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十一章 镇压群丐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

    任意淡淡道:“我什么?”

    包不同嘶声道:“你……你是谁?”

    任意问道:“你为何不把刚才的话说完?”

    包不同脸色惨白,汗如雨下,颤声道:“我……我……”

    任意笑道:“你也会怕,你也怕死,你也该死了。”

    乔峰刚要大声喝止,却见任意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飞起的头颅落在了地上,还瞪着一双眼珠子……阿朱、阿碧几人已惊叫出声,而其他人则惊骇不已!

    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武功,他们谁又曾见过如此凶残的手段。

    这人一来,直接出手杀人,根本不容人反应,不容人反抗;若说先前包不同如何断臂,无人得知,但接下来这两掌……

    包不同目眦尽裂,他有无数话要讲,他有无数话要问,可话到嘴边,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