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九十章 唯力可破
    她站稳身子,人却不禁呆住了……

    只见西侧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一条银河悬空,滚滚而下,倾入湖水之中。

    湖水异常清澈,而大瀑布不断注入,水却不溢满……瀑布注入湖水翻滚,一缕缕波纹慢慢泛开,直到波纹消散,湖水便一平如镜。

    日光泄下一角,照入湖中,映若成一片奇妙的光彩。

    只瞧得这一片景色,钟灵巧嘴却已然张开。

    而在湖畔边,生着一丛丛茶花,伴随着这片奇彩,摇曳生姿,更添了几分美艳,直令这宛如一方世外仙境。

    任意沿着湖边向花丛走去,直到这时,钟灵才回过了神。

    “啊,你等等我!”

    钟灵小跑了上来,好奇问道:“任大哥,这便是你要找的地方么?”

    想到被他救下,钟灵与他说话的语声也变得亲昵了起来。

    任意点了点头,还是不说话。

    钟灵又问道:“你要这里做什么?”

    任意终于开口道:“找武功秘籍。”

    钟灵惊呼一声道:“这里有武功秘籍?”

    说着,两人已来到花丛之后,只见眼前秃秃地一大片石壁,上面爬满了藤蔓。

    任意挥手一掌,掌风破去,瞬间劈断了藤蔓,接着一挥袖,拂去石壁上的泥土,但见一片光泽闪亮,这片石壁竟是平整异常,宛然似一面铜镜。

    钟灵已看的目不暇接,眼睛瞪大,小嘴久久合不拢。

    任意伸手去推石壁……忽地,石壁缓缓转动,只转到一半,便已露出了一扇门户来。

    钟灵见他举步而入,也没去多想洞中有无危险,亦然跟了上去……步入洞中,里面异常漆黑,根本什么都瞧不见,忍不住心中胆怯,她伸出小手,拉住了任意的衣袖。

    走得十余步,人忽然停下,似是又推开了一道门。

    门被推开,陡然一缕光亮显现,眼前竟是一处圆形石室,光亮从左边透来……举目望去,居然是块巨大的水晶从右侧一处气口折射出的光芒。

    “任……任大哥,这里好像有人居住。”

    任意道:“自然有人居住,不然何来的武功秘籍。”

    钟灵正四处打量,她发现这有桌有凳,甚有梳妆用的铜镜,再回头时,却见任意又推开了一扇石门。

    她连忙跑了过去,却是发现那洞里有一手持长剑的宫装女子。

    钟灵以为自己两人进到这来,被主人发现,差点想出声问好……再定睛一瞧,见这‘主人’虽是仪态万方,却并非活人,原来是一座白玉雕成的玉像。

    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从服饰到仪态,都刻画的栩栩如生,简直如真人一般。

    钟灵道:“任大哥,你认识她?”

    任意没有回答。

    钟灵凝目看去,顺着他的眼神,看向了石像身下……只见石像的鞋上绣着小字,右为:‘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左行:‘遵行我命,百死无悔。’

    挥掌劈开石像前的蒲团,一尺白绸已露了出来。

    任意伸手一拿,白绸来到掌中,接着便悠然的走回石室,静坐了下来。

    钟灵不明白他为何对这里如此熟悉,也没多问,就一直跟在任意左右;见他坐下后,展开白绸又是不言不语起来,不免小嘴一噘,再生起了闷气。

    她在石室内,走走看看,发现东壁上刮磨平整,刻着数十行字……笔法飘逸,似以极强腕力用利器刻成,但小姑娘显然没兴趣多瞧一眼。

    忽听一声鹰唳,钟灵雀跃一声,立即跑了出去。

    胖墩墩的鹰儿飞落在湖水畔,而在它身边是一只血肉模糊的尸体,仔细一看,应该是一只死去的山羊。

    山羊体系足足是鹰儿的三四倍有余,钟灵也想不到它力气居然这么大。

    瞧着它可爱的紧,钟灵缓缓靠近它……不是怕了它,反而是怕自己吓跑了鹰儿。

    她却是不知,腰间皮囊的闪电貂,已是在瑟瑟发抖!

    “咕咕!”

    见着鹰儿对她一叫,钟灵面上一喜,小跑了过去……

    室内,任意还在看着‘北冥神功’,这十几年来,他的武功一直未有存进,即便是他心中也忽然多出了几分迫切之意。

    如今‘浑天诀’经他多年改良,也不过是推演出三层功法。

    第一层‘衡道’为基,让他内力精纯醇正,运功如意随心,无物可撼,不受外力而动。

    第二层‘御云’为变,让他以心念为神,以真气为体,可化无形为用。

    第三层‘轩铁’为坚,易筋洗髓,脱胎换骨,练成后体质犹如伏魔金身。

    现在任意却是要推演出第四层力之法……他惊悸剑、神印掌都已技乎于神,但那种枷锁之感,却令他明白,唯力可破。

    帛卷缓缓展开,虽动作缓慢却不曾有半点停顿。

    一幅幅图像引入眼中,纳入脑海,‘北冥神功’的运功法门,也被他一一细解出来,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待他把三十六图看完之时,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任意继续细解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灵忽然跑了进来。

    “任大哥,我烤了一只羊,你也吃点吧。”

    圆圆的脸蛋上虽沾满了黑灰,但不掩其秀美之色。

    看着她手上树枝插着的烤羊腿,任意也忍不住一笑道:“你自己吃吧,吃完我们也得走了。”

    说着,任意把白绸随手扔在了石桌上,却正是这一举动,令段誉坠崖时,仍得到了逍遥派的传承。

    不过此时的段誉正被神农帮的追杀,也是他好管闲事,想劝神农帮不在进攻无量宫所致。

    钟灵跟在任意身后,两人又回到了湖边。

    也不知那闪电貂怎么地从钟灵皮囊里跑了出来,此刻匍匐在地,似乎正在装死,而那只傻鸟死死盯着它……

    钟灵见着如此一幕,立即惊呼,大声道:“快停下。”

    鹰儿忽然下嘴,一缕指风锐射,只听“嗤”地一声,几片黑羽飘落,鹰儿疼的发出一声长唳,身子弹飞了出去。

    闪电貂蓦地跃起,只一霎眼间就跃回钟灵手中。

    她睁着一对圆圆的大眼,满是心疼道:“乖貂儿,莫怕莫怕,它不敢再吃你了。”说完,又狠狠的瞪向鹰儿。

    “咕咕!”

    钟灵怒道:“亏我还提你烤羊吃,你竟然这么对貂儿,我……”

    话未完,任意已道:“好了,我们该走了。”

    钟灵轻应了一声,正当她想问要如何离开之时,任意已又抓住了她的肩膀。

    腾身而起,两人如离弦之箭,破空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