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三八章 血染江水
    似乎是为了让任意沿途欣赏景色,船走得很慢,史蜀云对眼前这怪人似乎十分的好奇,总是向着他问这问那。

    轩辕三光则一心沉浸武学的神奇当中,冷不丁的一声大喝,被任意冷眼一撇,立即一阵哆嗦,老实的走进了船舱之中。

    过了云汉,史蜀云眨着眼睛笑道:“前面便是巫峡,不过那里却不太平。”

    她看了看任意,一点也瞧不出他有丝毫紧张之色,不太高兴的撇了下嘴。

    “公子坐稳了。”

    史老头长篙一点,船速忽然一提,驶了出去。

    前面江流渐急,但江面上船只却多了起来,那些船每艘的船桅上,都挂着条黄绸,显然船群是一伙的。

    突然间,岸上乱石上有人吹响了海螺,响彻四山。

    四山回响海螺声,急流拍岸,接着十余艘皮快船突然间就自江岸两旁涌了出来,每艘快艇上都有六、七个黄巾包头的凶恶大汉。

    他们有的手持鬼头刀,有的高举红缨枪,有的拿着长长的竹竿,口中呐喊咆哮,呼啸着直冲了过来!

    若一般水上人家怕已是吓破了胆,可那史蜀云娇呼道:“爷爷,他们果然来了。”

    她言语带着几分雀跃,几分兴奋,那里有半点惧怕之意。

    史老头同样面不改色,只是淡淡道:“我早知他们会来的。”

    只听皮艇上的大汉呼喝道:“船上的小子们,拿命来吧!”两艘小艇已直冲过来,艇上大汉高举刀枪,满脸狞笑。

    如此阵仗,那小姑娘史蜀云笑的更开心了,她嬉笑道:“不要凶,请你吃莲子。”

    那白净的小手一扬,当先两条大汉立刻惨呼一声,撒手抛去兵刃,双手掩面,鲜血已自指缝间流出。

    当即有人大呼道:“大伙小心,那人有厉害的暗器!”

    而一直声色不动的史老头到了此刻,突然仰天清啸。

    啸声清朗高绝,响彻山林,震得人耳鼓欲裂!

    啸声中,他掌中长竿一振,如横扫雷霆,持刀扑杀上来的四人,竟被他这一竿扫得飞了出去,撞上山石。

    又有几人刚要跃上船头,史老头长竿连点打在他们前胸,一个个吐血落入江水之中,眼见这一老一少如此威势,数十条大汉那里还有一人敢冲上来!

    十几艘小艇不敢再靠近半尺,一艘艘小艇只把他们团团围住。

    也就在这时,一条黄衣黄巾,虬髯如铁的汉子,从乱石间纵跃而起,身形兔起鹘落,落入一艘小艇上,口中厉声喝道:“住手!快住手!”

    十几艘小艇上,数十条大汉一听得这喝声,立刻放下举起来的兵刃。

    只见这黄衫客对着史老头,躬身陪笑道:“在下实不知原来是史老前辈的船,否则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手!一切只是误会,黄花蜂给史老前辈赔罪了。”

    史老头冷冷道:“你黄花蜂太客气了,小老头如何担当得起。我年事已高,已不中用了,这江上已是你们的天下,怎敢让你黄花蜂赔罪。”

    黄花蜂头上汗如雨下,连连道:“晚辈实在该死,晚辈着实不知史老前辈……”

    话还未说完,陡听一个声音道:“这么说,你们是冲着我来的?”

    说话的自然是任意,他轻飘飘的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黄花蜂闭上了嘴,默认了下来。

    任意点了点头,刀已出现在手中……

    没人知道刀从何而来,没人见过如此美的一柄刀,同样也没有人把那个人,那柄刀,太当一回事。

    黄花蜂冷笑道:“此次是我等冒犯了公子,但公子若要与我们动……”

    后面的话他再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任意掣出了妙韵刀后,人忽然不见!

    刀光随之掠起……掠起了一阵凄清、凄绝的杀意。

    刀光绰约,像一抹月光银辉,于虚空之中纵横交错,最后化成了一场鲜艳的细雨!

    刀光一闪,三十几个人头飞起,这美丽而飘忽的刀光,带来的结果却是最血腥,最残酷,以及最可怕,血雨!

    黄花蜂想跑,可刀光已闪在他眸里,削进了他身子里,人被一分为二。

    刀色淡淡,如远山的望眉,月下的蟾光。

    刀光过处,人头霎时全起,谁也不能例外。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那把弯刀,那道刀光,当他们看见刀光后,意识徒止。

    无数尸体落入水中,或枭首,或中分,或两半,江水顷刻被染成艳红……没人计算过去了多少时间,它来的太快了,他们也结束的太过短暂。

    恍惚间,任意已重新回到了船上,史老头与史蜀云这才瞧清楚任意手中的刀,弯弯的刀,也是绝美的刀,妖诡的刀,可怕的刀!

    史老头叹道:“小老头活到这把岁数,还从未见过如此刀法,如此弯刀,公子手中之刀可有名?”

    刀已不见,史蜀云还是盯着任意的手。

    “刀名妙韵!”

    史老头喃喃道:“妙韵刀,妙韵……的确是风致而美丽的名字,与弯刀着实贴切。可惜,这把刀凶煞之气太重。”

    任意笑道:“刀也好,剑也罢,本就是凶器。”

    史老头重新划动小船,破开鲜红的江水,嘴中还是念叨:“公子话虽没错,但这把刀还是杀戮太重。”

    任意颔首道:“的确杀过不少人。”

    史老头已多少瞧出这位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所以他闭上了嘴。

    史蜀云却眨着眼,忍不住问道:“你杀过多少人?”

    任意也对她眨眼道:“也许一万,也许已经两万人。”

    史蜀云对他扮了个鬼脸,好似在说自己根本不信一般,接着她又问道:“那你与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

    任意淡淡道:“因为我无论何时,无论对谁,都不讲道理。”

    史蜀云道:“你为什么不讲道理?”

    任意轻笑道:“江湖上只有三种人才会讲道理,一种是名门子弟,一种是英雄侠士,还有一种是武功不如你的人。”

    听了他的话后,史蜀云皱眉细思……

    片刻后,展颜笑道:“你说的对,真只有这三种人才会讲道理。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你不是名门子弟,也非英雄人物,而且武功天下无敌,所以从不讲理。”

    任意微笑道:“你倒聪明。”

    史蜀云哼一声道:“你就不怕举世皆敌么?”

    任意幽幽道:“正因为举世皆敌,我才杀过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