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丹尊 > 第669章 叫启少阳的女人
    “杀!”

    一个好听却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在夜空中炸响。

    刹那间,喊杀之声,沸反盈天。

    无数照明火把,陡然之间亮了起来,犹如星空。

    无数黑甲战士,从黑夜中钻了出来。

    其中更是有强大的修行者,凌空而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特殊,吕战之前竟然没有发现他们。

    看来除了力量压制,这个世界对精神力的压制同样明显。

    “啊……救命啊……不要杀我……”“我们不是恶龙寨的,跟我们无关啊……”场面刹那间乱了起来。

    看守卡口的恶龙寨山贼,还没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刹那间就被强大的修行者斩杀在地。

    “快跑啊!”

    那些坐车进城的,大多都是普通人。

    一见到这个架势,根本不用招呼,扭头朝着来时的路跑去。

    恐慌的情绪,在无声的蔓延着,似乎空气都变得有几分炙热,这让人更加的心慌。

    每一个人都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偷渡者。

    然而如今却被抓个正着。

    那么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无事发生,公正的裁决?

    还是稀里糊涂的被斩杀在当场?

    所以这一刻,只能跑,拼命的跑。

    这小道两遍都是山体,布满荆棘。

    然而如今很多人,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不顾两边荆棘,玩命的朝着上面奔去。

    简陋的衣服,被扯的破碎,胳膊手臂,被荆棘割开了一道道伤口。

    “啊……”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小道狭窄,难以避免发生踩踏事件。

    一时间哭爹喊娘。

    更有甚者,直接把别人当成了垫脚石,一脚将在下面的人踩下去,自己继续朝着山壁上爬去。

    在这一刻,人性的阴暗面,被暴露的清清楚楚。

    吕战皱了皱眉:“大家不要慌!不要跑。

    咱们只是路上的旅人,只不过是选择了小路而已。

    我们没有做过坏事,就算是飞鸿城的执法队,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我们没有破坏任何的规矩,你们为什么要跑呢?”

    吕战看到这一幕幕,吐气开声。

    声浪在空气中荡开,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慌乱的人群,此时如梦初醒。

    “是啊,我们为什么要跑?

    我们又不是通缉犯。”

    “就是,我们只是要进城啊。

    为什么要跑?”

    众人渐渐镇定下来。

    然而吕战看到车队之中有几个人,此时却依旧不管不顾,更有几个,直接凌空而起,身形犹如大雁一般,每一次跃起,都可以在空中滑行一段距离,然后远远的落在地上。

    苦竹凑到吕战跟前:“这实力,怕是接近武宗了。

    之前竟然没发现这车队有这么多高手。

    他们跑什么?

    难道跟恶龙寨有关系?”

    “谁知道呢?

    不过这个世界有古怪,在动手之前,根本让人难以察觉真实境界。

    不过看他们如此畏惧,说不定还真是江洋大盗之类的。”

    吕战随口说了一句,举目四望,大家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蹲在马车边,互相宽慰着。

    “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惨叫从车队后面传来。

    吕战只见到了一把燃烧着赤红火焰的长剑,划破了夜空。

    一个跳跃逃跑的车把式,瞬间被长剑劈成了两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烤肉的味道。

    众人又是发出一阵恐慌的声音,互相挤在一起,寻求着少许的安全感。

    火把照亮了小道两侧的山壁。

    又是一阵惨叫声响起,之前好不容易爬上去的人,犹如下饺子一般,纷纷坠落。

    口中的惨叫,刹那间犹如被掐住了脖子一般,短促无力,继而消失。

    “都给我在原地呆着,但有逃跑者,与恶龙寨匪徒同罪论处,就地格杀!”

    “是!”

    如山般应和之声,在山间回荡。

    火把围着的区域,再次压缩,将所有人圈在了里面。

    他们似乎并不害怕会被恶龙寨知晓。

    甚至是用这种方式,在宣战。

    实际上恶龙寨距离此地距离不近。

    之所以就派几个山贼来收过路费,仗着的就是没人敢动他们。

    又是那个带着几分好听,几分威严,又有几分冰冷的声音。

    从车队后面,缓缓走出来一个女人。

    猩红的披风,在火焰的映衬下,像是染了血一般。

    一身银甲,绽放着寒芒,凛然不可逼视。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好看的女人。

    吕战从未见过如此英气的女人。

    就好像傲雪寒梅,孑世独立。

    散发着清冷悠然的气质。

    偏偏她身上的力量,却犹如烈火一般,热烈而又狂放。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在一起,给吕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女人凌空虚渡,一步步从空中走来。

    她的目光却落在了吕战身上。

    因为整个车队,除了逃跑被杀死的那几个,所有人都蹲在车子旁边。

    唯有吕战跟苦竹,腰杆笔直。

    跟那些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她没记错的话,之前的骚乱,也是这个人开口制止的。

    “喂,你们两个,快蹲下来啊。

    不要命了?”

    车把式偷偷的拉了一下苦竹的衣服。

    苦竹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蹲着不舒服,再说了,怎么站着就得丢掉性命吗?

    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干。

    不过这美人儿是谁?”

    “嘘,可不敢乱说话。

    这是城主府七小姐,启少阳。

    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却激活了烈阳血脉,一身实力已经快到武宗巅峰了,实力比一般男人都强。”

    吕战把这些话听在耳朵里,有些诧异的看了车把式一眼。

    他能够确定这人不是修行者。

    但是那个他称为三叔的总把头却是个高手,而且现在那人已经不知道去向。

    而他一个不是修行界的人,怎么会对这七小姐启少阳这么了解?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来我飞鸿城?”

    启少阳此时已经到达了吕战跟苦竹面前,居高临下,身上气息张开,将两人笼罩在里面。

    这样的对话方式,会给对方带来莫大的压力,便于她知道想知道的事情。

    可惜这一次她面对的是吕战跟苦竹。

    两人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