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一百五六章 装糊涂的明白人
    四月十三日,天还没有亮,武当后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等太阳升起时,任意和花满楼都来到了武当。在这,任意看见了少林铁肩,他年岁已经不小了,但眼神还很锐利。

    铁肩看了任意许久,他差点就连命都看没了。

    铁肩出家前其实是一位名捕,据说还十分精通易容之术,连昔年江湖中的第一号飞贼“千面人”,都栽在他手里。

    还有丐帮的王十袋,丐帮最高只有九袋长老,九袋其实已是退位后对丐帮贡献大的那几位长老才有的殊荣。

    一般的执事,执法长老,也不过七袋。王十袋只能是个特别,因为他不仅资历最老,贡献还是最大,偏偏他还不愿坐上帮主之位,功成身退后,丐帮为表尊驾,只能在九袋上又绣了一袋。

    除了了这两人外,还有长江水上飞、中年道人巴山小顾,以及那日客栈见过的高行空和鹰眼老七。

    大典在日落之后,任意先被安排在一个幽静的小院。

    小院幽静是因为只有他一人,这里就住他一人,是被特意安排的。武当很怕他会又杀那么几人,特别是怕他会把王十袋和铁肩给杀了。

    他们一个少林大师,一个丐帮长老,若死在任意手中,天下岂不大乱?!

    任意很享受这待遇,似乎没有被孤立的感觉,此刻他正一人坐在小院,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着白云,听着清风……直到一个人找来。

    石雁年级不大,他其实还不到五十,当上武当掌门才十年时间……他笑的很和善,人似乎也是和气的人,瞧着并不像那么虚假。

    “其实这次大典,任意和花满楼才是我石雁真心想邀请的人。”

    “哦?”任意看着他道:“无论你是奉承还是真心,我都很高兴。”

    石雁笑了笑,突然却叹道:“丐帮王十袋,明明是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但却偏偏要作出一副高人风范,游戏风尘的模样。少林铁肩未出家前名声本就不好,二十年前,少林五罗汉之一的无龙罗汉因破戒醉酒,差点烧了藏经阁被方丈责罚,最后却含恨而死,引的虎、狮、象、豹四罗汉反出少林,其实铁肩最有可能是无龙醉酒元凶。巴山小顾眼高手低,却是自命不凡。昔年‘飞鱼岛主’于还,命丧南海,极有可能是长江水上飞做的。雁荡高行空,你已见过是个怎样人物,最后鹰眼老七为人贪慕富贵,我却怀疑他与多宗劫案有关。”

    他说完,随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逐而又为自己与任意都倒上茶水。

    听完这番话,任意笑了:“你实在让我意外,江湖上的明白人很少,想不到你却是个难得的明白人。”

    石雁苦笑道:“明白又能如何?身为武当掌门,明白也只能装糊涂。”

    任意微笑道:“你在羡慕我?”

    石雁颔首道:“你想杀就杀,想做就做,其实我早想剑败巴山小顾,剑斩水上飞,一语道破铁肩和王十袋虚伪面具,最后好好审问下鹰眼老七。”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道:“可惜我不能。”

    任意道:“你此来就想与我发发牢骚?”

    石雁摇了摇头道:“我此来其实想问任公子几个问题。”

    任意点头道:“你问。”

    石雁问道:“石雁却想问任公子,幽灵山庄要对付的是他们几人,还是少林、武当还有丐帮三派?”

    任意道:“他们要对付的是那六个人。”

    “任公子可参与其中。”

    “若是我出手,不会弄的如此复杂。”

    石雁好奇道:“你会如何?”

    任意笑道:“直接杀!”

    石雁一愣,笑道:“传闻却是不假。”他说完似乎像松了口气一般,继而肃然道:“谢谢。”

    看着他面露犹豫,最后还是站起了身,任意问道:“你还有话要问?”

    石雁重新坐了下来,脸透难色,嗫嚅道:“幽灵山庄可是也有人要杀我?”

    任意摇了摇头。

    石雁见他摇头,神色有些惊讶,莫名的又笑了起来。

    他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再谢道:“多谢任公子赐教,石雁明白了。”

    道完谢后,这次他真走了,走时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他已命不久矣,绝不是因为怕死才显得轻松,这是个聪明人,懂得装糊涂的明白人,想来他是已经猜到那人的身份了。

    大典还没开始,天气很好,任意阖上了眼,他准备小憩片刻。

    ……

    黄昏,暮色笼罩了整个武当。

    天色渐黑了,武当大殿已燃起灯火,这里亮如白昼。

    有人说,再亮的地方都隐藏着黑暗,此刻陆小凤就在黑暗中。

    灯火无法照亮横梁上,陆小凤轻轻的呼着气,看向了大殿大门。

    一行紫衣玄冠的道人鱼贯而入,走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木道人,接着在一些道童引路下,宾客纷纷踏入大殿。

    陆小凤朝下看,不仅见着了那几个人,还看见了任意。一见着他,他下意识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掌门石雁还未到,主位没有人,木道人坐在第二张椅子上,宾客则分坐两旁。

    大殿中的椅子不多,因为够资格坐下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花满楼本来也可以坐下的,但他并没有来。

    他知道这里极可能会死人,就算那些人甘愿赴死,花满楼也不愿见着这一幕。

    人已安坐,戴着紫金道冠的武当石雁,在四个道童护卫下,慢慢地走进了大殿……宾客都已起身,就连任意也站了起来。

    石雁有些意外的看着他,随而对他笑了笑。

    四个道童停下,石雁叩拜了祖师,然后起身转过来面向了众人,这时候的他,就该说出继任掌门之人的姓名了。

    可他并没有开口,反而安静的站在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他,就在这时,大殿里七十二盏长明灯,竟突然全都熄灭,众人一下都陷入在这片黑暗之中。

    风声响起,甚疾、甚锐,黑暗中一连串惨呼,更强、更锐的风声又吹过,而在黑暗中的任意,也听着了一缕风声。

    那是剑刺破轻风发出的声音,只有一声,好快。

    他听见的时候,刀已在手。

    任意一刀劈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声音还未到,刀声在落刀之后,不过那人应该已经听不到了。

    “谁有火折子?快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