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 第六十六章 一百年前,万千修士受辱的那天
    道号:青苍真人

    外号:半步仙君、打脸狂魔、修士天花板、旧日支配者、渡海过江龙、民国伪君子、噩梦制造者、道心粉碎机、自带嘲讽光环的男人、江宁修士不可磨灭的记忆……等

    性别:男

    年龄:未知

    籍贯:疑似海外

    学历:……海归博士?

    境界:九品大圆满

    最后活动日期:大约一百年前

    ……

    修行者的寿命虽然比普通人绵长一些,但也多出有限。

    况且考虑到两百年前末法时代降临,全球灵气衰退,所有修士只能躲在秘境苟活的悲惨事实……能从百年前活跃到现在的修行者其实本来也不太多。

    即便有,那时候也年龄尚小,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只剩下模糊的记忆。

    更不要说白澈这种四代弟子,更是只能从长辈的絮叨中听闻只言片语。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青苍真人”这个名字,整个江宁府的各大修仙势力们仍旧都保有一份独特的感情。

    主要也是当年对方给他们留下的记忆太过深刻的缘故。

    按照白澈的说法,这位青苍真人并不是江宁本地人,具体的来历不可考。

    毕竟从灵气衰退,末法开启后,修仙界的联络就变得格外困难了起来(虽然以前也没有便利多少)。

    加上那个年代恰逢国内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倒塌,民国建立……整片大地都乱糟糟的。

    即便电话已经传入,但对于古老的修仙者而言,接受这玩意多少还有有些难度。

    所以……那个年代,信息还是蛮闭塞的。

    没有人知道青苍真人具体来源于何处,只知道其表面身份是一位从海外归来的学者。

    恩,据说,其外形也很符合这个身份,西装革履,温文尔雅。

    在江宁人第一次看到这位真人,心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印象大概都是儒雅随和……

    虽然后来他们才意识到这个词有其他的含义来着……

    总之,按照白澈所说,这位青苍真人初次抵达这里,并未表露出任何异常,甚至于,这位大圆满境界的超级强者低调的过分。

    事实上,在那个灵气枯萎的年代,修士们实力整体下滑。

    放眼全世界,能达到九品大圆满境的也是寥寥无几。

    而且绝大多数都已年迈,躲在老巢秘境里苟延残喘,避世不出……

    恩,这很好理解,末法时代的地球环境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干涸的池塘,躲避还来不及,哪只鲨鱼乐意出去折腾?

    青苍真人乐意。

    按理说,这般强大的修士,但凡展露修为,整个江宁所有势力必然会纳头便拜。

    毕竟,虽然老话总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这总归有个限度……

    如果过江的是位九品的狂龙,那江宁修士也只有被压在底下,然后默默擦眼泪享受这一条路可选……

    不过青苍真人大概是过于高估了江宁修士的骨气……总之,他没有选择展露大圆满境的修为,而是伪装成了一个三品境的小修士。

    然后堂而皇之闯入了江宁修仙界,并随身携带了一件价值连城的法器灵宝……

    结果可想而知,“修为低微”、“文弱可欺”却身怀重宝的外地人……这简直是完美的狩猎目标,自然被一些门派盯上,然后暗中出手劫掠……

    然而令这些门派惊讶的是,这个“蝼蚁”般的小修士竟然颇有些手段,而且似乎隐藏了些许修为,在被围攻中“被迫”显露了“真实修为”——五品。

    并成功将众多修士打成了猪头,赶了回去。

    于是,很自然地,引起了更强一些的修士的注意,并出手围攻……

    于是,青苍真人再次“被迫”显示了“真实修为”——六品境。

    六品境已然跨入了“大修士”范畴,可驾驭飞剑,放在任何地方,都能算得上一位强者了。

    于是,等那帮被揍成猪头的修士跑回各家宗门哭诉后,江宁各大势力终于认真了起来,并默契地选择了观望。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相当令人迷惑,这位“大修士”仿佛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或者说是打了连胜之后心态有点飘。

    竟然不躲不逃,手持灵宝,对整个江宁府开启了无差别覆盖式大范围嘲讽……

    于是,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位“青苍真人”的嘲讽能力竟如此之强,比起修为亦不遑多让。

    在这般嘲讽下,终于有部分宗门强者忍不住出手。

    不过目标已经从“杀人夺宝”变成了“必须给这嚣张狂妄的小辈一点颜色看看”。

    结果可想而知……每一个发起挑战的大修士都被青苍真人揍成了猪头,然后在战胜后极尽挖苦嘲笑羞辱……

    大修仙者当然是要脸面的,哪里受得住这个气。

    于是各大宗门强者几乎是排着队上门挑战,然后再排着队被揍趴下,并接受嘲讽……

    大概是出于强者的“体面”,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没有围攻。

    结果就是这场奇奇怪怪的挑战足足持续了一个月,从最初的六品境强者,一路排到各大势力的家主、太上长老……

    而青苍真人每一次打不过,眼看着就要被击败,就会“显露出真实修为”——临阵再升一级……

    到最后,已经没有人记得最初到底是因何而战,整个江宁府连带周边都沸腾了,这场战斗俨然成了捍卫江宁修士荣誉之战。

    甚至波及到大半个江南,以至于有比较远的强者从秘境里跑出来千里送脸……

    “难道就没有人意识到不对劲吗?”交谈中,何悠忍不住问道。

    白澈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当然看得出来,不过你想想,那种情况下,就算意识到不对劲,难道还能停下来吗?”

    何悠沉默。

    显然不能。

    况且他注意到,在白澈的讲述中,几乎没有人被杀死,也就是说,青苍真人虽然开着地图炮,无差别嘲讽,却没有真的打死人……

    这就控制住了势态。

    想来,即便当年那些强者意识到了不对劲,也不会选择停手。

    一来是停不下,毕竟脸被打得太狠,不打回来实在憋屈,二来……大概他们也想弄清楚,青苍真人到底想做什么。

    毕竟,这场波及面巨大的战斗属实太古怪了些。

    白澈的叙述在继续:

    终于,随着苍青真人暴露出了九品大圆满修为,这场莫名其妙的挑战得以终止。

    即便还有几位寿命无多,苟在秘境的强者没有出手,但这时候,自然也不会自取其辱。

    “史载,战斗停歇那一日,天降鹅毛大雪,青苍真人负手而立,环视江宁全境修士,淡淡地说了一句话,然后身影淡去,消失无踪。”说到最后,白澈语气唏嘘道。

    何悠不禁好奇:“他说了什么?”

    白澈看了他一眼,抿了下嘴唇,干巴巴道:“以我观之,所谓六朝修士,皆如插标卖首耳!”

    何悠怔了下,他语文学的还算不错,本能地在脑子里翻译了一下。

    所以……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

    “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嘶……有点东西啊大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