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四六章 小鱼儿的疑虑
    所谓人有三急,再好看的女人,武功再高的女人,也要上茅房解决内急。见着任意说走就走,直接把自己仍在这里,怜星怎能不慌!

    她一张俏脸红的能滴血,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任她娇嫩的嗓子都要叫破了,那人却没有顿住,没有停下,仍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怜星已彻底呆住!

    但见她粉颊晕红,却是七分娇羞,三分恼怒,怜星无力的躺在床上,娇喘细细,想到这人如此对自己,又想到这人医治自己手足,心中喜恨交迸。

    现在的她只能无奈的等待穴道自动解开,到那时她已打定主意,纵然手脚还是残废她也一定要离开这。

    ……

    这里是安庆的‘庆余堂’,是一家药铺,而任意却是这里的‘客人’。

    前日夜里,江湖人称‘女孟尝’带着一批药材回安庆,恰好被带着怜星的任意撞见,所以坐着他们的药船顺道来到了安庆,‘做客’庆余堂中。

    要是往日,那位女孟尝绝不会答应这位来路不明的人,可见他只是一个人,又带着一名女子,开口就索要药材似只是为女子治病,也就应下了。

    任意从房间里走出,秋日的阳光很暖和的照射下来,见着走出房间的人,躺在椅子上的小鱼儿连忙站了起来。

    小鱼儿这段时日一直在被花无缺追杀,为躲避追杀这才躲在庆余堂成为这儿的管事。

    他平日根本用不着到柜上去,每天就配配药方,查查药库,日子过得清闲的很,可他却没想到昨日这里竟又来了位‘客人’。

    “公子你坐。”

    他笑嘻嘻的起身,把自己刚躺着的椅子让了出来。

    任意也笑道:“你这条小鱼看来日子还过的倒不错。”

    小鱼儿苦笑着没有应话,那日要不是自己跳入江中,怕已经被那什么花无缺真给杀了,他一直不明白花无缺为何要杀自己,这件事就连花无缺自己都不知道,问来问去那小子只会告诉他,一切乃是师命。

    任意已经懒懒地躺在了椅子上……

    小鱼儿看着他,眼珠一转,忽然问道:“公子,你身边那位仆人呢?”

    任意闭着眼睛,随意问道:“你很想见她?”

    小鱼儿吓得打了个激灵,连道:“最好还是不要见着那位。”

    任意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是有话问我?”

    小鱼儿点点头道:“公子一直住在恶人谷,那你知不知道小鱼儿的身世?”

    任意道:“你难道自己不知道?”

    小鱼儿摇了摇头。

    任意笑道:“小鬼,你四岁那年被一个黑衣蒙面人掳走,并详细告知了你身世,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

    小鱼儿吃惊道:“你就是那蒙面人?”

    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自己儿时的一场梦,可听到任意说起,那显然不是自己做梦而是真实发生过。

    任意道:“我不是。”

    小鱼儿微微一怔,继而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蒙面人是谁?”

    任意道:“我知道是谁,但你却不能知道,你知道就要死。”

    小鱼儿道:“那人会杀我?”

    任意笑道:“我只能告诉你,她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害死你父母的就是移花宫邀月、怜星两位宫主。”

    小鱼儿皱眉道:“公子可知那移花宫两个女魔头为何要杀我爹娘?”

    任意道:“当年你爹江枫受了重伤,被移花宫邀月宫主所救,而后你爹却在移花宫中与宫女花月奴有了情愫,在伤好后你爹便带着你娘判逃出了移花宫,为躲避移花宫的追杀,他变卖了家产再传信给了结义大哥燕南天。可惜,最后你爹娘还是被人出卖,遭到‘十二星相’半途劫杀……”

    小鱼儿忙问道:“是谁出卖了我爹。”

    任意道:“你爹的书童,江琴。不仅是你爹,燕南天事后从‘十二星相’口中得知是江琴所为,他为杀江琴,也是被其引入恶人谷遭杜杀几人下毒暗算,这才弄成那副模样。”

    小鱼儿惊声道:“那药罐叔叔就是燕南天,我燕伯伯?”

    “对!”

    小鱼儿又忍不住问道:“如此说话,我仇人该是江琴,与移花宫……”

    他话还未完,任意已先截道:“你娘是移花宫的人,当‘十二星相’找到你爹之时,你娘便用移花宫的武功,骇退了他们,不过那些人却去而复返。”

    小鱼儿木讷道:“我娘是移花宫宫女,比她更可怕的只有两位宫主,他们是因为邀月与怜星所以才去而复返?”

    任意笑道:“聪明的小子。”

    小鱼儿已经没有问题了,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他想不明白,花无缺若是要杀他斩草除根的话,为何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才行?

    花无缺奉命要杀江小鱼,他知道自己名字,这说明移花宫那两个女魔头早已知道他在恶人谷中,可这十多年来为何不来杀他,一直等到自己出谷才派出宫中弟子花无缺?

    小鱼儿可不相信移花宫的女魔头会怕区区恶人谷的恶人……他忽然想到了任意,难道因为这位恶人谷的公子在,所以移花宫的女魔头才没来找自己?

    正当他细思之时,门外忽然一阵急促的足音……

    小鱼儿刚回头一瞧,便见着几十条大汉持刀,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把他二人给团团围住,而带领这些壮汉的正是女孟尝。

    段合肥乃是长江流域一带最大的财阀,这位“女孟尝”就是他独生女儿,她还有两位哥哥,却已过世,所以别人也都称她“三姑娘”。

    三姑娘虽是姑娘,但衣着比男人还男人,特别是手里那又粗又长的旱烟,更添了这位姑娘几分凶悍之气。

    她带着人把任意围住,见着他还动也不动,慵懒的躺着,立即大声道:“你给我起来。”

    任意似乎没听见一样,浑然未觉,可是她一声大喝却把小鱼儿吓了一跳。

    恶人谷中的恶人见着他都如乖孩子一般,这三姑娘是活腻了么!

    小鱼儿大声道:“你发什么疯?”

    三姑娘一愣,她没想到自己捡来这小子居然敢对自己这么说话,眼睛立马瞪了起来。

    小鱼儿一蹿来到她身边,悄声道:“他可不是你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