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九八章 一方神人
    任意笑道:“我何曾说过会抄录一份予你?”

    鸠摩智一愣,继而双手合十,说道:“任公子有所不知,小僧并非是贪图大理段氏的武功绝学,而是小僧一位故友溘然长逝,他身前便对这‘六脉神剑’推崇之极,却是可惜生前无缘一见。为完成故友心愿,小僧只是打算把‘六脉神剑’剑谱在他坟前焚化,以告之灵。”

    任意淡淡道:“这与我何干?”

    鸠摩智笑容不减,徐徐而道:“这自然与公子无关,这只是小僧一点请求。”

    段誉大急,刚想出声,却是见着任意摇头道:“我不答应。”

    鸠摩智笑意渐敛,却仍是耐心问道:“敢问任公子如[笔趣阁 www.boquge.xyz]何才会答应。”

    “不能答应,这番僧卑鄙无耻,我大理……”

    段誉话还未完,就被点中了哑穴,再也张不开口,只得暗自着急。

    任意轻笑一声,说道:“出手吧。”

    鸠摩智怔了怔,淡淡一笑,道:“任公子是想见识下小僧的武功?”

    他自没将这人放在眼里,他也正想出手制住此人再慢慢盘问剑谱,可心念方及,岂料自己尚未出手,忽觉轻风扑面……

    快,无与伦比的快!

    不容思虑,不容喘息,甚至快过眨眼的功夫此人便从丈外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他甚至根本没瞧不见此人如何移动的。

    鸠摩智惊地一退,一退立即发招。

    他内力运于掌间,凝成一股炎热真气,以手掌作戒刀,隔空发出……无形的刀气急攻向这人左肩。

    任意手从袖出,他的手并不太美,但他的手势却极其优美柔和,就好像在摘花拂叶……

    其动作做得不徐不疾,甚雅、甚洁,探手一捏,却是将无形刀气消弭一空。

    鸠摩智心头一震,脸见惊色,仅见着这一手他便再不敢留力。

    落足后,人在方寸之地,急翻疾腾,步眼陡换,双掌连环打出,一招紧过一招,刀气卷扫而至,招未用老,上攻下取,掌力凌空,快若电光石火。

    然而任意却好似好整以暇,只看准来势,对方招式一发,他才出手……

    并掌成刀,刀转如飞,挥洒纵横……

    锐声四起,一缕缕刀痕在他掌锋下倏现倏消,鸠摩智所发的这些刀气,全然在他掌锋下一击既破。

    他出招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舒畅,毫无沾滞,以手为刀,挥洒自如,使来宛如手握一柄绝世神锋,无坚不摧,无固不破,无攻不克。

    任何东西似乎都会在他轻轻一划下,迸裂,消逝。

    见着他轻描淡写间已化解了所有隔空刀气,鸠摩智几乎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这就是他所见一路头歪歪,一点都不通武艺的人?

    这个人的武功简直惊神泣鬼!

    任意不言不语,笑吟吟的看着他……

    鸠摩智早已停手,额见冷汗,开口道:“阿弥陀佛,任公子的武功,小僧实在佩服,既然公子不愿抄录一份予小僧,那我这便告辞。”

    他说完就转身,转身还不忘抓住段誉的手臂。

    只是刚想运出身法之时,任意却道:“我可叫你走了?”

    鸠摩智身形一颤,转身忙道:“适才小僧一时技痒,还望公子不要怪罪。”

    钟灵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她何曾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和尚。

    任意淡淡道:“把你密宗的武功给我抄录一份。”

    钟灵没憋住笑,“扑哧”乐了出来,段誉听着脸上也忍俊不已,两人均是想到,这大和尚前一刻要别人抄录武功,下一刻却轮到了自己。

    鸠摩智脸色难看道:“这……这恐怕不妥。”

    任意笑了,背负的双手悠然又伸了出来,举起左手,然后弹了出去。

    这一出指,破空四射,鸠摩智只有闪躲,用尽一切办法闪躲。

    一轮急弹,食指与中指并射,鸠摩智不敢接招,只能一面疾退,一面闪躲,但他退得越远,却感觉到对方指风越是锐烈。

    僧袍已被指风切碎割开,狼狈异常,再退必有一死。

    不敢再退,立足接招,他已心有先兆,全力运功,然而指力比他所想还要厉害非常。

    掌力与指力相触,没有互抗不下,没有相持而消,他身子只有三震。

    第一震震散了他浑身真气,第二震震荡了他一身气血,第三震震飞了他的身躯,震伤了他的肺腑。

    “蓬”地一声,鸠摩智倒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微风一拂,任意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眼前,俯视看他……

    鸠摩智自幼天资聪敏,痴迷于武学,自得吐蕃国密教宁玛派上师授以“火焰刀”神功后,在吐蕃扫荡黑教,威震西陲。

    谁想一入中土却遇上这么一位神人,在见识任意的武功后,除了胆颤心惊,再也生不出其他念想。

    “还有不妥之处?”

    鸠摩智连忙摇头道:“没……没有。”

    任意微笑道:“起来吧,晚点全给我把你所学密宗武学,全抄录一份。”

    说完他转身又向湖边走去,鸠摩智不敢迟疑,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此刻僧袍破碎,他哪里还有一方高僧的姿态。

    另一边,钟灵出手解开段誉身上的穴道。

    “多谢这位姑娘相救!”

    钟灵瞪着他道:“你怎么这么蠢,明明没有武功还要惹事生非。”

    段誉苦笑道:“我并没招惹那番僧,是他擒住了。”

    钟灵不耐烦道:“快回家吧,莫要告诉你爹爹见过我。”

    段誉一愣,好奇道:“姑娘认识家父?”

    钟灵气道:“不许在我面前提他!好了,你赶快回大理吧。”

    段誉点了点头,刚转身,却又再转了回来,挠头道:“其实我想游一游太湖景色。”

    钟灵道:“你不要命了么?”

    段誉看了眼老老实实跟在任意身后的鸠摩智,笑道:“那番僧已被任兄制住,想来我也没什么危险了,其实我早就想来江南一游,如今……”

    钟灵恶狠狠瞪着他,见任意也没说话,想起这人很可能是自己哥哥,小丫头心一软道:“那你跟着我们吧,但如果任大哥要你走,你必须离开。”

    段誉点了点头,接着笑嘻嘻的看着鸠摩智……

    鸠摩智见他的模样,心中纵然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也干笑了两声。

    这时,湖面远远传来歌声……

    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只见湖面上,一叶小舟泛着绿波,小舟上正有一个绿杉少女手执双桨,缓缓划水。

    任意抓住了钟灵,而钟灵也抓住了段誉,三人忽然人影一消。

    鸠摩智惊见水中不起涟漪波纹,三人就瞬间出现在小舟上。

    他有想过乘隙逃遁,可是犹豫再三,竟是越想越怕,强压下逃跑之念,运展轻功身法,踏水掠去。

    小舟少女被忽然出现的几人吓的一阵惊呼。

    任意开口道:“你是阿碧?”

    少女脸上惊容犹存,颤声道:“这位……这位公子认识我?”

    任意道:“带我们去曼陀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