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四二章 父慈子孝
    没人能理解他的刀,没人能看见他的弯刀,他们唯独能看见那绝艳的刀光。

    闪电惊虹,一瞬而没!

    刀光就如流星过空般,在瞬息间里,就带走了一条又一条人命……

    刀光来得太快,而且又太轻柔。

    轻得就像一阵微风,柔得就像一抹月色,每一个人,所有的人,但遇上这么轻这么柔这么曼妙的刀光后,一时也不知从何抵御,一时也会无所适从。

    刀光最开始只伴随着一声声惊呼,刀光到最后却从并未伴随任何惨叫,有的只有刀锋穿过肉体的声音……

    如此声音,凄绝,亦惊绝!

    这里每一个人都未曾见过如此的手段,如此的杀戮,任意出刀轻灵写意,举止身姿,皆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飘逸出尘。

    他仿佛就不是在杀戮,而是在行书,在作画,在拂琴一般。

    广布大厅的生命,被倏地掠起的刀光,以电光石火的惊人速度,消逝得无迹无形!他们的命就像昙花一现般,只绽放出最后的鲜艳,便凋零、凋落。

    没有人逃走,因为没有人可以逃脱那一道刀光!

    片刻间,任意身边无一人站立。

    片刻后,酒楼外亦无一人。

    所有光芒都消失,所有的声音都止住,所有的动作都停顿,天地间忽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脚下一地伏尸,地上已染成一片赤色,如此炼狱鬼域,唯独一人还站立在那。

    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们活着,萧子春、李迪、白凌霄、李明生、花惜香、何冠军、梅秋湖,还有江别鹤父子还活着。

    他们有想过动手,可见着那样的刀光后,他们已无丝毫的勇气。

    他们也想过要跑,可见着那些人的下场后,他们又熄灭逃跑之念。

    现在他们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一件他们无法理解的事情时那种样子。然后,迷惘与不解尽消,最后化成最纯粹的恐惧。

    这种恐惧来自一个人,来自一把刀!

    刀上的血已经滴尽,任意收回来刀,没有丝毫骄态,只是悠闲地踱回。

    他们的脸色很白,他们的身子在抖,他们的腿已软,但他们绝不敢动弹一下!

    任意走到李迪面前,他几乎被吓哭了出来。

    任意笑道:“我之前的话,你偏是不信,现在我若说镖银就在我这,你可相信?”

    李迪颤声道:“我……我……”

    任意问道:“你还有话要讲?”

    李迪连忙道:“有有,那六十万两镖银就……就在我府上,这一切都是江别鹤父子,是他们要先陷害公子,还有何无双,还有……”

    之前他认定六十万两镖银就在任意手上,现在却又说在自己府中,可实在可笑,但没有人笑的出。

    萧子春忽然大喝道:“你……”

    他本是害怕李迪把他也咬了出来,他本想阻止李迪继续说下去,可他刚一开口却只能说出一个“你”字。

    手掌一挥,人头飞起。

    其实江别鹤,江玉郎也差点开口喝止,幸好他父子二人慢上了一步,否则死的绝不会是萧子春。

    没人敢再说话了,任意问道:“你说完了?”

    李迪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他死死盯着那落地人头,似乎已经失了魂。

    任意摇了摇头,又是一记掌风,撷下了李迪的人头!

    白凌霄、花惜香、何冠军三人看着萧子春和李迪的人头还瞪着的一对眼珠子,就仿佛在诉就在说着他们结局,三人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

    李明生撕心裂肺地狂吼一声,作势要跑。

    任意足尖一点脚下的刀柄,寒光犹如梦幻般的一闪……人刚纵起,却已被一把刀钉在了墙上,稍一挣扎就没了声息。

    他又扬手一指,驱指连弹。

    锐风破空而出,白凌霄三人眉心忽然迸出血花,他们继李明生之后,也赴黄泉。

    江别鹤忽然就有了一种无法形容,无法描述,无法言语的惊怖。

    江玉郎已然哭了出来,跪下泣声道:“求……求公子,饶小子一命。小子没有,没……小子只是一时冲动,小子知错了,求公子饶命!”

    江别鹤不敢否认,亦不敢承认,他已胆寒胆裂,他已哆嗦的说不出一句话。

    任意道:“你知道你儿子已不是男人了!”

    江别鹤点了点头。

    任意道:“你也该与他一样。”

    他毫不迟疑,袖口中忽然滑落一把刀子,接着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任意看着汗如雨落,一面惨色的江别鹤,笑道:“你儿子应该看不见,听不着,更说不出话。”

    江玉郎脸色大变,见他爹真看向自己,失声道:“爹,你……难道你……”

    江别鹤强忍撕心裂肺之痛,一掠来到亲子面前,即便是亲生骨肉,刀也被扬了起来。

    江玉郎狂吼一声,从他袖口也滑落出一柄匕首,直向他亲爹胸口刺了过去。

    这一幕看的轩辕三光与还活着的梅秋湖目瞪口呆,极为不可思议;只见江别鹤一掌震落匕首,刀子先划向那双眼睛。

    “啊”一声惨呼!

    刀光连闪,江玉郎瞬间止住了惨呼,只闻他从喉管嘶出沙哑的声音,他手捂在脸上,人已就地打滚,鲜血不住从指缝流出。

    江别鹤身子抖的更厉害了,转头看向任意时,却已见他背负双手,走出了酒楼。

    他似乎活下来了?!

    轩辕三光跟了出去,伴随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恢复诡静,江别鹤心里那种恐惧却丝毫不见消散。

    他终于还是瘫软在了地上,看着晕死过去的江玉郎,一股滔天恨意随之而来。

    梅秋湖回过了神,看了看江别鹤父子,稍一犹豫,还是一句话未讲,离开了这片尸地。

    ……

    日过中天,外面的阳光艳的很,可在如何艳也不及酒楼里的血艳。

    轩辕三光跟在任意身后,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任何人见着任意杀人,都会与他一样,惊恐、后怕!

    他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任意淡淡道:“你想问我为何不直接杀了那对父子?”

    轩辕三光点了点头。

    任意道:“有些人你杀了会痛快,有些人杀了反而不会痛快。”

    轩辕三光摇了摇头,一脸不解。

    任意轻笑道:“你并不需要懂这些,现在你去帮我办件事。”

    轩辕三光一愣,忽然神色一喜道:“公子要办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