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三百零八章 冠绝侯!
    亥时,人定。

    夜色已深,星明月亮。

    此时开封府,禁宫之中,哲宗赵煦,待处理完政务后,自执政殿走了出来。

    晚风习习,小小年轻的赵煦,脸色却有着几分惆怅。

    自元丰八年神宗驾崩,年仅十岁的赵煦即位,高太后就被尊为太皇太后,临朝听政,朝堂军国大事都由高太后与几位大臣处理。

    而如今已过去六年时,赵煦也已十六岁了,高太后本该还政,但她却仍然积极地听政。众大臣亦然有事先奏太后,有宣谕必听太后之言,也不劝太后撤帘。

    赵煦处理完的奏折其实还要被送去太后寝宫。

    如此,他心中其实已有怨念,不过高太后临朝六年时间,朝中大臣尽听命太后,即便他心中有怨,也毫无办法。

    无奈一叹,伺候左右的老宦官见状,连忙走上前来,轻声问道:“官家请注意龙体,要不要通知膳房备食?”

    赵煦气恼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朕才十六岁,你难道就觉得朕老了?”

    老宦官闻言,马上躬身下跪,请罪道:“老奴不敢。”

    赵煦见着眼前之人,又是一叹道:“自仁祖开始,你还伺候过皇爷爷与父皇,如今也伺候朕六年了……起来吧!”

    老宦官谢恩后,缓缓起身。

    赵煦突然道:“记得朕儿时你便与朕讲过冠绝侯的故事,今日也与朕讲讲吧。”

    老宦官喃喃道:“冠绝侯么?”

    赵煦道:“听说那位目无君上,但仁祖却奉他为大贤。”

    老宦官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其实侯爷何止是目无君上,直可谓心中对天地都无半分敬意才对,仁祖初见侯爷之时,可是被侯爷贬的毫无颜面。”

    赵煦双目一亮,忍不住笑道:“居然还有这种事?”

    老宦官回道:“官家若愿意听,老奴倒可以讲讲当年趣事。”

    赵煦笑骂道:“狗奴才好大的胆子,竟敢议论仁祖的糗事。”

    老宦官脸上未见惊惧之色,低声道:“这些事在仁祖晚年之时,也被常常提起,当年朝中大臣更是无一不知。”

    赵煦幽幽道:“看来仁祖对那位真的十分看重啊!”

    老宦官道:“侯爷的确可谓‘仙人转世’,可惜……”

    赵煦问道:“可惜什么?”

    话音刚落,老宦官从身后已出现在赵煦身前,身旁十八名带刀护卫纷纷拔出了刀!

    这一举动惊住了赵煦,正当他想要大声呵斥之时,却突见远方似乎隐隐有条人影。

    老宦官厉声道:“是何人胆敢擅闯禁宫?!”

    人影甚远,只见月下一身白衣,尚不能看清面貌。

    可那人闲庭信步直接走来,看着不觉多快,但不等护卫动手,就在没人反应之时,人影就从几十丈外,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本来还好奇的赵煦脸色大变,十八名带刀护卫在短暂愣神之后,纷纷挥刀。

    可他们刚一动,白衣人长袖一拂,十八人居然尽数止住了脚步,全部定住了身子。

    任意开口道:“本来我是想来宫中查看下书籍……刚你说到了冠绝侯?”

    老宦官未被点中穴道,只是一直不曾开口,此刻他竟颤抖着身子,颤声道:“你……你是侯爷?”

    赵煦惊容愈甚,瞧着眼前之人的容貌,俨然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任意扫了两人一眼,忽然道:“我有话问你。”

    老宦官点点头,继而转过身道:“官家,可否让老奴与侯爷说上两句?”

    仁祖有遗谕,冠绝侯不受帝皇之令,不行君臣之礼,更有……

    赵煦来不及再想下去,他点了点头,开口道:“朕可否旁听?”

    任意笑道:“我只是问以前的一些事,你爱听便听吧。”

    赵煦呆呆的问道:“你……你真是那位?”

    任意没有应他,看向老宦官直接问出了五十年前所发生过的事。

    老宦官似乎早有准备一般,任意问的话,他尽述了出来,而赵煦没有开口,就这么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只是越是听下去,神色越是惊骇。

    等任意知道了他想要的答案后,突然笑了笑道:“想不到我还做过这种事。”

    赵煦见隙开口:“冠绝后消失五十年后又现身天下,朕明日便……”

    任意打断道:“我没兴趣管朝堂之事,也不想与你赵家再有纠葛。就这样了,我该走了。”

    他说走就走,一转身,人已消失在月下。

    赵煦脸露怒色,老宦官连忙道:“官家息怒,官家您可千万不要动怒。”

    他怎能不怒,他贵为天子,何曾被人与这般口气说话?

    赵煦怒喝道:“这就是当年的冠绝侯?”

    老宦官苦笑点头。

    赵煦厉喝道:“他昔年也是如此?”

    老宦官仍点了点头。

    赵煦神色一惊,忽然脸色渐缓道:“仁祖当年居然容忍了他?”

    老宦官还是点了点头。

    赵煦叹一声道:“罢了,罢了!他既现身天下,朕早晚还能见他。”

    任意走了,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与包拯、公孙策扯上关系,他更没想到,自己还被封了一个侯爵。

    ……

    天亮之时,任意又回到了无锡。

    他本是打算直接北上前去少林,可自遇上了萧远山之后,杏子林一事看来他还是要与乔峰讲清。

    回到客栈,钟灵对昨晚发生之事一无所知,小丫头还以为她任大哥一直没离开客栈。

    两人从客栈出来后,就在城中游游逛逛,任意心思又放在他所创‘浑天诀’第四层功法之中……

    对于接下来他如何修炼,心中已有眉目,但与任意看来,却仍还不够完善,极动与极静,极阴与极阳,想要动静结合,阴阳合一,并非易事。

    极阴[铅笔小说 www.qbxs.xyz]为动!

    动如川流暴泻,柔韧多变。

    极阳属静!

    静如泰岳巍峻,无物可撼。

    如若要分开阴阳,这并不难,可要两者结合一动一静,放忽苍穹,融入自然之中……便是任意也觉得有些棘手。

    自然,这一切与身后的小丫头无关,貂儿已经苏醒了,这段时间闪电貂每日变化钟灵并未有所察觉。

    正当她想好好检查一番貂儿之时,就看见两道身影向城门疾去。

    一个人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越走越快;一个人跌跌撞撞,看似足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但飘然间却也能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