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30章 池塘和大海
    七瓶酒没够,又加了三瓶。

    本来几个二代吃饭已经很少再跟人拼酒,拿多少喝多少,但今晚这场活动本来就是因为沈辉安排的,结果沈辉压根没喝酒,众人岂肯罢休。

    七瓶喝完后,三子又拿了三瓶。

    沈辉最后也飘了,坐庄时好办,起谁不起谁都由他掌控,但别人做庄的话,掌控权在别人手里,牌不如别人,输了就要喝,好在有个帮手,不然非得出洋相。

    没办法,酒量太差了。

    散场后,被柔柔扶到一间套房,直接倒头就睡。

    半梦半醒间,感觉怀里好像抱了一团温香软玉。一觉睡醒时,脑子还有点短路,等彻底清醒,才想起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自己却当了一回柳下惠。

    “真特么丢人啊!”

    沈辉就算喝酒醉,记忆还是清楚的,搂着个美女睡了一晚上却啥都没做,这要是给那帮二代知道了绝逼会被笑话,关键是他还不知道柔柔啥时候离开的。

    老说酒会乱性,乱个毛线。

    醉的爹妈都不知道了,咋乱性?

    看了下时间,竟然快到中午了。

    正准备起床,电话又响了,李光明叫他起来吃午饭。

    在会所吃过午饭,几个二代给沈辉留了张名片就离开了,李光明开车送沈辉回去。

    “有事就打他们电话,不要太客气。”

    李光明一边开车,一边说:“朋友之所以是朋友,就是因为互相用得着才是朋友,马总不都说过吗,资金要流动,关系要走动,要是你用不到我,我用不到你,还怎么走动?”

    沈辉觉得这话有点太赤裸,但仔细想想却觉得有道理。

    再好的朋友,如果互相用不到,时间长了关系自然就淡了。

    毕竟人活在这个世上,都在追求自己的东西。

    朋友存在的价值,可不就是因为互相用得到。虽然并非是赤裸裸的利用,但却也是自身价值的互动,只不过又掺杂了一些感情上的认同,才有别于纯利的利益交易。

    回到家,保姆林月婷已经正式上班了,正推着拖地机拖地。

    见沈辉进来,就忙关了拖地机。

    沈辉说:“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两三天收拾一下卫生就行了,不用每天拖地。这么大面积,你要天天都拖一遍麻烦不说也浪费时间,对了,你有驾照吗,会开车吗?”

    林月婷说:“不会!”

    沈辉就说:“有时间了去学个驾照,以后出去买东西啥的也方便。”

    林月婷嗯了声,小声问:“中午还做饭吗?”

    沈辉说:“不做了,我吃过了,下午做个汤面片。”

    林月婷说声好,等沈辉去了书房后就继续拖地。昨天下午回来后没看到雇主,她也不敢打电话问回不回来,就在保姆房里自个收拾了下住下了,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一天上班,林月婷是很小心的。

    雇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看样子挺好说话的,不像那些上了年纪的老阿姨,诸多挑剔比较难伺候,这方面比较满意。但是也有不满意的,那就是雇主太年轻,又是一个人住,这孤男寡女的,不能不让林月婷担心,万一雇主起了歹念咋办。

    书房,沈辉坐在电脑前,开始认真学习。

    最近他已经很少再整天盯盘操作,基本上早、中、晚各做上一笔,一天三笔收手,资金量越来越大,超短线进出不可能还满仓操作,不得不将一部分资金转到了股市。

    虽然利润少了许多,但在杠杆作用下一样没少赚。

    沈辉一直在学习金融方面的知识,最近除了金融方面的知识外还在学习英语,在他第一次觉的期货这口池塘太小想换个大一点的池塘时,就发现不学英语还真不行。

    别的不说,不懂英语连有些英文版的交易软件都看不懂。

    看了一会理论知识,沈辉又开始研究现货黄金和外汇的交易规则。

    相比外汇市场,国内的期货的确是个小池塘。

    泥鳅可以在池塘里活的很快活,但是当泥鳅成长为鳄鱼,要在湖泊里才不会憋屈,可等鳄鱼成长为鲸鱼,在湖泊里也会憋屈的,只有到了更大的大海里才能畅游。

    而现货黄金和外汇市场,对沈辉来说无疑就是那广阔的大海。

    财富不同,追求也不同。

    拥有几千万时,沈辉从没想过外汇这些东西。

    但等财富超过十亿,他忽然就觉得,关起门来在国内期货市场这口小池塘吃那些小鱼实在没意思,不但不可口,而且吃的还都是自己人,哪有到大海里抢别人的鱼来的畅快。

    看了一个小时电脑,眼睛有些发酸。

    沈辉起身上楼,在泳池里泡了一阵,感觉生活美好。

    金钱之所以有魅力,就因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当初每月领着几千块工资省吃俭用时,沈辉也曾无数次幻想过,等自己有朝一日发了财该如何享受生活。

    如今美梦成真,却又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容易了。

    正胡思乱想呢,手机响了,售楼部的电话。

    沈辉心里惊讶,接了电话才知道开发商送的车到了。

    到是个好消息,没个车出门实在不太方便。

    穿衣服下了楼,就看到一辆宝石蓝跑车停在草坪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站在车边四下张望,看到沈辉出来,连忙迎上来,“您好,是沈先生吧?”

    “是我!”

    沈辉指了下车,问道:“来送车的?”

    年轻人点点头,道:“您看一下车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我给您交接。”

    车牌照已经上好了,就算有问题能咋样?

    难道把车退了,跟开发商扯皮,要求换一辆?

    “不看了!”

    沈辉说道:“需要办什么手续?”

    年轻人就忙拿出一个文件夹,取出几份文件要他签字。

    沈辉翻看了下,没什么问题,就给他签了。

    小年轻离开后,他才围着车转悠起来。

    这款车价格不算贵,之前看了下裸车价还不到一百万,但颜值却是相当不错,自上而下逐渐加宽的车身勾勒出了跑车动感的轮廓,太符合沈辉的审美观了。

    上车打火,先看了下油表,立马吐了个槽。

    油量严重不足,估计只能跑到加油站。

    太特么小气了!

    打开导航,开车出了小区,上了滨江大道,猛踩了下油门,就感觉到屁股下面像是装了个火箭助推器似的,被一股沛然大力推着向前猛冲,发动机的声浪也飙了起来。

    开到加油站把油加满,又浪了一圈才开回小区。

    把车停到地下车库后,沈辉竟然遇到了大明星杨雨。

    杨雨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拖着拉杆箱,是从一辆宝马Z4上下来的。

    沈辉对明星挺好奇,在电梯口停下,多看了她几眼。

    杨雨这次到是没再压帽子,而是冲他点了点头,才进了电梯。

    听说顶层那套超过一千平的豪宅卖出去了,据说业主很年轻,而且没有贷款,直接全款买的,不想却是这人,之前办手续的时候还碰到过这人。

    沈辉看着杨雨进了电梯,才转身进了电梯。

    上楼进门,林月婷已经做好晚饭,正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雇主打电话问下什么时候回来呢,看到沈辉进门,连忙放下手机,说:“饭做好了。”

    沈辉点了点头,就换鞋去了餐厅。

    林月婷已经把饭端上桌,还拌了两个菜。

    沈辉见了就笑:“看着挺好,吃饭还是要简单点,这两个凉菜很好。”

    林月婷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站在一边看他吃饭。

    沈辉说:“你也坐,一起吃。”

    林月婷摇摇头,不好跟雇主坐一起吃饭。

    沈辉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摇了摇头,就拿起筷子吃饭,心里却很是别扭,感觉自己就像封建时代的地主老财,吃个饭还要丫鬟在一边伺候,浑身不自在。

    很快吃完一碗,就准备起身再去盛一碗。

    “我给你盛!”

    林月婷忙上前,沈辉还有些不怎么习惯,但也顺手将碗递给她,心里却想着,怪不得现在的有钱人越来越懒了,这特么都是被保姆给惯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能不懒吗?

    吃完饭,沈辉没去书房,而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林月婷。

    他要跟林月婷谈谈,感觉这个保姆有点放不开。

    这样不但林月婷自己有压力,沈辉也觉得别扭。

    回到自己家还别扭,那还要个保姆干啥。

    林月婷等沈辉吃完才吃的饭,然后又收拾洗刷,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

    转到客厅见雇主也在,下意识就想避开。

    “你来,咱俩聊聊!”

    沈辉招招手,林月婷只得硬着头皮走过来在一旁坐下。

    心里很忐忑,也不知道雇主要说啥,七上八下的。

    沈辉想了想,才缓缓道:“你觉的做活有压力吗?”

    林月婷点了点头,小声说:“我怕做不好!”

    沈辉就有点无奈,这个保姆胆子也太小了点吧,怎么感觉她很不自信,拜托,你可是研究生,干个保姆都担心自己干不好,那你还上个大学干啥?

    无奈归无奈,但话总是要说的。

    沈辉说:“又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工作,有什么做不好的,我也不是什么少爷,还要你来伺候,其实你要做的就是帮我分担一下家务活,工作量其实也不大,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房子里不脏不乱就行,要在家吃饭的时候给我做个饭就行。”

    林月婷点了点头,也不敢看他。

    沈辉又道:“以后吃饭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吃,不然你站一边我吃个饭也别扭,你也不是专门伺候人的,你要实在不想跟我一起吃,里面不还有个小餐厅吗,你在小餐厅吃也行。”

    “不是的!”

    林月婷急忙摇头,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那就这样吧!”

    沈辉见实在不好跟她沟通,只得道:“总之你以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放自然点,不用刻意去考虑我的感受,不然你做的累我这在自己家里也难受。”

    林月婷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

    沈辉也不再说,起身去了书房,给老爹老妈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