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一百三七章 逐名的江湖
    司马紫衣身为长乐山庄庄主,除了家传的武学,其实还是昔年“铁剑先生”的唯一衣钵弟子,他二十年前就少年英俊,文武双全……

    且弱冠之年已名满天下,再加上显赫的家世,自然很是骄纵狂傲,即便已到中年,少年时的骄狂依在,亦愈甚。

    而现在……

    “叮“的一声,他手里的剑己落在地上,好像他所有都一切都落在了地上,除了恐惧,他仿佛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他至少命还在,唯有命在才能恐惧,但这条命下一刻也没了。

    刀光升了起来,刀光弯日月,寒如雪。

    刀光一闪,回到了鞘中,接着他胸膛破开刀口子,鲜血从他胸膛流淌了下来。

    又是一刀,根本就没有第二刀,司马紫衣又看见了那一刀……当他看见那道刀光后,他也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茶馆的人都死了,果然都被杀了。

    任意转过了身,公孙兰也站了起来,两人走出了茶馆。

    茶馆外,一个老人,正带着一男二女,三个年轻人站在那……两位姑娘美丽而动人,年轻人也不差,他们似乎已经在这待了段时间了。

    老人面色带着几分威严,也带着几分温和……

    任意又咳嗽了起来,咳得很剧烈。

    三个年轻人就这么瞪大眼睛看着他,脸色惨白,神情惊恐。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满脸病容、呛咳不已的人,竟然是如此的可怕,如此的可畏!

    老人是独孤一鹤,三个年轻人是峨眉三英四秀的,严人英、马秀真、叶秀珠。

    咳嗽声渐缓,任意苍白的脸,露出一丝微笑,问道:“你该不会也是要来问我要缎带的吧?”

    独孤一鹤道:“本来是的,可你说没有。”

    任意道:“你相信?”

    独孤一鹤点头道:“你没必要骗我。”

    任意笑道:“你比他们聪明多了。”

    独孤一鹤叹道:“我不比他们聪明,只是见过的人比他们多一些,江湖经验自然也比他们多一些,而且我年级已经大了……若换作三十年前,兴许也会与他们一样。”

    任意颔首道:“你说的对,这江湖实在太重名了。”

    独孤一鹤又叹了一声道:“你也说的对,江湖人人都在逐名,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死。你名头实在太盛了,总会有人带着那一点侥幸,不过他们太冤枉了!”

    任意微笑道:“这江湖死得最早的,往往是那些愚蠢而骄傲的人。”

    独孤一鹤说道:“你没有缎带,可京城所有人都认为你有。”

    任意笑道:“看来有人与我作对。”

    独孤一鹤间他不以为意的样子,点头道:“我该走了。”

    任意道:“去找陆小凤吧。”

    独孤一鹤问道:“他有缎带?”

    任意道:“他有!”

    独孤一鹤抱拳道:“我知道了,多谢!”

    ……

    陆小凤是个幸运的人,他仿佛一直都很受老天眷顾。

    当人醒来的时候,他非但知道自己没死,而且四肢俱全,身体无恙,甚至还躺在一张很舒服、很干净的床上。

    陆小凤本来躲在李燕北的公馆里,他真准备就这么躲到明日决战之前。

    可他万万没想到,李燕北的十三姨太居然下了毒。

    陆小凤坐了起来,看见身边的缎带,又松了口气,接着推开房门……有个人正静静地站在庭院中。

    一身白衣如雪,陆小凤惊呼道:“西门吹雪?你是从哪蹿出来的?”

    西门吹雪冷冷看着他,冷冷的道:“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你不该这样说话!”

    “救命恩人?”陆小凤又叫道:“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你就该与李燕北一样。”

    陆小凤失声道:“李燕北死了?”

    西门吹雪道:“你运气实在好,他死在你前面,所以你还能活着。”

    陆小凤沉思了起来……

    西门吹雪问道:“你得罪了谁?”

    陆小凤道:“孙老爷死了,我在调查是谁害死了他,然后就发现张英风也死了。但他捏了三个蜡像,一个是宫里的太监,王总管;还有一个是麻六哥,可是最后个蜡像他并没有捏完,我也不知道第三个人是谁。”

    西门吹雪道:“麻六哥又是谁?”

    陆小凤道:“宫里的太监宫女也会找乐子,那麻六哥就是招呼他们的人。”

    西门吹雪问道:“孙老爷怎么死的,张英风又是怎么死的。”

    陆小凤叹道:“孙老爷中了蛇毒,而张英风是剑伤,剑法十分高明,一剑封喉!”

    西门吹雪道:“你瞧出是谁的剑法了?”

    陆小凤沉声道:“天下间有这样剑法的人不多,不会是你,不会是任意,也不会是叶孤城。”

    西门吹雪道:“为什么?”

    陆小凤苦笑道:“如果是任意,他绝不会下毒,他会直接杀了我。而叶孤城……我实在想不到他这么做的理由,而且他也中毒了。”

    西门吹雪忽然冷冷地道:“你说叶孤城中毒了?”

    陆小凤微微点头,西门吹雪则沉默了下来。

    片刻,陆小凤忍不住又把春华楼的事情全告诉了他,特别是关于任意与叶孤城的对话。

    西门吹雪听完后,也不禁皱起了眉,喃喃道:“剑中神韵……”

    陆小凤问道:“你能懂?”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

    陆小凤似乎比他还着急:“你也不懂?”

    西门吹雪凝视着他,说道:“并非是不懂,而是不能体会,那是种剑道意境。”

    陆小凤缓缓点头,也喃喃道:“我似乎也明白一些了……”话语一顿,他又看着西门吹雪,问道:“你在任意的剑中,看见了什么?”

    西门吹雪沉声道:“我只看到自己会输!”

    陆小凤缓缓道:“我该走了,明日决战,你带着一根缎带。”

    西门吹雪问道:“你不等到明日在离开?”

    陆小凤笑道:“本来我想在决战前,到禁宫大门等你和叶孤城,再把缎带交给你们的,但现在我并不想打扰你,而且……”

    他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李燕北之死,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西门吹雪点头道:“我知道了,决战前我不会离开这。”

    四合院的一扇门被推开,孙秀青从房内走了出来……

    西门吹雪练的是无情之剑,可如今的无情剑却已有情;陆小凤看着孙秀青,勉强的笑了笑,心中不禁为这个朋友明日一战而担忧。

    他走了,留下一条缎带,以及一式‘天外飞仙’后,就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