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71章 父母官
    “佩佩?”

    黄有福叫了声:“咋不说话?”

    黄佩佩回过神,说:“是真的啊!”

    黄有福说:“你找个谁不好,咋就看上沈辉了?”

    黄佩佩说:“哎呀我的事我做主,爸你别管了。”

    黄有福不知道咋说了,他是那种慢吞吞的性格,在教育子女上没啥主见,一子一女都是放养的,儿子黄波性格有点像他,闺女却很有主见,极少听他的,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好给闺女出啥主意,想了想说:“你想好了,别弄的最后吃亏。”

    黄佩佩说:“爸你放心,我忙呢,挂了。”

    “那行!”

    打了个电话啥也没说,黄有福有点愁。

    都说儿大不由娘,女大同样也不由爹。

    虽然对沈辉离过婚不感冒,真成了少不了被亲戚们笑话,背后唧唧咕咕说三道四的肯定不少了,但沈辉有钱,丫头日子也好过点,但一想到沈立国,心情就不好了。

    之前沈立国私下提起,自己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现在丫头却跟人家搞起了对象,让自己老脸往哪放。

    ……

    周四,沈辉去市里参加一个扶贫项目推介会。

    这两年的主旋律是,扶贫扶贫再扶贫。

    沪市作为经济之都,扶贫任务不算轻,在好几个省都有扶贫点,经常会召开一些扶贫推介会、座谈会、交流会什么的,组织辖区内的企业献策献力。

    好在这个推介会没开成又臭又长的报告或交流会,主要还是以推介为主。

    政府搭建平台,让来自各省的官员和辖区内的企业家们齐聚一堂论发展,各省扶贫点都会精挑细选那么几个项目,以期能获得沪市企业投资。

    沈辉和几个熟悉的私募老总凑在一起,闲极无聊的讨论着外汇期货。

    至于投资项目之类的,压根不感兴趣。

    让一帮玩金融的跑去投资实业,扯蛋也没有这么扯的。

    聊了一阵,众人各自散开,准备转上一圈找机会溜走。

    宽阔的大厅四周摆了许多桌子,每一张桌子上面都有一个桌牌,上面标有地名,比如宁北安平,指的是宁北省AP县,桌子后面站着一到两个人。

    走马观花转了一圈,沈辉忽然一愣。

    就见前面的一张桌子上面,桌牌竟然是宁西青河。

    特么的青河也跑沪市来化缘了?

    沈辉走了过去,看了看站在桌子后面一个四十来岁穿着西装的中年官员和一个二十来岁明显是工作人员的漂亮女人,问道:“你们是QH县的?”

    “是的!”

    中年男连忙发给他一本小册子,脸上是极为热情的笑容,道:“我们青河拥有最好的耕地资源和多种特产资原,极为适合发展生态农业……”

    沈辉姑且听听,随手翻了翻小册子,印刷到是挺精美的。

    不过青河那穷地方,又没矿没资源,脑子有病的才跑去投资。

    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家乡,而是实情就是如此。

    没有自然资源,地理位置又偏,还缺水,不穷都没天理了。

    沈辉放下册子,笑着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家乡的父母官,我是青河人。”

    “哎哟,看这事儿闹的。”

    中年官员一愣,连忙伸出右手:“你好你好,我是徐佑平。”

    旁边的漂亮女人补了句:“这是我们徐县长。”

    “沈辉!”

    沈辉跟徐县长握了下手,也不知道是一把手还是副的。

    徐佑平热情道:“青河这些年也出了不少企业家,在外地发展的好的,偶尔也会抽时间回老家看看,没有忘了造富家乡,都是很有责任心的企业家啊!”

    沈辉来了兴趣,道:“到是我孤陋寡闻了,咱们青河都出了哪些知名的企业家,徐县长给我引荐认识一下,在外打拼不容易,还是见了老乡亲切。”

    徐佑平说:“青河成功的企业家还是有不少的,九华地产的董事长刘永奇,富林商贸的总经理郭伟成,宁城第二建筑的董事长张万年都是很有实力的企业家。”

    “……”

    沈辉有点无语,前面两个没听过,那个宁城第二建筑他到是听过,是个包工头,实力也就比二叔强上那么一点点,这特么也能叫成功企业家?

    但吐槽归吐槽,面子还是要给的。

    “有机会到要认识下。”

    沈辉嘴上说着客气话,已经没了兴趣。

    徐佑平问:“沈兄弟做哪一行的?”

    沈辉说:“我做金融。”

    这个范围太广了。

    徐佑平没有细问,笑着说:“金融好啊,这可是高端行业,你是青河哪里人?”

    显然觉得拉投资无望,干脆不想聊经济话题了。

    指望搞金融的去青河投资,鬼都知道没希望啊!

    沈辉说:“沈家沟的,徐县长是青河人吗?”

    徐佑平点头:“是啊,我张家湾的,沈家沟是小岗镇的吧,咱们环卫局的一个副局长沈立伟好像就是沈家沟的人,不会跟你是一家吧?”

    沈辉笑道:“我三叔!”

    徐佑平愣了下,这是沈立伟侄子?

    心里有些怀疑,没听说沈家沟有啥像样的人物啊,这小年轻不会是闲的没事干跑来寻乐子的吧,回头问问沈立伟,这小子要是敢消遣本县长,回头给沈立伟小鞋穿。

    沈辉摸出张名片递了过去,笑道:“在沪市能碰到青河老乡不容易,不知道二位晚上有没有安排,要是没有其他安排,我做个东请二位去家里坐坐如何?”

    老家的父母官,机会有到是要结交一下。

    沈家的根还在青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麻烦到人家。

    “行,那就打扰了!”

    徐佑平痛快地答应了,在体制内打拼也是需要资源的,富人本身就是一种资源,还是老家出来的,如果是个假货,去试一下就知道了,如果是个真货,那自然更好。

    就算拉不到投资,多个富豪朋友总多条路。

    旁边的漂亮女人忙递上两张名片,一张徐县长的,一张她自己的。

    沈辉扫了眼,县长是副的,女人叫蒋芳晴,商务局办公室的文秘。

    “二位在哪里下塌?”

    沈辉笑着说:“晚点我安排车过来接。”

    徐佑平笑道:“不用麻烦,我们打车过去就行。”

    沈辉道:“别客气,父母官来了我要招待不好,估计回头我老爹都得训我。”

    “那行,真是麻烦了。”

    徐佑平不再客气,道:“我们住在市里安排的招待所。”

    沈辉道:“行,那二位先忙,咱们晚上见。”

    “好的,慢走!”

    蒋芳晴望了望沈辉的背影,说:“徐县长,没听说沈家沟有啥出名的企业家啊,而且这人也太年轻了吧,才二十多岁,怎么看也不像个企业家!”

    徐佑平摆了摆手,说:“没听过不要紧,晚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蒋芳晴就不再说,心里琢磨,不知道晚上会是啥车来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