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一百三六章 人性本愚
    卜巨止住了笑容,问道:“敢问大内四大侍卫可是找过公子?”

    任意道:“对!”

    卜巨道:“他们可是说过要拿八条缎带让公子裁定可入禁宫人选?”

    “也对!”

    “那公子……”

    “我拒绝了。”

    卜巨冷笑道:“任公子以为在下会相信?”

    任意笑道:“不信又如何?”

    卜巨脸已铁青,霍然而起,一双手骨节被他捏的直响,可是他并未出手,因为年弱这位先拉住了他。

    年轻人忽然道:“我叫唐天纵。”

    任意道:“我也不认识你。”

    唐天纵沉声道:“我只要一条缎带。”

    任意好笑道:“我说过没有。”

    唐天纵道:“三块玉璧,再加上一条命,你换不换?”

    任意问道:“我的命?”

    唐天纵道:“对。”

    任意又笑了,公孙兰也笑了,不过又有一个更年轻的人走了过来。

    他手持长剑,剑鞘也镶着一颗豆大明珠,穿着华丽花俏,眼睛似乎也长在头顶,脚步轻健,意气风发,是个相当不可一世的紫衣少年。

    紫衣少年走过来后,冷冷地打量了任意,才傲然道:“我叫胡青,来自姑苏长乐山庄,那边坐着的正是家师,任公子应该认识。”

    那边有两桌客人,年级最大的两鬓已斑白,打扮得比其他人还要花俏,不仅衣衫华丽,就连腰上也是条晶莹圆润的玉带,这条玉带上的明珠比少年剑鞘上的还大。

    除了他,还有五六个少年,应该是他弟子。

    任意看了那中年人一眼,依旧摇了摇头。

    中年人铁青了脸,他身后的弟子也满脸怒容,胡青冷冷道:“家师乃长乐山庄的主人,人称‘太平剑客’司马紫衣。”

    任意笑道:“你们的名字都很长。”

    胡青寒声道:“我不想与你多费口舌,家师特地叫我来请你任公子过去用酒。”

    他口气十分大,就如同那一直坐着的司马紫衣的派头一般,仿佛叫任意过去,已经给了极大的面子。

    任意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环顾一周,淡淡道:“不想要缎带的可以离开。”

    寂静无声,无一人应答,甚至有人露出了不屑与轻蔑。

    公孙兰问道:“你又要杀人?”

    任意点了点头。

    公孙兰又问道:“所有人?”

    任意笑道:“他们都在找死!”

    “找死的是你!”

    卜巨怒吼,他掌力疾吐,和任意对了一掌。他这一掌,也使了十成真力,他先出手除了为了缎带,也为了扬名。

    天下间唯独任意名声最盛,天下人谁都想杀任意,他自然也想,他也从不相信江湖上的传闻,因为那些传闻实在太过夸大,太过不真实了。

    可是,他打完这一掌后立即发现,自己仿佛一掌拍在一座大山上一般,莫说撼动不能,紧接着就一股千钧巨力已从掌心透了过来。

    “蓬”地一声!

    卜巨飞了出去,飞出去摔在茶馆外,然后没了动静。

    所有声音再度一止,胡青冷汗直流的看着眼前这人……

    任意咳嗽了两声,抬头对着他笑了笑。

    胡青瞪着他,浑身开始颤抖,他忍不住要拔剑,可是刚一动,一道刀光就亮了起来,皎洁、澄莹、清寒,仿佛一轮弦月。

    一刀后,意识徒止,一切化为黑暗,而其他人却见着了一朵迸开的血花。

    尸体自上而下,一分为二!

    唐天纵手纳入了怀中,向后退了一步,可是刀光第二个便找上了他。

    刀光实在太快了,他才退一步,刀光已自他咽喉抹了过去。

    刀光一闪,人头就掉了下来。

    一滴血从刀锋滑落,众人这才看清楚那把刀,那把从未见过的弯刀!

    没人见过这样的弯刀,江湖上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弯刀,更没人知道他居然还会用刀;但无论如何,现在他们都明白了,江湖传言是真的。

    第一公子任意,的确武功之高,可比神魔。

    绣花大盗一役,他定然真的杀的血流成河,惨绝人寰。

    可是,似乎都太晚了。

    “各位,走好!”

    话语一落,他率先出手,又是那弯刀,又是如弦月一般的刀光。

    他右手像拂琴一般,一刀就剁下了六个人头!

    所有人惊惧,所有人急退。

    可他们退的再快,也没刀光来的快,谁只要一退,刀光立即就会找上他;刀光一闪,必有一条人命陨落倒下。

    众人惊骇发现,他真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他真要把所有人都杀了。

    一开始没人肯走,就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就是因为谁走就会有失颜面,可现在每个人想跑,每个人又不敢跑了。

    司马紫衣大吼一声:“大伙齐上方有一线生机。”

    真有生机?

    刀光绰约、迤逦、陆离、蔚为奇观……刀锋锐不可阻,触之既分,无论是兵器和人,只要被刀锋掠过,立即分断为二。

    一招间可定生死,所有人皆是一刀,谁也见不着他第二刀!

    弯刀比什么锐,比什么都疾,比什么都可怕,因为天地间绝没有任何东西比的上这把弯刀,兵器被断开,人也被撕开。

    任意的刀,是最简单直接,毫不花俏的刀,却带着无匹的威能,无限的神奇,无尽的可怕。

    面对扑来人群,他横刀一扫,已是一片分开尸首。任意身挪影动,踩踏着不可捉摸的步伐,留下着消散的残影,以及一道道不可描述的刀光……

    霎时,所有人皆是束手无策了,根本不知如何招架,如何闪躲,每个人如落在既死的边缘,浑身劲力难以施展。

    他们到了任意面前,到了任意刀法面前,一身武艺竟如儿戏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他们只能等待。

    等待着那在毫无征兆之下,忽然飞来的新月……等待着死亡临近!

    司马紫衣剩下的四名弟子看准时机还要跑,但刀光忽然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连闪四下,刀光倏没。

    司马紫衣剑早已出手,剑光如闪电,直刺那虚实不定的人影。

    他已经出了五十六剑了,莫说碰着人,连衣衫他都不曾划破,接着司马紫衣的心沉了下去,血也冷透了,因为他发现,所有人都死了。

    七十八人,全死了!

    他的剑断了,断剑掉在地上,一个人就站在他身前,微笑的看着他!

    “你……你……”

    “知道你为何最后才死么?”

    “我……我……”

    “这里就属你最神气,最气派,所以我才留在最后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