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二十章 姐妹‘情’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

    在一间满是药草的房间。

    铁心兰听着慕容九姑娘的吩咐,拿来了玉瓶。

    慕容九妹接过玉瓶,看了两眼,接着将这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小鱼儿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一半内服,一半外敷,三个时辰后,你这条小命就算捡回来了,然后你给我滚出这里。”

    她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是那人要你救我的,你若不服气,大可找那人麻烦,用不着对我这么神气。”

    听完这话,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想到那人她便十分恼火,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