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四八章 毒局
    铁无双道:“你若没做过,即便他们不信,也总会有人信你的话,但你直动手杀人,世人又会如何看你?”

    任意悠然道:“我自来都不在乎世人如何看待。”

    一听这话,铁无双一时也无话可说,那白面紫衣少年又喝道:“以江湖规矩,你若受了冤枉,自该找前辈高人做主伸冤,可你却肆意杀戮,我看你明明是怕事情败露,要杀人灭口。”

    铁无双皱起了眉头,刚想呵斥几句却又听任意缓缓道:“我从不讲江湖规矩。”

    白面紫衣少年厉声道:“你说你连江湖规矩都不讲?”

    任意脸色古怪的看着他,问道:“你要与我讲江湖规矩?”

    白面少年冷笑道:“江湖人,自然要讲江湖规矩,难道我与你说不得?”

    任意笑道:“你有多少条命与我讲规矩!”

    所有人脸色大变,顿感不妙,可他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瞧见,他们只见那白面少年突然双手掩住了自己的咽喉,眼睛瞪着任意,眼珠都快凸了出来。

    任意一直坐在那,好似也没动过。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鲜血却一丝丝自白面少年的背缝里流了出来。

    他瞪着任意,咽喉里也在‘格格’地响,这时才有人发现他咽喉处竟多了一只竹筷,而在任意身前,也少了一只竹筷。

    没人知道竹筷怎么会插进他咽喉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他倒在了地上,最后没了呼吸。

    铁无双强忍的悲愤,死死的盯着任意,真气已隐在掌间……他既为三湘盟主,除去德行与资历外,武功当然也不弱,几十年来一直以掌力享誉武林。

    眼看这位就要出手,厉峰身为三湘子弟自不会袖手旁观,只见他与身后四个大汉同时拔刀而起。

    他们拔刀,赵得住几人也纷纷拔刀护在任意身前。

    他可知道这位的厉害,他可见识过这位的可怕,为表忠臣,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即便与三湘为敌!

    一瞬间,所有人都蓄势待发,唯独任意还一脸无恙的坐着。

    铁无双沉着脸,沉着声道:“你难道不想给老夫一个交代。”

    任意平静的说道:“他该死。”

    铁无双咬牙切齿道:“他……他如何该死?”

    任意淡淡道:“对我无礼该死,对我下毒更该死。”

    所有人一愣,铁无双也被这句话弄的措手不及,可他尚未开口,他身后另一位弟子却是大声喝道:“你胡说,你先杀我师弟,现在又想陷害我师弟下毒。”

    这人也是一身紫衣,却生的浓眉大眼,紫黑面膛,他刚一说完话,赵得住就忽然面上肌肉抽搐了起来。

    他人手掌伏在桌上,想要站直说什么,却又突然好像失去了站立的力气。

    “哗啦啦”,面前碗盏俱都被扫落在地,他人竟也倒了下去。

    雅间大乱,随他而来的几名大汉,有的失声惊呼“总镖头!”,有的赶上去扶起他。

    铁无双面色大变,刚想惊问发生了何事,一边的厉峰也突地四肢抽搐,跌到地上,其症状与赵得住一般无二。

    惊惶大慌之中,黑面少年竟想悄悄离开,可他刚一动,又一根竹筷已把他脚掌钉在了地上。

    “啊!”

    一声惨呼,他一直端着的酒壶立即跌落,不过任意伸手一引,酒壶来到了桌上。

    铁无双刚想问任意究竟是怎么回事,任意已拿出了两粒药丸。

    “这是解毒丹,给他们两个服下吧。”

    在赵得住和厉峰身边的大汉接过他扔来的药丸,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喂镖头吞下,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铁无双。

    铁无双见二人面色发紫,四肢抽搐,双唇泛黑,知晓不可再作犹豫,当即点头。

    药丸终是服下了,不到片刻功夫,两人面色就见好转。

    众人喜上面色,齐声道:“总镖头好像,好像真得救了!”

    “厉总镖头也是!”

    铁无双终于松了口气,见着甚有闲情逸致,自顾自喝酒的任意,他忍不住道:“任公子难道不怕酒菜中有毒。”

    任意道:“我御毒的本事,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你只需知道,下毒的就是你这两位弟子。”

    黑面少年被钉住了脚掌动弹不得,却也大声道:“你血口喷人,我……我根本没下毒。”

    铁无双又看了过来,任意笑道:“有毒的酒一直是你两位弟子拿着,敬酒的也是他们,现在毒酒就在桌上。”

    众人看上桌上那一壶水,终于有人恍然道:“不错,大伙都喝了酒,可总镖头杯中酒水却是他们二人倒的。”

    “我也想起来的,我家总镖头的酒也是他倒上的。”

    黑面少年慌了神,颤声道:“不……不是我,我……没有。”

    铁无双此刻脸色铁青,他已经相信任意的话了。

    黑面少年见着自家师父的脸色,话锋立即转变:“师父,这不关我的事,是师弟……对,是师弟他要这么做的,徒儿……徒儿只是一时受师弟蛊惑这才做出此等错事出来。”

    铁无双厉声道:“住口,此事暂且不提,事后老夫自会问你,现在你闭上嘴。”

    听到他如此说,他那弟子已然吓得浑身颤抖,再不敢出声。

    任意这是开口道:“其实我能来,是有话想与你说。”

    铁无双道:“公子有什么话与老夫讲?”

    任意问道:“你可还记得李大嘴?”

    听着这个名字,所有人脸色一变,铁无双也是怔了怔,接着忽然浑身开始颤抖……

    任意淡淡道:“看来你还记得。”

    铁无双道:“我如何能忘记他!”

    任意道:“昔年你赏识李大嘴的才华,不惜将独生女儿嫁给他。”

    铁无双嘶声道:“可他恶性不改,竟将老夫的女儿烹食!”

    任意道:“其实当年李大嘴是因为发现妻子不忠,与其师弟暗中苟且,再三谅解后仍不见悔改,这才一怒之下将妻子杀而烹煮食之。”

    铁无双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随而暴怒道:“你胡说什么,我女儿绝不……绝不会……”

    任意笑道:“看来你也知自己女儿德行。他一直自认愧对你,因此从未对铁家人下手,也一直隐藏妻子不贞的事实,维护铁家的名声。”

    铁无双踉跄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幸得有人眼疾手快扶住了这位三湘盟主。

    任意轻声一叹道:“其实李大嘴还有一双女儿,你也还有两名外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