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十九章 我只是个魔头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老实少年一愣,刚想出手,却先觉身子一震,胸口传来剧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张菁惊呼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邀月头也不会,冷冷道:“我想打谁就打。”

    绿衣少女捂着脸,狠狠的看着邀月道:“你……你竟敢打我?”

    邀月冷笑道:“你想找死?”

    她说完,手便抬起……也在这瞬间,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在邀月出手后,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是何其惊人,如何不可思议。

    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她若要杀自己的话……

    绿衣少女真感受到了恐惧,来自死亡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