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六三章 大侠燕南天
    今日张菁可谓是大开眼界,不说慕容九秀和慕容家八位姑爷齐聚一堂,她甚至连‘十大恶人’都一次瞧见了六位。

    此刻大堂内,轩辕三光被捆绑在地上,其实没有人绑他,是他自己要绑住自己。

    哈哈儿、屠娇娇几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任意身旁,他喝着茶,他们则把轩辕三光这些时日所作所为,事无巨细,全都交代了出来。

    而慕容家的几位小姐和几位姑爷,俱是好奇的打量着任意,他们也是首次见着这位传说中的鬼公子。

    从样貌到衣着,说不出奇,却也有奇异之处,但他们如何打量亦然无法拿他与盖世杀神比较在一起。

    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位瞧着只是像个懒散的书生。

    轩辕三光看着首座之人,冷汗直流,若是以前他不见得会这么害怕,但自任意那一番杀戮之后,天下间又有几人听着鬼公子之名,不惧怕三分。

    他神色平静,不见喜怒,轩辕三光瞧的更是胆战心惊。

    等哈哈儿几人说完,任意随手弹出一记指风。

    指风破空锐射,割断了捆绑的绳子,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指,却已令慕容家众人耸然动容。

    任意淡淡道:“起来。”

    轩辕三光缓缓站起,身子还发着抖。

    任意问道:“可记得你初见我时,峨眉山脚下那间破庙?”

    轩辕三光点了点头。

    任意道:“那间破庙赵玄坛神案下有一口密道,密道直同地宫,那里有一处八角形的房间,你带着所有人去把房间里的东西都搬出来。”

    听完他的话,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愣,在他们看来,这似乎仅是件小事,何须他们慕容家的姑爷和小姐,再加上几大恶人去做。

    张菁好奇问道:“师父,你要搬运什么东西?”

    任意道:“一批宝藏。”

    张菁道:“宝藏?”

    任意补充道:“是一批足以让任何人动心的宝藏,里面不仅是金银珠宝无数,就连神兵利器也是不少,总之多的难以想象。搬运那些财宝并非难事,但想要不动心,想要安安全全护送过来,却是很难。”

    他平平淡淡的说出来,众人听得也不知如何‘难以想象’,可既然这位说出能动贪念,难以护送等话语,显然这批财宝一定十分惊人。

    杜杀、哈哈儿、李大嘴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忽地一阵掌风,五人顿感脸上一疼。

    “你们五个蠢材若动了念头,我就亲手拍死你们。”

    “不敢,不敢!”

    “公子放心,给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动这念头。”

    “不错不错,这十几年来我们都很是听话,这次也一样。”

    众人见着如此一幕,一阵莞尔……张菁也瞧着好笑,谁想得到赫赫威名的‘十大恶人’,在他面前竟比孙子还老实,比儿子还听话。

    任意淡淡道:“量你们也不敢,那里的东西,一个人十辈子都享受不尽,若办好了此事,我让你们一人拉一车离开。”

    一人拉一车!

    五人一听这话,瞬间精神一震,各个两眼冒光。

    这时,陡听一个声音道:“‘鬼公子’任意,快快滚出来受死!”

    这一语声来的措手不及,来的难以想象!

    声如洪钟,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而语声就来自宅外……当今天下,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敢找这位的麻烦?

    轩辕三光眼珠一转,发声吼道:“是那个龟儿子不要命了,让老子来会会你。”

    他说完,人已如一阵狂风般卷了出去。

    慕容九见隙插话道:“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张菁立即瞪了她一眼,也转头道:“师父,我出去瞧……”

    话还未落,轩辕三光忽然又外面退了回来,退得竟比出去的时候还要快得多。只见他满脸俱是惊慌之色,神情紧张,脸色发白,也不知见着了什么。

    哈哈儿笑道:“你瞧见了什么?难道撞见了鬼?”

    轩辕三光颤声道:“我……我好像见着燕南天了!”

    杜杀失声道:“燕南天?”

    李大嘴道:“难道他……他来找我们了?”

    阴九幽与屠娇娇汗流如雨,哈哈儿牙齿打战,非但再也笑不出,连话也说不出了,“燕南天”这三个字一说出来,其他人面色各异,不过却均是一副吃惊模样。

    张菁亦然瞪大了眼,张大了嘴,看了眼仍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啜着茶的任意,惊声道:“师父,是……是燕南天来了。”

    任意没好气道:“来就来了,难道还要我出去迎他不成。”

    张菁瞠目结舌道:“他……他好像是叫了你的名字。”

    任意瞪了她一眼道:“我还没聋,自然听见了。”

    话一落,已有一人走进了大厅。

    这人身材很高,肩膀很宽,但骨瘦如柴,他脸上虽也是面黄肌瘦,满脸病容,可一双眼睛却十分有神,不仅显得威风凛凛,更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摄人之力。

    他身上穿着件发白的蓝布袍子,脚下穿着双破烂的草鞋,腰畔系着条草绳,草绳上却斜斜插着柄生了锈的铁剑。

    虽样貌有所改变,但杜杀他们一眼就认出了他。

    一见这人样貌,他们六人两条腿就被吓得发软,各自想尽办法遮住自己的脸。

    骆明道惊讶的看着来人,上前一步道:“敢问可是燕大侠当面?”

    燕南天斜一眼,问道:“你是谁?”

    骆明道恭敬的行了一礼,道:“晚辈骆明道。”

    燕南天眼睛一亮,再问道:“你是骆书生的儿子?”

    骆明道应道:“正是晚辈,不知……”

    燕南天打断道:“你怎会在这,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不等骆明道回答,燕南天又是一声冷哼!声传厅内,响在众人耳畔,直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觉的脑袋一阵眩晕。

    燕南天看向了任意,任意也看着他。

    “你便是在地灵庄前,行凶的那个鬼公子?”

    任意点头道:“我就是。”

    燕南天厉声道:“你敢认就好,还算一条汉子!我问你,为何要在地灵庄前行如此狠手?”

    任意奇怪道:“你难道不知是他们先找我麻烦?”

    燕南天怒吼道:“那你也不该屠尽所有人。”

    任意轻轻的瞥了他一眼,伸手端起茶杯,慢慢的啜口清茶,这才接着说道:“你说不该就不该?你以为你是谁?跟我这般大呼小叫,信不信我连你也一并打死。”

    大厅忽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他一番话不只燕南天目瞪口呆,所有人都听得一阵胆颤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