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一百三五章 要缎带的人
    陆小凤将缎带直接搭在肩上,缓缓地从城楼上走了下来。现在城下的弓箭手,刀斧兵已经离开了,他也捡回来条小命。

    为查是谁害死孙老爷的,他竟然查到了禁宫,幸好还没深入禁宫就被拦下。可拦下是拦下了,自己现在又捡到了个大麻烦。

    八条缎带,除了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外,还剩下六条任他处理,这些缎带在京城内一定价值千金都不止,但是想要入禁宫的绝不会只有六人。

    若自己再拿一条,那只剩下五条缎带了,如今京城内来了多少武林人士?不谈那些名声小,名望不足之人,可其中还有五位掌门人、十位帮主、二三十个总镖头,武当木道人和少林的护法都来了……

    想到这些,他现在就开始头疼不已,再想起那句话……

    “除了有缎带的八人外,无论谁擅闯禁城,一律格杀勿论!”

    陆小凤除了头疼也只能苦笑。

    忽然他看见一个人,这个人应该在这待了许久了,陆小凤直接问道:“和尚相不相信他们的话?”

    老实和尚看着他,也问道:“什么话?”

    陆小凤道:“和尚没有缎带,明晚敢不敢入禁宫?”

    老实和尚笑了笑,道:“和尚没有胆子,但和尚可以有带子。”

    陆小凤笑道:“你哪来的带子?”

    老实和尚指了指他肩头,笑道:“就在你身上。”

    陆小凤也笑了:“我为何要给你?”

    老实和尚双手合十,道:“因为我是个和尚,老老实实的和尚。”

    陆小凤点了点头,道:“这话说的好,这理由也很好。”他说完就直接抽下根缎带,抛在他身上。

    老实和尚笑道:“陆小凤不谢谢和尚?”

    陆小凤奇怪道:“我给你缎带你不谢我,还要我谢你?”

    老实和尚盯着他,凝视了许久,摇头道:“你印堂发暗,脸色如土,和尚拿了你条缎带,你脸色一下就好了许多。和尚劝你,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呼呼大睡,直至明天晚上才起来。”

    陆小凤眨眨眼,问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叹了口气,道:“你有五根缎带,可是死人即便有五根缎带也进不来禁宫,更看不了这场旷世决斗。”

    陆小凤也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这东西虽然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但也说不准会直接要了我陆小凤的命。”

    “那你就该早早送出去,只要缎带没了,陆小凤的命就能保住了。”

    两人一个转头,一个回身,就见着花满楼与石秀雪一齐走了过来。

    陆小凤笑道:“你也要两条?”

    石秀雪连忙摇头道:“只要一条就好。”

    陆小凤看了看花满楼,想也没想就扔过去一条。

    花满楼笑道:“看来明晚,我也不会错过了。”

    陆小凤苦笑道:“现在还差四条,我却不知道该给谁。”

    花满楼笑道:“剩下的四条无论你要交给谁,我都该走了。决战开始之前,我还是少于你来往为妙。”

    陆小凤一愣,见他转身连忙问道:“你特意来找我要缎带的?”

    花满楼回过身来,点头道:“不错!”

    陆小凤问道:“你知道他们要给我缎带?”

    花满楼道:“知道!”

    陆小凤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花满楼笑道:“因为在你之前,他们就先找了另外个人,不过那个人拒绝了,而且显然他不好惹。”

    陆小凤怒道:“我就好惹?”

    花满楼颔首道:“比起他来,陆小凤容易对付许多。”

    陆小凤又怔住了,当即就想到了那个人是谁,这次花满楼真的走了……这一走,老实和尚也不知何时溜了。

    ……

    太和居是京城里最大的茶馆,这里每天天一亮,就开门,一开门就坐满了人。十年来除了逢年过节,从未间断。

    京城的茶馆,并没那么简单,来的人绝大多数不是为了喝茶。

    京城的人喜欢在茶馆做买卖,无论什么买卖都在茶馆里谈,也许他们只在谈茶,但说的兴许就是人命。

    公孙兰把欧阳倩安置好后,就陪着任意在这喝茶,今天特别怪,这里根本就没人谈买卖,反倒是所有人都瞧向他们这边。

    公孙兰当然也注意到了,但瞥一眼那悠哉悠哉,浑然未觉的人,什么警惕,什么警觉,什么小心都立刻烟消云散。

    她叹了口气道:“所有人都在看你。”

    任意随手拿着“花麻儿”吃了起来,又喝了两口茶,咽下去,轻咳了两声,这才缓缓说道:“又能如何?”

    她闭上了嘴,仿佛什么都没说一般。

    在他们前面坐着两人,两人的眼睛全都瞬也不瞬地盯着任意。

    年长的,气势倒是凌人,虽没佩戴任何兵刃,可双手青筋暴起,骨节峥嵘,显然一双手有着惊人的掌力。

    年弱者年级也不小了,他的服饰更华丽一些,眉宇间尽显傲气,气派比谁都大,比谁都足。

    两人盯着任意,偏偏他没看他们,反倒是看着天,看着云。

    这时两人对视一眼,年长的取出个木匣,忽然走了过来,木匣在桌上,然后才道:“敢问阁下可是任意,任公子?”

    任意低头道:“你是谁?”

    他和和善善的笑道:“在下正是川湘三十六帮总瓢把子,开天掌……”

    任意打断道:“你名字好长。”

    “噗!”公孙兰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有若百花绽放,娇美不可方物,所有人都不由得一呆;还好此人连忙收敛心神,赔笑道:“在下‘开天掌’卜巨。”

    任意道:“我不认得你。”

    卜巨眼角已在跳动。

    平若,只要他眼角一跳,就要杀人,可当下他却只能忍着,沉住了气,不敢发作的说道:“任公子不认得在下不要紧,只要认得匣中之物即可。”

    他伸手打开匣子,一缕柔光透出,匣内赫然是三块晶莹润泽、洁净无瑕的玉璧。

    里面每一块都价值不小,三块一起,卜巨笑道:“三块玉璧,在下打算与任公子换三条缎带。”

    任意淡淡道:“我这没有缎带。”

    卜巨一愣,依旧笑道:“公子何必欺骗在下。”

    任意摇头道:“我不喜欢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