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三五章 欲擒故纵‘美人计’
    任意在那兵器库内并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两人走了出开,接着他又打开了铁壁。

    这铁壁后的房间竟比其他屋子还大,只是空空如也,除了五张矮几,以及一些笔墨、书册外,就只剩下两具直立的尸骨。

    两具尸体早没了血肉,却仍能瞧出二人乃是同归于尽,皆死在彼此武功之下,左面一人的右掌直插入右面一人的胁骨,而他自己也胸骨折断,脖子也被对方揑碎。

    只从两人尸骨看来,便已知两人武功不低,但任意并未瞧过尸骨一眼。

    等邀月再看向他时,他手中已拿着一些柔绢订成的书册,随意翻阅起来。

    “你在看什么?”

    任意道:“武功秘籍!”

    邀月讥笑道:“此等微末武学,你也瞧得上眼。”

    任意淡淡道:“早年我习之各门各派武学绝技,纳百家之长,方能自创如今一身至强武功,任何一本秘籍,一种武功都乃前人智慧结晶,总会有些得到之处。何况我手上的这本‘五绝神功’,却也不比你修炼的明玉功差上什么。”

    邀月冷冷道:“什么五绝神功,我从未听过。”

    任意笑道:“你自然没听过,因为这‘五绝神功’本就无人练成,四十年前它被创出后,所有人就都死了。”

    邀月看了下那两具尸骨,问道:“就是这两人?”

    任意道:“四十年前,欧阳亭号称‘当世人杰’。他不仅是家财亿万的富豪,也是当世武功最强的高手之一。在他近天命之年时,仅十余岁的燕南天初出江湖便锋芒毕露,他自知日后这江湖是燕南天的天下,再无人记得他。因此他想出个办法,让自己可名垂千古,不令江湖忘记他这个人。”

    邀月婉约秀眉稍是一凝,道:“什么办法?”

    任意继道:“他诱使当时武林中武功最高的五位高手‘天地五绝’,说服了他们,要他们五人合力创出一套惊天动地,空前绝后的武功。而我手上的便是他们创出的‘五绝神功’。”

    邀月看着他,问道:“这两具尸骨就是‘天地五绝’的两人?”

    任意点头道:“其他三人在别的房间。”

    邀月道:“那他们为何会死在这?”

    任意笑道:“因为欧阳亭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他们功成之时,再除去他们,自己享誉其名,如此便可做到他名垂千古的野心。”

    邀月冷笑道:“可他还是失败了。”

    任意颔首道:“不错,他失败了,他被自己深爱的妻子所杀,人就死在另一个房间。”

    邀月问道:“你又知道?”

    任意续道:“欧阳亭之妻名为方灵姬,乃四十年前江湖第一美人,不过这方灵姬全家老小却是被欧阳亭所害,为报家仇她更名改姓嫁给了欧阳亭。也正是在欧阳亭害死‘天地五绝’最得意之时,方灵姬用天下奇毒‘五毒天水’与欧阳亭同归于尽。”

    邀月脱口而出,忽然问道:“那‘五毒天水’在哪?”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一问,她心里好似一直在担心着什么……

    任意一愣,停下翻阅书册的动作,狐疑的看向她,反问道:“你该不会也想用那什么‘五毒天水’毒死我吧。”

    但见她绝代风华,如莹玉般的俏脸微微一红,说不尽的娇媚无限。

    被任意如此一问,邀月那明亮的星眸似有些闪烁,又被他直勾勾的瞧着……好似为了掩饰心虚一般,她恶狠狠瞪着他道:“你也会怕?”

    任意阖上了书册,不经意的说道:“却也不是怕,只是真有些担心。”

    邀月笑了,笑的讥诮而冷酷,道:“担心自己总有一天会落在我手上?”

    任意摇头道:“我是担心你也突然嫁给我,然后与我一起来个同归于尽。”

    邀月大怒道:“你……你说什么?”

    任意问道:“你不会?”

    邀月一字字道:“绝无可能!”

    瞧着他眼若怀疑之色,俨然一副一脸不信的样子,邀月气得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可半天没有声响,余光轻瞥,就见任意迟疑着,好似想说什么的样子。

    邀月咬牙切齿,道:“你又想说什么?”

    任意嗫嚅着道:“你该不会是想对我使什么‘欲擒故纵’的计策吧?故意先令我放松戒备,然后乘虚而入,与我成婚!”

    邀月听闻这话,已经气得全身发抖了……

    任意叹息一声,道:“以我万人敌的武功,再加上阎罗敌的医术,莫说是你,就连我自己也实在想不出我这人如何会死。我既不贪财,也不好权,不在乎名望,不关心名声,要说我任意唯一破绽,唯有美色,倘若你真嫁给我,那我该拒绝还是……”

    “闭嘴,你给我闭嘴!”

    这种几乎气破肚子,气炸肺的感觉,邀月已不是第一次了,可无论多少次,她还是找不到息怒的办法。

    掌风呼啸,那两具白骨已成骨灰,至于她与任意动手的结果,自然是又被封住内力,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任意没有继续逛其他房间的打算,因为这已没什么可看了。

    邀月跟着他,看着他以神掌开路,最后终于离开了地宫,来到了峨眉山脚下。

    任意离开前还不忘把路给重新封死,以免自己离开前,这里面的宝贝就先便宜了别人。

    邀月自然瞧不出,猜不着他的打算,她以为这人就是在害怕那‘五毒天水’,而‘五毒天水’一定还在其他房间。

    “你可以走了,不用在跟着我了。”

    刚恢复内力的邀月一愣,不等她开口,任意又道:“以免你对我使用什么‘美人计’,以后咱还剩不要再见了为好。”

    邀月厉声道:“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任意吃惊道:“你还是要对我使‘美人计’?”

    邀月怒喝道:“我何时说过……说过了。”

    任意疑道:“那你……”

    “你闭嘴!”

    邀月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再说下去,自己只会更气着自己,生生忍下怒火,立即转身运展身法,飘然而去。

    走前,还不忘扭头喝道:“你早晚有一天会落在我手上,那时我要你……”

    后话已然说不出口了,因为那里早没了任意的身影,邀月身形一歪,差点从空中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