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13章 面子从来自己挣
    周一,沈辉和沈涛去了趟市里,把新车开了回来。

    实话实说,除了提速比昂科威强的多,空间比昂科威大的多,静音效果要好一点,其他方面,沈辉真没感觉出来这台落地超过两百万的大奔和昂科威有多大区别。

    之前开昂科威,感觉提速很快。

    再开这台大奔,才知道什么叫作差距。

    虽然块头很大,但八缸4.0升双涡轮增压发动机,超过六百匹马力的大心脏,还是让这台大块头拥有超强的爆发力,远不是昂科威那台四缸2.0的小心脏能相提并论的。

    一脚下去,那澎湃的动力让人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

    当然,油耗也绝对感人。

    这车就算给沈涛,也加不起油。

    车开回家,这次老妈早就准备好了,车刚停下,老妈就听到动静跑出来,麻利的将一条大红的被面绑在了雨刷器下面,老爹则点燃了一挂鞭炮。

    听到炮响,隔壁刘姨也跑了出来。

    “哎哟,沈姨这是又买了辆车?”

    刘姨一脸惊讶,感觉有点看不懂邻居家了。

    前阵子刚买了台三十来万的车,这才几天,就又买了辆新车。

    张金花含笑道:“儿大不由娘,挣了两钱就乱花,管也管不住。”

    刘姨羡慕地道:“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房子有了,车也买上了,儿子有本事,再娶上两个媳妇你就等着享福吧,哪像我们,养大了儿子还要养孙子,天生苦命。”

    沈立国笑着说:“你们也挺好,儿子孝顺,工作也好。”

    “孝顺有啥用,也没见给我一分钱。”

    刘姨念叨了句,又问:“这车咋这么大,比前头那个大好多,不便宜吧?”

    张金花说:“两百多万呢,你说这是不是糟蹋钱。”

    “啊!”

    刘姨大吃一惊,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沈家老大这是发了多大的财,买个三十来万的车也还能接受,一口气买了四套房子勉强也能接受,毕竟房子是用来住的,但买两百万的车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一个人有十万,可以买三十万的房子。

    但要买三十万的车,那至少也得有上百万。

    两百多万的车,这得有多少家底才会买这么贵的车。

    毕竟车可是消耗品,和房子不同。

    两百多万的车,估计整个青河坐过的人都没有几个,连沈立国都不矜持了,坐在驾驶座这摸摸那看看,有种坐在一堆人民币上的感觉,却看不出哪里值两百多万。

    刘姨羡慕地道:“沈姨,你可跟着享福了。”

    “享啥福,得娶两门媳妇呢,能让我少操点心,我就心满意足了。”

    张金花脸上笑的开了一朵花,嘴上谦虚,可语气中的得意傻子都能听出来。

    刘姨就问沈辉:“你不是在工厂上班吗,上班也能挣到这么多钱?”

    沈辉笑道:“我炒股票呢,上班就挣个死工资。”

    刘姨不知道股票是啥,不知道该咋问了。

    功夫不大,听到动静的左邻右舍都出来看热闹了。

    人有点多,沈辉有点怕吵,就进屋去了。

    下午,天气突变,飘起了雪花。

    沈辉最近不太想出门,就在家研究期货,还下了个模拟盘练习操作,准备年后进期货市场试下水,不然资金越来越大,进出股市将会更难,利润也没办法保证。

    就拿今天来说,两市涨幅超过5%的股票还不到100支,盈利空间会越来越小。

    等到资金上亿,再想全部资金快进快出,那几乎不可能。

    相对而言,期货市场就要灵活的多。

    就算行情不好,也能反手作空,盈利空间更大。

    小雪下了一天,到了晚上还没停下。

    沈立国皱眉道:“这天说变就变,大后天要上坟,可别下了大雪就麻烦了。”

    清明太忙,人都在外面打拼,沈家一般都是腊月十五上坟祭祖。

    可今年这天气,还真有可能在腊月十五作妖。

    结果担心成真,七号刮了一天大风,八号直接大雪漫天,到了九号,大早上积雪堵的门都差点打不开,院子里的积雪至少有半尺厚,可谓十年来QH县下的最大的雪。

    沈立国刚起来,沈立民的打话就打来了。

    “老大,沈辉的车是四驱还是两驱?”

    沈立民说:“雪太厚,两驱车都没办法上路,得四驱才行。”

    沈立国说:“四驱的,还换了雪地胎。”

    沈立民说:“那就好,我和沈立孝的车加上沈辉的车,再上个四驱皮卡就够了,一会在我们小区集合,到了一起走,路上太滑,你把车开上,别让沈辉开。”

    沈立国说声好,赶紧收拾东西。

    沈辉问道:“我们去几个车?”

    沈涛一听就紧张起来,他也想开车。

    沈立国想了想,说:“两车都去吧,万一坐不下还能拉人。”

    沈涛立马就兴奋了,说:“我开一个车。”

    沈立国瞪眼道:“你的车我开,就你那技术这雪天谁敢坐你的车。”

    “咋不行,我技术没问题。”

    沈涛急了,这么好的出风头的机会,不让他开车怎么能行。

    沈辉也道:“让爹开,这天气开车上路可不是玩笑,出了问题谁担的起。”

    沈涛欲哭无泪,老爹和老大都发话了,哪还有反抗的余地。

    当下收拾停当,把早就买好的祭品全装上车,一家五口两辆车出发了。

    把车开到天汇佳苑二叔家楼下,还没上楼,沈立孝的霸道和沈渊的奇骏也到了,沈立孝下车见沈璐从一辆气势十足的奔驰上下来,有些意外,问:“这谁的车?”

    沈璐说:“我哥的。”

    沈立孝就看向沈辉:“你啥时候买了辆奔驰?”

    沈辉说:“前几天才买的。”

    大伯沈立仁,沈峰、沈跃和沈渊也凑了过来,围着奔驰看了一圈,嘴里啧啧赞叹。

    沈立孝走到车门看了看,问:“这车不便宜吧?”

    沈涛连忙补刀:“落地两百多万了。”

    沈立孝也啧啧赞叹,再次重新打量了下沈辉,心里可就琢磨,沈立国家的老大这是走了哪门子财运,三十万的车不算啥,四套房子也可以接受。

    可两百多万的奔驰,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

    念了个初中,到工厂当工人,虽然听说混了个官当,但能有多大权力,也不可能买的起两百多万的奔驰,就算炒股票那也得有资本才行。

    “沈辉,你这是混大了啊!”

    沈立孝正琢磨呢,就听老二沈渊说:“有啥发财路子,给大家也分享一下呗!”

    沈立孝看向沈辉,也想探探这个侄子的道。

    沈辉笑道:“能有啥发财路子,我还指望你给指条发财路子呢!”

    沈渊讪讪,心说沈辉这家伙看来真混大了,以后得巴结着点呢!

    正说话呢,三叔沈立伟一家也到了,步行过来的,就在二叔家后面楼上。沈谦买了辆卡罗拉,这种天气没法开,要开二叔的四驱皮卡拉东西。

    老远看到一群人围着一辆奔驰转悠,到跟前一听是沈辉买的,不免又是一阵惊讶。

    沈立伟还上车坐了几下,下来笑着说道:“还没坐过两百多万的奔驰呢,以后的日子就是儿子们的了,就沈谦混的最差,你们几个当哥哥的以后可的多照顾着点。”

    沈谦也笑嘻嘻地道:“那我以后就跟辉哥混了。”

    大家都笑,只是各有心思和想法。

    没说几句,沈立民一家也下来了。

    沈立伟开玩笑道:“老二,你可是混到侄子后面去了,看看沈辉,两百多万的奔驰都开上了,听你念叨路虎念叨了快一年了,啥时候买辆陆虎我坐下。”

    “一堆债,哪有钱买路虎。”

    沈立民应了一句,又看向一边的奔驰,问:“这是沈辉买的?”

    沈辉没在车跟前,沈立仁点头:“说是才买的。”

    沈立民很是惊讶,说:“了不得啊,不声不响两百多万的奔驰都开上了,沈辉呢,混的这么大,之前咋都没听他说过,哪天给我开出去涨点面子。”

    众人都笑,二婶陈桂珍酸溜溜道:“这车有两百多万吗?我看街上有不少啊!”

    沈超早就看过了,说:“这是奔驰的性能车,AMG,比街上跑的那些奔驰贵。裸车估计快两百万了,加上购置购和消费税,肯定上两百万了。”

    除了几个研究车的年轻人,大多数人其实都不怎么懂,也有些半信半疑。

    听沈超这么一说,这才信了几分。

    沈立民也上车坐了下,下来后开始安排:“老大家两个车,那就宽余了,仁老大一家坐沈渊的车,沈峰和沈跃跟沈谦开皮卡拉东西,老三家上沈涛的车。”

    分派已定,大家就都纷纷上车。

    沈辉的车上就坐了老妈和沈涛沈璐。

    三叔三婶上了昂科威,多了一辆车,坐位还是比较富裕的。

    沈辉的车有雪地模式,之前没感觉到跟昂科威有多大区别,现在立马体会到了,跑在雪地里超稳,偶尔油门踩的重了,也不会扭头甩尾,稳稳的跑在路上。

    昂科威上,沈立伟问老大:“沈辉到底在干啥呢,咋不声不响就混大了?”

    沈立国说:“炒股票呢,具体的我也不太懂。”

    沈立伟惊讶道:“拿多少钱炒股呢,这几年股票行情不好,好多人老本都没了,没有个上千万,哪开得起两百多万的车,沈辉哪来这么多钱?”

    沈立国说:“我不清楚,问了他也不说。”

    三婶笑道:“我看沈辉还挺稳,不像沈渊那么张扬。”

    沈立国不好接,沈立伟心里想着别的事,都没有吭声。

    祖坟在沈家沟,离县城能有四十多公里,平时也就半个小时的路,可这大雪天的车也跑不快,半个小时才跑了一半路程,车开的都很小心。

    青河好多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车轱辘一碾,路面就光的闪闪发亮,一路上至少看到不下六辆车滑到了沟里,开车的就更加小心了,丝毫不敢大意。

    沈辉本来在最后面,慢慢熟悉了新车性能,就超到了前面。

    超车的时候本来往左滑了下,但仪表盘上的几个灯闪了下,车身马上就正了,稳稳的超过了沈渊的奇骏,搞的老妈和沈璐吓出一身冷汗,一个劲让沈辉慢慢开。

    又跑了一阵,电话忽然响了,是老爹打来的。

    “沈渊的车滑沟里了,你先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