能让自家公子失了颜面,可倘若他真出手的话……

    想起此人惊世骇俗的武功,公冶乾已是浑身发颤,冷汗直流。

    慕容复心中一凛,面上无常道:“此乃乾二哥一时笑语,任兄何必当真。”

    任意道:“他说笑,我可不曾说笑。”

    语落,他已扬起手来,缓缓落下!

    与此同时,邓百川大喝道:“何须公子出手,让我来会会你这魔头。”

    他武功不弱,内力雄厚,却是抢先一步凌空一掌,出掌甚快,煞有排山倒海之势!

    任意这一掌看来既不凶狠,又无什么威势,不仅显得简单,还似乎有些笨拙,根本瞧不出什么奇妙。

    掌势很慢,虽然慢,却在一掌徐徐按出之时,忽然变得可怕起来。

    邓百川脸上霎时露出种恐惧之极的表情……接着,他人就化成几爿,像一块撕碎的破布一般,飞散而去。

    血花爆开,尸体四分五裂。

    这些人里,没有一人见过任意杀人,每一个人都只听闻他在聚贤庄的所作所为,可当他们见着这样的手段之时,皆是惊颤不己。

    公冶乾嘶声大吼:“邓大哥。”

    慕容复厉声道:“魔头,你好毒的手段!”

    任意瞧也没瞧尸体一眼,只淡淡道:“这一掌不算,你得再接我一掌。”

    话一出,慕容复立即惊出一身冷汗,却是拔剑一指,朗声道:“魔头,你恣意杀人,我慕容复虽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作恶多端,滥杀武林同道!此间天下英雄汇集,更有吐蕃国师大轮明王在,我等若是齐心,未必怕你了。”

    听到鸠摩智也在,任意目光当即就向人群扫去……

    只见东边一个黄袍僧人正躲在人丛之中,他低头看脚,不露样貌。

    当任意目光扫去后,人丛被吓得立即分开,把和尚孤立在原地。

    任意道:“大和尚,出来吧。”

    鸠摩智身形一颤,只觉得双腿发软,差点就没站稳。

    他高傲自负,痴迷于武学,一直追求至高武功,此来也是为了段誉。不过当见着任意出现,便一直躲在人丛装死。

    突然被慕容复叫出名号,直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在听得任意的话后,他这才抬起头来,面容抽搐一阵,勉强的笑了笑。挪步走出,待走近后,立即道:“阿弥陀佛,任施主莫要误会,小僧只是途径此地,路过罢了。”

    任意笑道:“那大和尚还不走?”

    鸠摩智连连点头道:“走,这就走,小僧这就走。”

    说完,他身形一展,人已没了踪影。

    鸠摩智走了,慕容复呆立不语,待再见着任意的目光,心念一动,忽然大笑道:“可笑,真是可笑,所谓天下英雄,也不过全是些贪生怕死之徒。”

    被他话语一激,还真就有了不怕死之人。

    这些人自任意现身开始,俱是露出恶毒,怨恨的目光。

    这些显然与他有着深仇大恨。

    “慕容公子的话不对,别人怕这魔头,我可不怕!魔头,你杀我三位师兄,今日纵然是死,我也要你付出代价。”

    “还有我三哥的命。”

    “还有我师叔的命。”

    “我师弟也死在你这魔头手中。”

    此间三百多人中,一时却有几十号人站了出来,一个锦衣大汉见自己站在任意身后,面色一厉,突施暗手……

    他一动,这些人纷纷而动,一拥而上。

    任意微笑着,又伸出了手来。

    他这只手掌色红润,手指有力,指长而纤细,既像是行书写诗,更像是抚琴作曲的一只手……可是现在这只手却在杀人!

    当手掌挥动之时,这只手变成天下间最可怕,最恐怖的兵器。

    任意掌法飘飘,白衣悠然,微笑立于场中。

    当手探入寒光之中时,寒光霎时而熄。

    他们的兵器在那只手掌下,变得比花还娇嫩,所有兵刃尽数变成碎片,断刃四飞……而一个个身影跟着要么四分五裂,要么筋骨寸断,要么横飞倒掠。

    他脚未动,身未挪,然而出手的人却全都落在了地上,就如他们的兵器那般,‘死了’。

    想出手的人,纷纷止住了身形,想报仇的人,纷纷抑住了仇恨,此刻他们除了恐惧,心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

    任意目光一转,看着惊惧无比的人,晒笑道:“到你了!”

    慕容复的手心发汗,但他知晓自己避无可避,他本不想招惹这人,他甚至还想招揽任意,可他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此。

    既然无可避免,慕容复选择率先出剑!

    身形一掠,他突然飞起,手中的剑如一道电一般,刺了出去。

    他的剑法诡奇,倏忽,快急一路,一剑刺来,剑光虽微若萤火,却迅若急电,仅在霎眼间便掠至任意的面门。

    可是,那只手再伸了出来,面对这一剑,直接拍了过去。

    剑刺在掌心,剑身忽碎,碎如花雨,碎成了千百片……

    掌力撼住了剑锋,震碎了剑身,接着“蓬”地打在慕容复胸口上,然后他的身躯就飞了出去,飞过之处,溅洒了鲜血。

    “表哥!”

    “公子!”

    人落在了地上,公冶乾和王语嫣立即跑了过去。

    任意渡步上前,俯瞰着公冶乾,道:“你瞧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