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八十章 终于离开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离开,何必跟着我?”

    邀月脸又气得苍白,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任意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大厅。洞中静寂得实与坟墓没什么区别,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苏樱的脸。

    这本是张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

    苏樱一直痴痴的瞧着这具尸体……虽然魏无牙想把她困住与邀月一起死,但说到底,魏无牙还是收养她的义父。

    任意走到了苏樱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杀我了么?”

    任意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魏无牙为何收养你?”

    苏樱一愣,没有说话。

    怜星没有跟上来,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后,见他走走停停,四处游逛,仿佛真就有打算在这住上几天的意思……

    忍无可忍,邀月大声问道:“你究竟要看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