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四七章 ‘爱才如命’铁无双
    三姑娘听着又是一愣,任意这时已缓缓站了起来。

    她瞧着这人,冷冷道:“你前日说过,你就叫任意?”

    “是。”

    三姑娘大喝道:“那金狮镖局那批银子可是被你劫走的。”

    任意问道:“六十万两镖银是你家的?”

    三姑娘又冷冷道:“你既然知道那还不交出镖银。”

    任意笑道:“我若说没拿,你一定不信。”

    这位三姑娘看来虽凶,心却不错,小鱼儿可不想她就这么死在任意手中,一个能威压恶人谷的人,绝不是善与之辈。

    可小鱼儿刚想出声劝解,三姑娘已喝道:“先拿下他!”

    随着她一声令下,三十五柄大刀同时向任意而去,虽然他们是劈、是砍,但他们全用的刀背,显然这位三姑娘还不想伤及人命。

    三十五人同时出手,三十五柄大刀同时劈砍过来,面对这看似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的局面,他“拔出”了双手。

    那双手自双袖里“拔”了出来,就像“拔”出了一双独门兵器般!

    然后这双手插入刀丛之中,接着那双手忽来忽去,化作重重掌影……

    挥掌刀断、出指刀裂、轻拍刀落、一揉刀折、一捏刀碎,他双手就像拂琴似地挥、点、戳、拍、推、拿、揉、捏……

    他每一下俱丝毫不失,一招一式更是显尽掌法之玄妙,变化之惊奇,霎时呛啷啷一阵响,三十五柄单刀尽数落在他足边,已然成了断刃、碎片。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事,他们又何曾见过这样的人。

    所有人身形一颤,看着任意俱是骇然一退,再也不敢上前。

    三姑娘瞧着他,瞧着他站在那淡淡微笑,瞧了许久,用极为不可思议的目光说道:“你……你究竟想要如何?”

    任意微笑道:“下次再对我出手,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他虽然笑着说出这句话,但三姑娘已是听得脸色发白,看着地上那些已成铁片的单刀,这人刚才若是动了杀念……

    想到这里,三姑娘又打了一个寒噤。

    “任公子、三姑娘,你们这是……”

    一锦衣虬髯大汉从人群走出,此人赫然是那两河十七家镖局的总镖头“气拔山河,铜拳铁掌震中州”赵得住。

    任意看着他,笑道:“你也找我?”

    赵得住也瞧见了地上的那一堆废铁,吓得一哆嗦,连忙道:“公子莫要误会,小的,小的只是受铁老前辈所托,前来……前来邀公子前去四海春小聚。”

    任意道:“铁无双?”

    赵得住连连点头道:“正是那位三湘武林盟主,‘爱才如命’的铁无双,铁老前辈。”

    任意微微颔首,渡步至三姑娘身前,如吩咐下人一般说道:“房内还有位病人,她腿脚不便,派两个丫头来照顾她。”

    这位三姑娘咬着牙道:“我……我为何要听你的吩咐。”

    任意笑道:“不听就打死你。”

    不等三姑娘回绝,小鱼儿立即帮她说道:“三姑娘答应了,公子放心去,我也会小心守护在这,绝不让任何人打扰屋里那位。”

    赵得住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俨然一副什么也没瞧见,什么也没听见的模样。

    三姑娘差点气的吐血,小鱼儿暂且不提,这赵得住可是她爹找来的镖师,如今自己被人威胁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回头她定要告诉爹爹,让这什么‘气拔山河,铜拳铁掌’早些滚蛋。

    可无论她如何想,现在这位‘铜拳铁掌震中州’的赵得住就如一个仆人般,老老实实的引路在前,两人离开了小院。

    走出庆余堂的大门,门外已有七八个大汉在等候了。

    见着他们,赵得住立即挺起了胸膛,恢复那不可一世的气概,道:“走,去瞧瞧那厉峰究竟如何了得,竟不把我等看在眼里。”

    众人齐应一声,跟着就向四海春走去。

    路上,虽然任意不问,但他却还是解释了起来。

    原来段合肥还有一批镖银要运往关外,却因‘金狮镖局’失镖一事,段合肥不敢再信任‘金狮镖局’,所以这笔买卖落在了赵得住手上。

    不过‘三湘镖联’的厉峰听得后,立即找上了段合肥,打算抢过这趟镖。眼看赵得住就要和厉峰对上,身为三湘盟主的铁无双就站了出来。

    今日他在四海春就是为了调解两家镖局的纷争。

    至于任意,如今他劫段合肥六十万镖银的事迹已传遍了整个江南,铁无双找他也正是想问清六十万镖银之事。

    ……

    等他们一行人来到四海春酒楼之时,众人已然到齐了。

    雅间内,铁无双高踞在酒筵的主座,他须胡皆白,满面红光,一身锦袍……面上笑容虽然可亲和善,但神情中自有一种尊严气概。

    众人见礼,就连赵得住和厉峰两人也是先抱拳问好,唯独任意只是坐着微微点头,即便面对铁无双亦然如此,惹到数人对他怒目而视。

    而铁无双却毫不在意,只是仔细的打量着他。

    “阁下便是任意任公子。”

    任意笑道:“你既邀我来,何必再多次一问?”

    站在铁无双身后,一个面清目秀的紫衣少年怒喝道:“你敢对我师父无礼?”

    “的确是老夫故作姿态了。”铁无双脸上不见怒色,止住身后之人,反而捋须笑道:“其实老夫此次相邀,是有事相询。”

    任意道:“你想问我镖银一事?”

    铁无双笑容一敛,肃然道:“镖银之事暂且不谈,老夫想问,三日前,玉楼东……”

    任意不等他说完,已然道:“人都是我杀的。”

    所有人脸色一变,雅间忽然没了声响。

    铁无双惊色道:“任公子承认了?”

    任意笑道:“没甚不好承认的,你想为那些人讨回公道?”

    铁无双沉声道:“那阁下可否告知,为何要下如此毒手?”

    任意淡淡道:“他们说我劫了那六十万两镖银,我只好把人都杀了。”

    他语气轻描淡写,似乎只是件不痛不痒的小事,可在场众人却是已把他看做邪魔之辈,好似恨不得现在就拔刀而起,为武林除害。

    铁无双道:“是非曲直,自有理说,任公子若与两镖无关,大可说出来,何必如此?”

    任意缓缓摇头,轻晒道:“我说没有,他们却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