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64章 有点失去方向
    八点,华灯初上。

    夜色下的沪市就像是一座璀璨的灯城,令人迷醉。

    出租屋里,黄佩佩坐在电脑前,轻轻的揉着眉头。

    这几天有点卡文,码字效率有点低下,坐了两个小时了,还没码上两千字,每天跟机器一样,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码字,感觉自己活的跟个僵尸一样。

    有心再换个职业,却不知道能干什么。

    黄佩佩扯着头发,感觉要发疯。

    正头疼呢,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眼来电信息,心情立马就好了些。

    黄佩佩随手接起:“喂!”

    “干嘛呢?”

    电话是沈辉打来的。

    黄佩佩说:“码字啊!”

    沈辉说:“我在楼下,有时间出来吗?”

    黄佩佩惊讶道:“搞突然袭击啊,过来都不提前打电话。”

    沈辉说:“跟人吃了个饭,离你这边不远,就过来看看。”

    黄佩佩哦了声,说:“那你等下。”

    说完挂了电话,换了衣服下楼。

    到了楼下,果然看到一辆宾利停在不远处,沈辉正靠在车上抽烟。

    黄佩佩走过去,上下打量几眼,问:“你喝酒了?”

    沈辉点了点头:“喝了几杯,去转转?”

    黄佩佩说声好,上了车,又问:“你去哪了?”

    沈辉揉了揉太阳穴,说:“在海上漂了一天,京里来了几个朋友。”

    黄佩佩哦了声,见他似乎情绪不太对,有司机在,就没多问。

    出了小区,车开上大路,十几分钟后路过一座公园时,沈辉示意停下,和黄佩佩下车进了公园。夜晚的公园依旧十分热闹,好像有什么活动,人特别多。

    两人逛了一圈,才找到一个没人的小亭子。

    沈辉坐在长条椅上,示意黄佩佩也坐。

    黄佩佩坐下后,问:“你有心事?”

    “没有,就是感觉活的没有方向。”

    黄佩佩瞪大了眼睛,问:“为啥?”

    沈辉也就能跟她说几句心里话了,把一肚子的槽都吐了出来,说:“都说穷人有穷人的烦恼,富人也有富人的烦恼,以前穷的时候,看到有钱人说生活没有方向,还会吐槽,现在不差钱了,才知道富人真的也有烦恼,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啥意思。”

    黄佩佩听的那个郁闷啊,说:“你有毛病啊?”

    沈辉说:“没毛病,我说真的啊,你说我现在啥都不缺,整天酒醉金迷的,除了捞钱睡女人,实在不知道还能干啥,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活的就像行尸走肉。”

    黄佩佩问:“你睡了多少女人了?”

    沈辉想了想道:“忘了,三四十个有了吧!”

    黄佩佩问:“养了几个情人?”

    沈辉摇头:“一个都没,我怕日久生情。”

    黄佩佩问:“你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

    沈辉想了半天,才道:“以前穷的时候,就想哪天发了财,住豪宅,开豪车,然后再包上十个八个女明星,后来真发了财,才发现酒醉金迷的日子也就那样。”

    黄佩佩问:“你可以体验奋斗的乐趣啊!”

    沈辉郁闷地道:“能有啥乐趣,赚钱对我来说太容易,金融市场就是我的提款机,随便在老外口袋里掏一把都是以亿计,压根就体会不到那些创业者的艰辛。”

    “真会装!”

    黄佩佩打了他一下,一脸没好气。

    “我没装!”

    沈辉叫屈:“我说的实话,跟你有啥好装的。”

    黄佩佩说:“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目标,你现在在哪个阶段?”

    沈辉说:“我现在有一百多亿,比不上那些顶级牛人,应该在中间吧!”

    黄佩佩暗暗匝舌,这才多长时间啊,就上百亿了,这家伙真是在抢钱,嘴上却说:“你才混到中间,就没斗志了啊,人家千亿富豪还在奋斗呢!”

    沈辉苦恼道:“我就是有点没有目标了。”

    黄佩佩说:“那就定个大点的目标,成为世界首富啊!”

    沈辉想了想,点头道:“这个目标不错,我先努力下试试。”

    跟黄佩佩聊了几句,心情忽然就好了许多。

    在亭子里坐了一阵,两人又起来去凑热闹。

    一群大妈在公园里跳广场舞,围观的人还不少。

    两人看了一阵,觉得没意思,就打算回去。

    走了几步,沈辉主动牵了黄佩佩的手。

    黄佩佩眨眨眼,问:“喂,你睡了几个女明星?”

    沈辉考虑了下,似乎在心里数了一遍,才道:“七八个吧!”

    黄佩佩问:“男人是不是有钱就变坏?”

    沈辉说:“话不能这么说,老祖宗都说过,食色,性也,好色是男人本性,只是绝大多数男人没资本找外遇,就算是再老实的男人,一旦有机会也会出轨。”

    黄佩佩问:“为啥这么老实?”

    沈辉说:“不想编谎话骗你,再说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把人性分析的那么透彻,你们写小说的不都是分析人性的专家吗,我不说难道你就脑补不到?”

    黄佩佩说:“可我听了不开心啊!”

    沈辉皱眉想了想,说:“那我以后不乱搞了。”

    黄佩佩问:“你能做到吗?”

    沈辉老老实实道:“估计不容易。”

    黄佩佩白他一眼:“能不能别这么老实?”

    沈辉就呵呵笑了,握着她小手的右手紧了紧。

    出了公园,打完电话等了一会,慕尚很快开了过来。

    两人上车,把黄佩佩送回江东二村。

    车在楼前停下,沈辉下车过去抱了抱黄佩佩,然后目送她上楼。

    黄佩佩刚进门,听到动静的陈娇娇就踏着拖鞋跑了出来。

    “大晚上的你去哪了?”

    陈娇娇头发乱的像个鸡窝,一脸好奇地问。

    黄佩佩说:“沈辉过来了,去外面转了转。”

    陈娇娇问:“大晚上的他过来干啥,咋不提前打电话?”

    黄佩佩说:“他跟人吃饭,顺路过来看看。”

    陈娇娇盯着他说:“不对劲啊,大晚上莫名其妙的跑来找你,又没叫你去开房,这么快就回来了,很不对劲,说,你们到底干啥了?”

    黄佩佩没好气道:“你想啥呢,那家伙喝了点酒,有点矫情,跑来找安慰来了。”

    “矫情?”

    陈娇娇一愣,有点不太明白。

    黄佩佩说:“就是钱太多了生活失去了方向。”

    陈娇娇哦了一声,问:“那家伙有多少钱啊?”

    黄佩佩说:“一百多亿吧!”

    “我靠!”

    陈娇娇惊呼一声,国骂都出来了。

    黄佩佩瞪她一眼:“斯文啊斯文,不准再说脏话!”

    陈娇娇眼珠子瞪的圆溜:“能怪我吗,炒外汇来钱有这么快吗?”

    黄佩佩说:“我也不知道啊!”

    陈娇娇说:“佩佩,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可得看紧点。”

    黄佩佩说:“这能看得住吗?”

    陈娇娇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就等着被小三赶出门吧!”

    黄佩佩说:“猫要不偷腥,那狗都不吃屎了。哪个有钱的男人会整天守着老婆,再说我都不知道他咋想的呢,现在想这个有点早了,爱找找去。”

    陈娇娇彻底无语,心说有你后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