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一百十六章 看不起天下众生的人
    花满楼点头,颇有些唏嘘道:“不错,正是那位……”

    古松居士看他样子,心中忍不住好奇,问道:“据说那一位的剑法,就算是万梅山庄庄主,西门吹雪也比之不如?”

    花满楼道:“他二人虽未曾比试剑法,但西门庄主的剑,确实稍差任兄一些。”

    木道人忽然也来了兴趣,捋须道:“四个月前,老道见过一招式天下无双的剑法,也不知比起那位任公子的剑又会如何。”

    花满楼苦笑道:“我并不想知道结果。”

    木道人笑道:“花满楼和任公子是朋友?”

    花满楼点头道:“不错,我们的确是朋友。”

    木道人问道:“若花满楼而言,那位的剑法该如何形容?”

    此话一出,古松居士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可他们却没想到,花满楼仅仅摇头道:“我并不知该如何形容,如实而言,任兄的剑法除了在拔剑落剑时,花某却是一点也感知不到。若他要杀我,在他拔剑的瞬间我只能跑,因为我并不能知晓剑从何处出,又从何处来。”

    木道人动容道:“竟然如此?”

    花满楼微笑道:“也幸好这位是在下的朋友,所以我倒不用担心那柄可怕的剑。”

    一阵阵无法形容的香气忽然来至,足可令佛祖都食指大动。

    古松居士笑道:“天下无双的剑法我们并不想见,但天下无双素席,今日我等倒可以品尝一番。”

    木道人笑道:“不错,我们也该入内了,不怕笑话,老道却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完他率先转身,接着三人掀起竹帘走进去。

    刚一入厅,三人都忽然怔住,因为此刻菜不仅已摆上了桌,而且还有人先到一步,已经大快朵颐。

    这位不但没有沐浴熏香,甚至身上又脏又臭,可苦瓜大师非但不嫌弃,还坐在一旁帮他夹菜,好像生怕他吃得不痛快,不高兴似的。

    这个人当然就是陆小凤。

    几人坐下时,桌上素菜已去了一半。

    花满楼就坐在陆小凤旁边,刚一坐下来立刻皱起了眉,道:“你怎么会成这样?”

    陆小凤也叹道:“因为我跟司空摘星那猴子比赛翻跟斗,他一个时辰居然连翻了六百八十个跟斗,所以我输了他就要我去挖六百八十条蚯蚓。”

    古松居士问道:“他要这么多蚯蚓干什么?”

    陆小凤恨恨道:“他只是想看我挖蚯蚓而已!”

    木道人大笑道:“这倒是有趣,这倒是有趣之极……”

    苦瓜大师忽然意有所指的道:“其实近来江湖中出现个人,他抢去了所有人的风头。”

    陆小凤一愣,脸色微变道:“任意?”

    苦瓜大师摇头道:“是个会绣花的男人!他不但会绣花,还会绣瞎子!这段时日以来,他至少已经绣出了七八十个瞎子了。”

    陆小凤道:“绣瞎子?”

    苦瓜大师道:“只需两针,就能绣出一个瞎子!其中还包括常漫天、华一帆、江重威……”

    他还没有说完,陆小凤立即惊声道:“东南王府江重威?”

    “就是那个江重威!”

    苦瓜大师叹了口气道:“华玉轩价值连城的字画、镇远的八十万两镖银,还有金沙河的九万两金叶子……此人仅在月间,就已做了六七十件大案,而且据说他只有一个人。”

    陆小凤不禁怔住片刻,这才发问道:“这些事你又如何知晓的这么清楚?”

    “自然是因为我!”

    有人走了进来,来人的年纪看来也不大,还是个很英俊、很有吸引力的男人。他一身穿着都十分讲究,衣服的料子很华丽,衣服的样式也很新,就连他手上一柄折扇也似乎是价值不菲的精品。

    他是金九龄,亦是苦瓜大师的师弟。

    陆小凤叹道:“看来这段素斋,只怕没安好心。”

    苦瓜大师笑道:“莫忘了,和尚没请你来,是你自己来的。”

    陆小凤幽幽道:“看来这件事我非要管?”

    金九龄微笑道:“没人叫你管,而且此时我六扇门其实有了线索了。”

    所有人都不说话,唯独陆小凤皱着眉,忍不住问道:“你们有什么线索?”

    金九龄淡淡道:“据说那人是个长得满脸大胡子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脸上还抹了胭脂,像个唱戏的老生。”

    陆小凤冷笑道:“这是什么线索?他既然作案,自然会有所伪装。”

    金九龄笑道:“可是那人还常咳嗽,几乎所有人都听过他咳嗽。”

    陆小凤和花满楼二人,几乎同时脸色大变。

    花满楼率先道:“金捕头是怀疑任意?”

    金九龄笑而不语。

    陆小凤道:“任意已是天下第一富豪,他为何要去作案?”

    金九龄淡淡道:“我不管他的动机,世人皆知此人似乎身染重病脸色苍白,或许为掩盖面色,他才打扮成老生模样,可惜他咳嗽的毛病掩盖不掉。何况此人不知来历,连武功路数也无人说的出来,天下成名之辈中,唯独他与绣花大盗最为吻合。”

    陆小凤冷冷地道:“你莫忘了他如何成为天下第一富豪的。若他作案,只会大大方方的杀人,大大方方的抢,绝不会有任何掩盖。”

    金九龄道:“或许他正是看中这一点呢?”

    陆小凤嗤笑道:“你根本你明白他是个怎样的人。”

    金九龄问道:“那你告诉我,他是个怎样的人?”

    花满楼忽然道:“初见他时,你或许会感觉他对世事都不甚在意,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可若再了解他一些你会发现,他是个极为骄傲自负,甚至看不起天下众生的人。”

    所有人哑然,就连陆小凤都有些吃惊,因为在他看来,任意的确骄傲,的确自负,也的确十分狂妄。

    但说道看不起天下众生,谁能心服?

    金九龄大笑,冷笑,道:“他凭什么?原来所谓的第一公子不过是个无知狂徒。”

    花满楼摇了摇头道:“任兄的武功确实已到了惊人地步,可若你们知晓他这身武艺如何而来的,你们……该说天下人都只会感到可怕!”

    金九龄讥笑道:“谁的武艺不是修炼而来?”

    花满楼道:“可是他与所有人都不同。”

    陆小凤问道:“如何不同?”

    花满楼长长的吐了口气,接着便把那日与任意的对话都尽述了出来……

    众人听得都十分仔细,不愿错过任何一字,可是随着花满楼的讲述,他们所有人都呆住了。无论是真是假,无论信与不信,在这一刻,众人似乎连呼吸都已忘记。

    禅房内很静,静如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