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46章 女人的眼泪
    沈辉赶到黄佩佩那里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桌子上摆了个蛋糕,饭菜也准备齐了,就等人来,两个女生早就准备好了,从六点就开始等,一直等到了八点,等的肚子都快饿扁了才把人等到。

    陈娇娇逮着沈辉就是一顿吐槽:“你忙啥呢,再不来就不等你了。”

    沈辉说:“忙着挣钱呢,我得养家啊!”

    “赶紧的,洗手上桌!”

    虽然等的很不爽,但陈娇娇还是比较明理的,没再啰嗦,催促了一声。

    沈辉到洗手间洗了个手,很快出来坐在了饭桌上。

    陈娇娇把寿星帽给黄佩佩戴上,先把灯熄了,点亮蜡烛,说:“虽然人少了点,但还算OK啦,至少有个男人,不算太惨,咱们一起唱生日歌。”

    沈辉听的有点儿别扭,这是什么话,难道叫自己来就是凑个数的吗?

    没时间多想,陈娇娇已经拍着巴掌起了头:“祝你生日快乐……”

    沈辉也打着拍子跟着唱起来,扭头看向黄佩佩,这女人一脸小幸福,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从来没仔细审视过这女人,今天仔细看,才发现这女人其实挺美。

    五官很匀称,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特别是那双大眼很有神。

    “赶紧许愿!”

    生日歌唱完,陈娇娇又催促着让黄佩佩许愿。

    黄佩佩两手并拢,也不知道许了个啥愿,然后吹蜡烛。

    饭菜很丰盛,六个菜一个汤,三个人根本吃不完。

    看菜的花样,就知道全是陈娇娇准备的。

    沈辉也没有闲着,将桌子上的红酒起开,一人给倒了一杯,本来他没打算喝酒,但这种情况下任何理由都会成为借口,今天是黄佩佩的生日,再不想喝也得喝。

    陈娇娇端着杯子吆喝:“来来,干了这杯酒,让我们共同告别誓去的青春。”

    “青春常在,哪能那么容易誓去!”

    沈辉也端起杯子,说:“又大了一岁,我祝老同学尽快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黄佩佩笑靥如花,端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

    陈娇娇见状,也干了一杯。

    人口女生都干了,沈辉也只得硬着头皮干了一杯。

    陈娇娇拿起叉子,叉了一块奶油,给黄佩佩脸上抹了几下。

    黄佩佩安安静静的坐着,任由她在脸上乱抹。

    接下来正式开饭,三人边吃边聊,多数时候都是陈娇娇和黄佩佩说,沈辉只是听,听陈娇娇和黄佩佩缅怀大学毕业这几年的不易,吐槽宅在出租屋里码字这几年的得失。

    陈娇娇想起一事,忽然说:“沈辉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和佩佩最近发财了,有个土豪三天两头的给我们打赏,佩佩上个月稿费三十多万,我也有二十多万,这个月佩佩能拿到四十多万,我也差不多吧,怎么样,吃不吃惊,意不意外?”

    “那好啊,你俩都是富婆,以后我得经常来蹭饭。”

    沈辉脸上很意外,心里却一点不意外。

    陈娇娇嘴里的土豪就是他,有啥好意外的。

    陈娇娇却看出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假,似乎并不怎么吃惊,心里就纳闷,问道:“下午打电话你说你找了个工作,你干啥呢,是不是要经常加班?”

    沈辉说:“卖楼的,还行吧!”

    之前还想找个机会给两人亮亮家底的,可后来这份心思却淡了,金钱这东西虽好,却最容易让人产生距离,在上海没什么真正的朋友,就这样保持一份纯洁的朋友关系最好。

    至于能保持多久再说!

    黄佩佩问:“现在沪市的房子不好卖吧?”

    沈辉说:“是不太好卖,空房子太多了。”

    陈娇娇笑眯眯道:“等我们存够钱,就去你那买套房子给他刷下业绩。”

    沈辉笑道:“那我可等着了,你俩快点挣钱。”

    不知不觉一瓶红酒见了底,陈娇娇又开了一瓶。

    黄佩佩似乎有点心不在蔫,沈辉发觉了,陈娇娇也发觉了,狐疑的琢磨了好一阵,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等酒足饭饱后,也不收拾了,说:“你俩先坐一会,我下去买个药膏。”

    沈辉觉得这女人有点不太对劲,可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黄佩佩喝的有点多,脖子有点架不住脑袋了,只得将胳膊支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脑袋勉强撑着,脸却更白了,那双大眼睛里面似乎有水雾升腾。

    沈辉问:“要不要扶你进去休息?”

    黄佩佩傻笑,问道:“沈辉,我美不美?”

    沈辉说:“美,今天你最美。”

    黄佩佩那双大眼睛里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就好像演电视似的,说哭就哭,事先丝毫没有半点征兆,说话也哽咽起来:“那你过来抱抱我!”

    沈辉就有点纳闷,看着她,说:“好好的哭啥,心里有啥话你说出来。”

    黄佩佩哭了出来,不过哭声有点小,爬在桌子上埋着头哭,却不说话。

    沈辉着实有点儿无奈,就过去拍了下她的背,说:“你光哭有啥用,之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闹心事,有啥心事你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黄佩佩只是哭不说话,感觉不像是受了委屈,实在哭的没来由。

    沈辉那个郁闷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在黄佩佩很快止住了哭声,还以为她悲伤过去了呢!

    谁知道一看,原来爬桌子上睡着了。

    沈辉一个脑袋两个大,就给陈娇娇打电话,谁知道那娘们竟然不接电话,气的沈辉真想骂娘,只得将黄佩佩抱进卧室,直接床上一扔,拉开被子给她盖上。

    到客厅坐了一会,继续打陈娇娇电话。

    还是不接。

    沈辉就给她发了条微信:“去哪了,我要走了。”

    这次陈娇娇很快就给他回了信息:“马上回来。”

    果然,没等十分钟,陈娇娇就回来了。

    这女人进门后东瞅瞅西望望,还跑到黄佩佩卧室瞅了眼,才出来坐在沈辉旁边,一脸纳闷道:“不应该啊,你们竟然什么都没做,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沈辉一脸黑线道:“你想啥呢,难道我是那种人吗?”

    陈娇娇吃惊地问:“难道你不是那种人吗?”

    沈辉气的差点想打人,皱眉看着她也不说话。

    陈娇娇败下阵来,说:“好吧,不开玩笑了,佩佩咋睡着了?”

    沈辉说:“今晚到底咋回事,你为啥跑出去,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还有黄佩佩怎么忽然哭了,看她的样子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她到底咋想的?”

    陈娇娇问:“佩佩说啥了?”

    沈辉实话实说:“她哭了,让我抱抱她,这到底咋回事?”

    陈娇娇叹口气,想了半天才道:“你先回吧,这事改天再说!”

    沈辉点了点头,也没说啥,就起身离开了。

    出了小区,给杨姗打电话:“叫值班车过来接我,等下把位置发给你。”

    “好的!”

    杨姗刚答应了一声,电话就断了。

    看了看手机,心里还纳闷,大老板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也不敢耽搁,忙点开微信,等了没几秒,就看到位置发了过来。

    “这么远!”

    杨姗一看位置就有点头大,怎么跑那地方去了,让司机去接人,大老板明显自己开车出去的,而且多半喝了酒,不然也不会大半夜的叫司机去接他。

    赶紧打了值班司机的电话,交待一番,又把位置发过去。

    挂了电话,还被闺蜜调笑一句:“姗姗,你这工作也不容易啊,大半夜的,还得伺候大老板,你说你干个啥不好,咋就偏偏干个伺候人的活。”

    杨姗叹气:“已经干了几年了,转行哪有那么容易。”

    闺蜜兴致勃勃道:“你说你们老板特年轻,比你岁数还小,要不你出卖一下色相,只要把老板钓到手,这下半辈子就啥也不用愁了。”

    “去,你想啥呢!”

    杨姗没好气地道:“我是那种人吗?”

    闺蜜不以为然道:“这年头笑贫不笑娼,再说男未婚女未嫁的,又不是去当小三,有啥好顾忌的,换了是谁,绝对是十八般武艺齐上,保准把这个大鱼钓上。”

    杨姗笑眯眯地道:“那你行你上啊!”

    “可我不认识你老板啊!”

    闺蜜苦恼地吐了个槽,又兴致勃勃地问道:“咋样,当领导感觉不错吧?”

    杨姗道:“就那样呗,感觉压力贼大,天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工作出了差错,晚上做梦都在想怎么才能把工作干的让老板满意,就怕哪天出了差错被撸掉。”

    闺蜜羡慕道:“谁不是一样,你这次跳槽算是跳对了,三十万的年薪啊,到了年底还有年终奖,哪像我,一年也就十来万,都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杨姗道:“努力吧,努力了才有希望,不努力就没有希望。”

    闺蜜问:“你们年终奖能发多少?”

    杨姗道:“不知道,我们老板是金融投资方面真正的高手,听说昨天和今天亲自指挥外汇交易部做欧洲盘的黄金和货币大获丰收,公司今年的效益应该会很好,至于年终奖发多少那得看大老板心情了,心情好了指不定会多发点!”

    闺蜜道:“怎么也得有十万吧?”

    杨姗道:“谁知道呢,要有十万就好了,过几年我就能凑个首付买房了。”

    闺蜜不以为然道:“买房子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人急着买房干啥,就算要买,也要找到另一半再考虑,连男人都没呢,你一人买个房子还贷款不累啊!”

    杨姗道:“那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啊,现在沪市生活压力多大,现在不多挣点钱,等结了婚又要面临生小孩子,到时是顾家还是顾工作,哪还能像现在这样没日没夜的忙。”

    闺蜜叹口气,也不说话了。

    都不容易啊,奋斗在沪市的人们,就没一个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