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九章 两代人的差异
    “听说股票那玩意就是赌博,十赌九输,还能挣到钱?”

    沈立国和张金花不了解股票,只是听人说那玩意就跟赌博一样,亏的多赚的少,一听儿子说炒股赚了几百万,第一感觉就是沈辉在瞎扯,这不天方夜谭吗?

    “别听人瞎说,股票要是赌博,国家不早都禁止了。”

    沈辉说:“简单说,股票就是对行业的一种提前投资,比如阿里巴巴,如果我认为阿里巴巴未来会发展的更好,我就可以买它的股票,如果阿里巴巴将来真的发展的更好,股票就会上涨,那我就可以赚钱,这就算是提前投资,跟赌博是两回事。”

    沈立国道:“谁知道这些公司将来会不会破产倒毙。”

    沈辉道:“这个当然要具体分析了,一家企业的发展方向,技术、团队实力等等都是影响企业能不能发展的更好的关键因素,不然怎么说眼光很重要。再打个比方,那些上市公司的股票每天都有涨有跌,就好比市场上的猪肉,每天的价格都有变化,只要眼光好,能在价格降的时候买上,等价格涨了再卖掉,就可以赚到差价。”

    沈立国道:“明天的猪肉涨不涨价谁知道。”

    张金花也帮腔道:“就是,除了神仙,谁能知道明天有啥事。”

    沈辉说:“市场规律都是有迹可循的,咋会看不到呢,比如今年上半年,国家统计因为环保不达标被关掉的猪场有二十多万家,那这么多猪场被关掉,市场上卖的猪就少了,猪肉肯定要涨价,跟猪肉有关联的肉食品上市企业的股票价格肯定会上涨。”

    “这……”

    沈立国和张金花一怔,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养猪的少了,猪肉自然要涨价。

    虽然觉得股票不靠谱,但这种浅显的道理还是能明白的。

    沈立国问:“你挣的钱呢?”

    沈辉打开股票交易账户,给老爹老妈看:“都在这,看总资产,就是所有的钱数,这个持仓数是我买的股票,红色就是涨了,也就是赚了,绿色是跌了,也就是赔了。”

    沈立国边看边问:“都是红的,你买的股票都是赚的没有赔的?”

    沈辉说:“都赚了,没赔的。”

    张金花不敢相信:“你啥时候有这本事了?”

    沈辉一脸淡定的装逼:“这要看天赋,我在这方面有天赋,就是发现的晚了,要是早知道我有这天赋,谁还跑去打工,早就成亿万富豪了,哪还用给别人打工。”

    “德行!”

    张金花没好气地瞪了儿子一眼,也伸着脖子看手机。

    当然,肯定是雾里看花,压根就看不懂。

    沈立国也看不懂,只好回到沙发上坐下:“你先吃饭。”

    沈辉吃饭快,这会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三两下扒完了最后几口饭。

    张金花也不急着刷锅,将碗筷收拾了放一边,继续坐沙发上。

    沈立国问:“你那些钱是不是真的?”

    沈辉哭笑不得,“当然是真的,这东西还能有假不成?”

    张金花说:“那你把钱取出来,先买一套楼房。”

    沈辉说:“你俩就放心吧,房子肯定买,但不是一套,我直接买四套,我一套,沈涛和沈璐各一套,你和我爹也买一套,这总行了吧?”

    沈立国这才信了几分,说:“我和你妈要房子干啥,买两套就行了,沈璐也不要,丫头要个房子干啥,以后出嫁了婆家买房就行,你和沈涛一人一套就行了。”

    张金花也忙点头,结婚都是男方的事,哪有让女方买房的。

    沈辉无所谓的点点头,不想跟老爹老妈争论这个。

    等买的时候,看到小区直接拿四套就行了。

    沈辉到是想买个别墅,可小县城哪有别墅,全是单元房。

    张金花忙说:“你可别到处张扬,人家有钱的都天天装穷,就怕人借钱,你别有俩钱[笔趣阁 www.biquga.info]就到处烧包,让你二伯和二叔知道了,肯定要来借钱。”

    沈辉连连点头,这个得听老妈的。

    沈立国说:“再买上几套门面房,就算以后赔了,也能收租金,你刘刚姐夫一年光是门面房收租就能收好几十万,就算啥也不干,睡着花也花不完。”

    沈辉点头,他本就有这个打算,但不是现在。

    股市资金越大,来钱的速度自然就越快。

    门面房什么的,至少得等资金过了千万才会考虑。

    说了会话,已经过了下午六点。

    沈涛和沈璐下班回来了,脸有点冷,两人都是全副武装,依旧冻的脸通红。

    老妈忙着做饭,沈涛和沈璐站在炉子前一边烤火,一边跟沈辉说话。

    沈涛比沈辉小一岁,上班两年多了,单位也不错,在教育局。

    沈璐比沈辉小三岁,今年刚考的事业编,在国土局上班。

    沈涛一边烤火,一边搓着手说:“这天冷的,骑电动车出门能冻死人,路上又滑,下了雪还不安全,我得先买个车,出门方便,人也少受点罪。”

    沈立国一听立马炸毛了:“房子都没有你买的啥车?”

    沈涛哼哼几声,不敢吭气了。

    沈璐则在煽风点火:“上班两年多了,一毛钱都没存下,也不知道钱都花哪去了,工资加上各种奖励补贴,一年怎么也有六七万块钱,存两年就能交个首付了。”

    沈涛气的够呛,怒视沈璐:“你给我闭嘴。”

    沈立国跟沈璐统一了战线,训沈涛:“沈璐说的没错,上了两年多班了,家里没见到你一分钱,自个也不操心买房子,我和你妈苦死累死你也不上心,不长心的玩意儿。”

    沈涛脸色难看,却不敢跟老爹杠,只拿眼瞪沈璐。

    沈璐才不怕他,翻着白眼继续怼:“人家跟他一块上班的,早就把房子买下了,就你谈的那个女的,我同事说她妈可势利了,没房没车的你凭啥指望人家跟你过日子。”

    沈涛咬牙切齿:“我让你闭嘴。”

    沈立国抽着烟,脸色也不好看。

    沈辉则看的津津有味,心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结婚哪能把钱存下,就老二这样的,得等结婚了媳妇才能管住,老爹老妈肯定管不住,不过老二谈的那个对象他也不看好。

    女方父母是干部家庭,似乎有点看不起农民工。

    有些话虽然不会明说,但还是能感觉得到。

    沈辉就问:“你跟刘娜谈的咋样了?”

    沈涛唉声叹气地道:“就那样。”

    “哪样?”

    沈辉追问:“行还是不行,你是怎么想的?”

    沈涛有些烦躁:“她说她妈不同意,我能有啥办法。”

    沈辉说:“要实在不行就算了,别跟着受那些闲气。”

    沈涛不说话,沈璐则已经坐到沙发上开始翻看一堆大包小包,翻着翻着,忽然就拿出沈辉给老妈买的一件羽绒服,说:“哥,这个牌子的羽绒服我知道,一件要上万块呢吧?”

    沈辉点点头,心说到底还是女生心细。

    “啥,要一万多块?”

    沈立国一听就坐不住了,还以为这些衣服撑死也就千把块钱,谁知道一件就要上万。

    张金花也跑了出来,惊讶地问:“真的假的?”

    沈辉点头:“真的,这些衣服花了十万。”

    “哎哟!”

    张金花心疼的差点蹦起来,沈立国也坐不住了,这特么也太败家了,十万块钱都能买辆小车了,却买了一堆华而不实的衣服,穿在身上也不自在啊!

    沈涛和沈璐同样吃惊不小,都在猜测大哥是不是买彩票中大奖了。

    “哥,这件是不是我的?”

    沈璐又翻到一件粉色的羽绒服,连忙拿出来问。

    沈辉点头:“是你的?”

    沈璐没问多少钱,而是问:“哥,你是不是买彩票中大奖了?”

    沈辉说:“想啥呢,我哪有那么好的命。”

    沈璐说:“那你咋买这么贵的衣服?”

    张金花抢了句:“你哥炒股票赚了几百万呢!”

    “啥?”

    沈涛和沈璐一听都惊住了,还有这操作?

    特别是沈涛,对股票多少有些研究,知道在股市赚钱有多难,想在股市赚几百万,那得要多少资本,至于把几十万炒成几百万,就国内这行情,巴菲特来了也白瞎。

    “哥,你拿多少钱炒股?”

    沈涛忙问,沈璐也看着大哥。

    沈辉说:“别问这个。”

    沈涛又说:“给我看下你股票账户?”

    沈辉说:“有啥好看的,老老实实上你的班,别想有的没的。”

    沈涛急的抓耳挠腮,就想探探老大到底有多少钱,究竟怎么炒股的。

    沈立国说:“出去别乱说,别给你哥找麻烦。”

    沈涛点头,又问:“哥你有多少钱,妈说你赚了几百万,真的假的?”

    沈辉说:“四百来万。”

    沈涛兴奋地搓手,想问下老大给自己买辆车行不,瞥了老爹一眼,又忙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要是说了,肯定又要挨训,等晚上慢慢再问也不迟。

    沈辉两年没回家,跟家人也有许多话要说。

    吃过饭,家长里短说到晚上快十一点,才打着哈欠睡觉。

    三间卧室,老爹老妈一间,沈璐单独一间,沈辉只能和沈涛挤一间。

    沈辉还要干活,就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选明天的股票。

    沈涛出来进去溜了好几次,见老爹老妈屋里没什么动静,才凑到沈辉跟前,问:“商量个事,哥你给我买辆车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