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19章 两天翻番
    果不其然,就在沈辉刚刚平仓后,螺纹钢价格立马抬头向上。

    要不要反手做多?

    脑子里转着念头,沈谦有点迟疑,没敢冒险。

    主要原因还是感觉这种回调的势头不会保持太久。

    而结果也印证了,还不到五分钟,螺纹钢价格就重新调头下探。

    下跌的感觉再次强烈起来。

    沈辉果断的跟进,在刚刚调头后就重新建仓做空。

    等到10:15小节休市前,进出三次,账面已经有了12.7%的利润。

    沈辉想大呼过瘾,这可比炒股票爽的多了,而且交易不再受时间限制,让他有种去掉了手脚镣铐的感觉,心里不禁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活阔任鱼游的畅快感。

    只要下午操作的好,盈利超过20%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更重要的是,期货市场的单一品种可是全国性的市场规模,比单一的某支股票的体量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几千万的资金根本就不算什么,资金进出也很方便。

    下午开盘后,沈辉不再小心翼翼,果断全仓杀了进去。

    下午螺纹钢价格波动更大,K线仿佛过山车一样。

    操作熟练后,沈辉放开手脚追涨杀跌,每次都在高点和低点精准出货清仓,及至收市前进出多达7次,利润同样十分丰厚,加上上午获利800多万。

    “还有晚盘,两天就能来个对翻。”

    沈辉有种被打了激素的感觉,血液都有点沸腾。

    回家吃饭时,老妈问:“你去哪了,一天没见人。”

    沈辉说:“在宾馆。”

    张金花一愣:“在宾馆干啥?”

    沈辉说:“股市开盘了,我要随时盯盘,家里人多没法干活。”

    张金花不太理解,随口问了句:“挣了多少?”

    沈辉说:“八百万!”

    这下沈立国愣了:“前面不是一千多万了吗?”

    沈辉道:“昨天一天挣了八百万!”

    张金花吓了一跳:“你抢钱呢吧?”

    沈立国和沈涛、沈璐也是一脸吃惊,感觉像是在听笑话。

    沈辉懒的解释,打开手机放在桌上,说:“自己看。”

    沈立国看了下,有点不太懂,说:“咋跟以前的不一样。”

    沈涛接过来看了下,说:“这不是股票吧?”

    沈辉道:“是期货。”

    沈涛吓了一跳:“你咋又炒期货了,这玩意听说风险比股票大的多,还有杠杆,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都有很多,里面全是金融大锷,就不是一般人玩的。”

    沈辉不耐烦道:“吃你的饭,还用你教我。”

    沈涛撇了撇嘴,不敢和老大废话。

    沈立国默默吃着饭,决定不再过问老大的事了。

    吃完饭跟家人说了会话,沈辉一边起身,一边说:“爹,妈,这几天我都住宾馆,晚上也要做,就不回来了,中午下午来吃饭,没啥大事尽量别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老妈答应一声,也没露面。

    沈辉回到宾馆,锁好房门开始备战晚盘。

    八点半,螺纹钢晚盘开盘。

    晚盘波动不大,不到两个小时的交易时间,沈辉只进出了三次,赚了不到两百万,等螺纹钢收盘后,转头又杀进了期铜市场,一点期铜休息市,又转头杀进黄金市场,一直到凌晨两半点沪交所休市,兀自亢奋的没有半点睡意。

    战绩比较辉煌,利润1300万挂点零头。

    不怪老妈说他抢钱,沈辉都有了种抢钱的感觉。

    当然,就算抢钱也是合法的。

    两千万的本金,一天赚了1300多万。

    即使沈辉已经很淡定了,依旧被刺激的不轻。

    相比期货市场的高收益,股票的收益就显的食之无味。

    当然,也不是没有坏处。

    股票不用时时盯盘,只要提前选好股票,按时买进卖出就行了。

    但期货不行,想要收益最大化,必须要全程盯盘,而且还有晚盘,一天两天还行,时间长了估计谁都受不了,只挣钱不享受,那还要钱干啥!

    在宾馆宅了一个星期,沈辉就有点受不了了。

    捞钱的兴奋劲儿过去,剩下的就只是无法忍受的枯燥。

    连着盯了一个星期盘,头疼胸闷恶心等负面症状纷纷来袭,正好元宵节到了,而且赶上周末,沈辉就给自己放了两天假,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周六,跟着老爹老妈去看了下房子,装修工人还在铺地板。

    按沈辉的意思,装修房子这种事自然是全包出去省心。

    可老爹老妈却不同意,怕装修老板以次充好,只包工,不包料,材料都自己买,地板是木地板,本来老爹老妈看上一款100块钱的,可100块钱的瓷砖或许还凑和着能用,木地板的话这个价位基本上就是劣质品,不说环保,估计用不上一年就得换,沈辉选了款最贵的。

    可小县城消费水平能有多高,最贵的木地板也不过才五百多块。

    就这老爹老妈还心疼了一个星期,一个平米五百多块,只是买木地板,四套房子就得二十多万,全部装完估计50万都不够,就这还不包括买家具电器的钱。

    “多久能装修完?”

    沈辉给装修老板发了根烟,一边点烟一边问。

    装修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接过烟说道:“快的话一个月就完了。”

    沈辉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装修房子不是盖房子,快的话甚至用不了一个月,关键还是钱的问题,一般装修合同都是按进度付款,钱给的快,活干的自然快,钱不利索,装修老板也怕活干完了业主拖着不给钱,所以才拖着工期,给钱就干,不给钱就继续拖。

    “看到我的车了没?”

    沈辉知道跟这些老油子说虚的没用,还是要来点实在的。

    “看到了!”

    装修老板连连点头:“两百多万的大奔,知道沈老板不差钱。”

    沈辉道:“所以别担心钱的事,只要把活干好,我会扣你那几个钱?还不够我换一个车轱辘。不过丑话说前面,活干不好你也别来问我要钱了,自己把人撤走,我再找人砸了重新装也不心疼,活干的好,让我满意了指不定还会多给你几个辛苦钱。”

    “您老放心!”

    装修老板胸膛拍的砰砰响:“活干不好我一分钱不要。”

    沈辉笑道:“我才27。”

    装修老板干笑一声,心说咋忘了这茬,这小年轻干啥的,真特么有钱,两百多万的大奔青河估计找不到第二辆,我要是他爹多好,哪还用艰苦奋斗,直接退休享受生活了。

    看了一圈,老爹老妈又去4号楼看另一套房。

    沈辉不想去了,就出来到大街上溜达。

    今天是元宵节,街上已经装了许多灯笼和彩灯,闹社伙的一会过来一队,锣鼓喧天十分热闹,十里八乡的社伙队估计全来了,多半还会到各个小区拜年。

    当然,这个年可不是白拜的,怎么也得表示下心意。

    到了晚上,大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比过年的时候还要热闹。

    青河广场上人山人海,几乎整个县城的人都在往这里汇聚,沈辉却没功夫看热闹,因为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饭局,沈涛的女朋友刘娜父母要见男方的家长。

    本来听说刘娜母亲有些势利,有点看不上沈家。

    就算沈涛是事业单位,但家里两个儿子,父母又是农民工,连房子都没有,怕闺女嫁过去跟着受苦,一直不同意两人谈对象,但最近态度似乎又有了变化。

    听说沈家老大发了财,不但给沈涛买了辆三十万的车,而且一口气在天汇佳苑买了四套房子,刘母态度就有些软化了,毕竟为人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子女能过的好点,初衷也只是想给闺女找个好归宿,不想闺女嫁过去跟着受苦受累。

    只要在县城有套房子,事情就可以考虑。

    所以,在女儿的再三要求下,刘母就答应先跟男方父母见个面看看情况再说。

    这对沈家来说是大事,所以早早的订了桌子,一家人提前半小时到了饭店等,沈涛则开车去接刘父刘母,老爹老妈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是有些酸溜溜的。

    自家的猪好不容易养大,却被人家的白菜给骗走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这么殷勤。

    养这么大,也没见啥时候对亲爹亲妈这么殷勤过。

    点好菜没等多久,沈涛就把人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