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53章 大方的老板
    中午沈辉回家吃饭,把涨工资的事告诉林月婷:“让公司给你办入职了,以后按照部门经理标准给你缴纳社保,还有,工资也涨了,每月一万,社保公司承担。”

    林月婷哦了声,没有什么反应。

    沈辉就郁闷了,问:“你就一点不开心?”

    林月婷说:“开心啊!”

    沈辉有点崩溃:“那为什么没一点表示?”

    林月婷想了想,才道:“谢谢。”

    “吃你的饭吧!”

    沈辉对这个保姆是无计可施了,别墅的保姆刘姐虽然是个农村妇女,可人家至少活的有追求,天天算计着怎么才能多挣点钱给儿子攒媳妇钱,这女人可好,没一点追求,感觉天天就是混吃等死,简直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咸鱼,沈辉都有些替她将来的男人发愁。

    林月婷低下头,心里也很委屈。

    自己做活也没偷懒,怎么就不满意了?

    正琢磨呢,手机忽然响了。

    忙看了下来电,是家里打来的,就起身去外面接电话。

    沈辉也没在意,过了一会林月婷回来,脸色却有点发白。

    “怎么了?”

    沈辉问道,这是爹死了还是娘改嫁了?

    “我妈出车祸了,我要回去。”

    林月婷声音都有些颤,像是在努力压抑着哭声。

    沈辉一怔,这是大事,他没理由反对,也不可能反对,就说:“那就快去吧!”

    林月婷嗯了声,也不收拾了,转头就奔向卧房。

    沈辉彻底无语,拜托,锅还没有刷呢!

    而且就算你现在去了火车站,也未必就有车啊!

    不过考虑到人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到也不好责怪。

    林月婷很快又跑回来,不好意思地问:“能把这个月工资给我吗?”

    沈辉说:“这么急?一天都等不了吗,周一发工资。”

    林月婷低着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辉懒的再问,就说:“那我一会给你转卡上,坐火车还是飞机,我叫车送你。”

    林月婷抹了把眼泪,说:“火车。”

    沈辉摇了摇头,就给公司打电话,打完电话说:“一会车到楼下,去收拾东西吧,家里情况怎么样,你妈伤的重不重,没啥大问题吧?”

    “不,不知道,人还在医院,没醒来!”

    林月婷说的断断续续,显然在极力压抑着悲伤。

    沈辉不好说什么,就起身收拾碗筷。

    林月婷脸红了下,就有点不好意思。

    可想到老妈还在医院抢救,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忙去收拾东西。

    沈辉收拾完碗筷,林月婷已经下楼走了。

    对这个保姆基本还算满意,家务做饭都没问题,唯一不满意的就是交流有点困难,刚开始甚至搞的自己这个雇主老爷都不自在,好在经过两个多月的磨合,总算慢慢适应了。

    下午上班,刚进公司就被江悠兰堵在了过道里。

    “沈总,你的抖音视频还没拍呢!”

    江悠兰睁着一对大眼,有点你不给个交待就不让走的架势。

    沈辉一听就头大,之前他也想过,但想不出什么好的镜头,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江悠兰竟然跑过道堵他,就说:“我还没想好咋拍,要不你给我设计一个?”

    江悠兰也不推脱,说:“好啊,我这有个现成的方案,你看行不行,今晚你请我们一起去K个歌,到时我给你好好拍一段好镜头,你看怎么样?”

    “行,你去安排!”

    沈辉笑着点点头,对这个下属是越发满意,本来他就打算上班给杨姗交待,让杨姗周末组织个活动呢,没想到江悠兰先提出来了,正好公私兼顾。

    “好,那我去找杨主任商量一下。”

    江悠兰答应一声,风风火火的去找杨姗了。

    沈辉到办公室没一会,江悠兰就跟了过来,是来汇报活动计划的。

    下午下班后大家先各自吃饭,然后去世纪大道上的歌城唱歌。

    沈辉直接给否了,说:“小气巴拉的,这可不像你江悠兰的风格啊,歌都唱了,还差这一顿饭?你这么安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老板太扣门呢。让杨姗联系一下,找一家五星级酒店,吃喝玩乐一条龙全包了,要吃就吃好,要玩就玩好。”

    江悠兰答应一声,就跑去找杨姗。

    心想,你不发话,我哪敢这么铺张浪费啊!

    很快,公司内部通讯频道就发布了一条全员通知。

    下午17:30,下班后全体员工统一乘车前往凯宾斯基大酒店,董事长请客,晚上吃喝玩乐一条龙全包,本次活动自愿参加,各部门经理带好自己的人,安全第一。

    “噢耶!”

    “老板大方!”

    各办公室很快响起欢呼声,员工们都鸡动了。

    五星级大酒店,吃喝玩乐一条龙,没有人不想去,以五星级酒店的消费水平,普通员工如果不是单位活动,哪有机会去消费,既然老板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

    再说通知上都说了是自愿,又不是强制要求,就更不会抵触了。

    如果通知上强制要求所有人必须要去,可能还会有人抵触。

    可既然是自愿,自然不会有什么抵触情绪了。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外汇投资部,今晚的晚盘做不成了。

    下午三点二十,沈辉到了外汇投资部。

    郭旭民早到了,早就在等着呢。

    就在5月,美国一些前瞻性指标已经暗示美国经济即将出现下滑,这其中包括美国制造业PMI继续创出11年新低,耐用品订单录得近半年最差,以内需市场为主的美国零售数据居然陷入负增长等,美国2019年第一季度GDP数据继续下滑。

    而与此对应的,则是汇市和黄金市场的大幅震荡。

    即将过去的五个交易日,沈辉和外汇投资部的一帮员工每天奋战到半夜凌晨,抓住汇市高频度震荡的有利时机,追高逐低,频繁进出,获利极其丰厚。

    就在昨天凌晨,平仓后账上的资金已突破15亿美元。

    现在不只是外汇投资部的员工,就连郭旭民看老板的眼神都像是在看神。

    如此战债,只怕索罗斯来了也得自愧不如。

    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

    曾经郭旭民认为阿基米德牛吹的好,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可现在郭旭民不这么认为了,他觉得老板极有可能实现这个目标,用少量资本撬动地球。

    可问题是,咱为毛学不会呢?

    连续一个星期下来,郭旭民都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老板下的每一个指令他都亲眼目睹了,也认真学习和观摩过,可就是看不懂,即使偶尔能想明白,也是后知后觉,最多算是个事后诸葛,没啥大用。

    也曾问过老板,但老板却什么都不说。

    郭旭民觉得吧,大老板应该有一套判断价格波动的核心理论,如果真有,那这门理论绝对是比任何经济学理论都要牛的神级秘籍,也就难怪老板不外传。

    特么的谁要掌握了这秘籍,那还不得成为第二个老板?

    15:30,欧洲市场如期开盘交易。

    沈辉盯着K线图,一道道指令传下去,负责交易的下单员操作越发熟练,飞快的填单和下单,一捆捆绿油油的美钞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流进了星海投资的离岸账户里。

    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楼道里开始吵杂起来。

    沈辉对郭旭民说:“你去通知下,让大家等半个小时。”

    郭旭民答应一声,连忙出去找杨姗。

    半个小时不算长,杨姗忙通知下去。

    大家知道大老板在做欧盘,六点才结束,到也不着急,反正已经下班了,不用再遵守工作期间的纪律,就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一边侃大山一边等。

    陈丽君来找杨姗,问:“车够不?”

    杨姗说:“够了,沈总调走了两辆车,还有八辆奔驰,加上沈总的两车,你跟何总还有郭经理他们的车,一共十五辆车,就算沈总不开车,也能全部坐下。”

    陈丽君又叮嘱道:“都提前安排好,开车的就别碰酒,出去千万别出事。”

    杨姗说:“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陈丽君点了点头,就不再说。

    六点很快就到了,有人一直盯着外汇投资部,看到门一开,大家就立马行动起来,各办公室很快也得到消息,人群呼啦啦涌了出来,准备下楼乘车。

    沈辉到电梯口时,问等他的杨姗:“都安排好了吧?”

    杨姗说:“都安排好了。”

    “那就走,今晚放开好好喝,好好玩。”

    沈辉招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越来越多的人,还看到了小姨父和小姨,人太多不好说话,就点了点头,发现自己堵住了电梯口,就忙走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