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的炮灰生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江原的潜在对手
    “哟!日向家的少爷,您怎么亲自来这里执行任务,还认识我吗?”江原似笑非笑的望向日差问道。

    只见日差表情严肃的回道:“原来是你,江原上。自从离开草之国战场后听说你很活跃,而且颇受三代火影的看重,原谅我见到你这副样子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出来。”

    “这话说的!”

    江原大手一挥走上前搭在日差的肩膀上,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换洗衣服的江原浑身脏兮兮的,特别是刚刚从潮湿多雨翻雨之国回来,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臭味。江原黑黑的手搭在日差的肩膀上,而日差穿着的日向一族特有的白色族服出现一道黑印,十分显眼。

    “对不起,我刚刚从雨之国狼狈的逃回来,把你身上的衣服弄脏了。对了,你不是有一个哥哥,他人呢。以前在村子里总是见到你们两人形影不离,他怎么没有在这里?”

    日差面目不善的解释道:“日足是宗家,为了保护白眼他不用上战场,你还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事的话你还是快点回村子吧。像你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见,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江原嗤笑道:“不对啊,去年我都在草之国战场上见过他,那一手的回天玩的可厉害了······”

    “你!”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江原轻抚着日差的后背赔礼道:“我知道你们日向家的规矩,你日差也是一个爱护自己哥哥的男人,开个玩笑不必当真。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为了日足自愿打上分家的笼中鸟咒印,正因为此事我才出手。”

    日差依旧别过头去。

    “哼!”

    最终好说歹说江原才得到日差的原谅,虽然日向一族的族规很严厉,但日足又不是什么不通情理的人,没一会儿江原就和他有说有笑的。两人以前都在草之国战场,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是战友,说起事情来也还谈的下去。

    两人相伴着朝向村子的方向回去,而三个雨隐忍者则被日差点了穴道,一个个的躺在地上哀嚎。潜入的雨隐有边境部队处理,日差说已经看见有负责的部队过来,不需要特别担心,反正江原踮起脚尖望了半天都没看见一人,白眼还是挺厉害的。

    “这么说江原你是从草之国绕道雨之国进入火之国的,这么走还挺远的,你真厉害。而且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成为特别上忍和战场参谋官,说不定等战争结束你会加入暗······”

    日差眼睛忽然看见江原左手臂上的火焰纹身,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释然一笑。江原也看了一下自己左手臂上的暗部纹身,是啊!等战争结束自己应该做什么呢,是每天陪着酒子还是继续为木叶出力?

    江原摇摇头苦笑道:“暗部其实也没什么好的,不过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如果我能坚持一下,说不定在那个位置改变的东西也能多一点。”

    “后悔无用。”

    日差走在前面脚步停止,然后释然道:“有什么可以后悔的,不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事已至此不如敢于接受。”

    江原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说的是你吧!还好宗家的人是你亲哥哥,你有什么可烦恼的,最起码你们的眼睛不会受人恐惧。”

    “嗯~~,还真是!”

    “哈哈哈,你还真是随遇而安,这一点你要把他传给其他的分家,他们如果能够接受你的想法,那么笼中鸟就不是耻辱,而是一种荣耀,用自己来保护白眼的荣耀,他们才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

    只有心有顾虑的鸟儿才会认真对待每一场暴风雨,那些无忧无虑的鸟儿只会接受他人的投食,笼中鸟关押的是什么鸟儿还未可知,这个笼子到底是是关押宗家还是分家?”

    停下脚步的日差突然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笑意,白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江原。日差身上搭在江原的肩膀上,而江原也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笼中鸟咒印,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日向分家的人完美的践行了这句口号。

    “江原,谢谢你的安慰。你说的对,笼中鸟是一种保护自己亲人的荣耀,笼中鸟关押的鸟儿是谁还未可知!”

    面对日差突如其来的感激,江原嘴角扯起笑容应付着,某些人还是太中二了,也太好骗了。怪不得三代总喜欢对其他人说一些大道理,随便说说都能让他们引为知己,江原也愿意每天鸡汤给他们熬着,时不时给他们来一口,保证村子的凝聚力。

    自从江原的一番鸡汤灌顶之后,日差对待江原的方式也和善了很多,虽然没有到达一眼倾情,奉为圭臬,但按照日向一族的严肃范儿,日差已经差不多被江原攻陷了。

    在经过长途跋涉后两人于第三天的下午回到木叶忍村,走进大门时风度翩翩、衣着体面的日差被放行;而衣衫褴褛的江原被拦了下来,在踢了几脚看守大门的两个中忍过后,江原的身份得以被确认。

    因为三代和几位顾问团长老都不在村子,整个村子开始了戒严,审查身份特别严格。随意的扯了一张登记信息的表格擦了一下手,江原在看守大门的中忍眼中大摇大摆的离开,后者敢怒不敢言。

    终于回到村子,江原撒欢儿的朝着酒子的家里跑去,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酒子了。江原只记得离开的时候刚刚是春天,可是现在都可以听见蝉虫的鸣叫,在酒子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

    江原喘着粗气跑到了酒子的家门口,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回声,江原又敲了几下,依旧没有声音发出来。

    “酒子,你在吗?”

    忽然二楼的窗户处丢下一个酒瓶,酒瓶砸在离江原身旁不远处,然后紧接着是一脸不耐烦的酒子。还有一个苍老的面容也出现在窗户处,见是江原回来,酒子惊呼一声跑下了楼,而那张苍老的脸似乎暗淡了几分。

    一阵下楼的悉索声响起,然后是酒子打开门的惊喜,随即脸色一变又把门关上了,江原伸着手臂像一个小丑一样,表情无比尴尬。

    酒子打开一个门缝说道:“江原你好脏,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怪味。我不想抱你,你先回家换身衣服吧!”

    江原收回无处安放的小手,神情萧瑟的笑了笑。低头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江原只能感叹的确有些内味。或许是察觉了江原的落寞,酒子随即便出言安慰着他,不过语言表达欠佳。

    “抱我一下,我转头就去找宇智波拓也,他比你爱干净多了。”

    “不就一点味嘛?”

    酒子:“嗯——!”

    “混蛋宇智波拓也,眼睛迟早被人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