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十三章 等待与进军
    第十三章等待与进军

    桌上有酒。

    桌边有人。

    方别看着桌对面的郭聚峡,笑了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够让郭大人请我喝酒。”

    “如果你愿意安生下来,我把你这辈子的酒请了都没问题。”郭聚峡淡淡说道,同时望着方别:“那封信中究竟讲了什么?”

    “郭大人没有看?”方别反问道。

    “既然是交给陛下的信,我怎么可能会看。”郭聚峡看着方别说道。

    方别笑了笑:“既然是交给陛下的信,那么现在你为什么又想知道这封信的内容了?”

    “因为陛下看完信之后选择了直接召见你。”郭聚峡看着杯中酒,轻轻说道。

    “这是许多年都没有的事情了。”

    “之前没有,并不代表着现在没有。”方别依旧静静地打着哈哈。

    但是郭聚峡就不给方别继续混淆视听的机会了。

    “能让陛下如此重视的事情,这个世界上都没有几件了。”

    “所以我更想知道了。”郭聚峡举杯,满饮,然后向着方别亮出了杯底。

    方别笑了笑,看着郭聚峡:“郭大人都这么豪爽了,我当然不能够屈居人下。”

    这样说着,方别同样将自己的杯中酒饮尽,然后叹了口气:“其实那封信没有说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说东瀛已经从海上入侵了高丽国,并且攻下了高丽国的首都汉城。”

    郭聚峡微微皱眉:“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

    “消息本来就是传的很慢的,只是唯独我跑的很快。”方别看着郭聚峡平静说道:“我从让平城出发,直接渡海进了平津港,然后再走陆路来到燕京,统共也不过用了五天的时间,而正常情况下走陆路,消息差不多要半个月才能到达。”

    “你说的也是。”郭聚峡点了点头。

    对于消息的传递速度,他还是很有底的。

    不过,他依旧望着方别:“为什么你会跑到了高丽?”

    “毕竟这么久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好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有时候不太想让自己显得比较引人注目,那么就还是选择蒸发比较好。”方别看着郭聚峡平静说道。

    少年的态度始终很平静。

    并不因为自己面前角色的改变的人有所改变。

    而郭聚峡则叹了口气:“大周很久没有打过仗了。”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打过仗,但是确实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仗了。

    想当初,大周刚刚建立的时候还是非常武德充沛的,成祖皇帝天天没事就去沙漠里打打秋风逛逛街,毕竟放眼望去,整个天下也只有北方的瓦剌有继续追击的价值。

    但是随着又一位皇帝因为御驾亲征而被迫北狩之后,擅起边衅就成了一个相当严重的罪名,大周也就慢慢以和为贵起来。

    不过另一方面,也是近百年来,大周已经很久没有遭遇到严重的边境危机了。

    如果说这次东瀛之征高丽属实的话,这就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

    “其实汪直不死的话,那么就会提前开始一场内战。”方别看着郭聚峡淡淡说道。

    “如果你说这个事情的话,几乎大周每一个人都欠你一个人情。”郭聚峡笑了笑:“我想陛下愿意见你,可能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既然知道了这封信的内容,我也就理解为什么陛下当即就决定见你来了解这第一手的情报了。”

    “不过。”郭聚峡轻轻说了一个不过,然后静静望着方别:“你终究还是来了燕京啊。”

    “既然不得不来,那么还是早来为好。”方别伸手从盘中拈出一个水煮花生,在口中咬碎,看着郭聚峡:“其实我这次也不会在燕京待太久,我只要待到大周出兵就好。”

    “出兵?”郭聚峡反问道。

    “是的,出兵。”方别点头:“要考虑支援高丽的话,那么仅仅关东一地出兵肯定是不够,需要全国调集的兵力以及抽调的边军。”

    “我可以向你透个底,那就是这次东瀛出动的军队超过了十五万,大周如果想要支援,那么至少也应该有七八万的大军,否则根本就不够打的。”

    “十五万?”郭聚峡之前还没有得知东瀛军队的准确数目,如今听到了方别说起,不由吃惊起来。

    “这么多?”

    “其实不是很多,东瀛国内还有更多没有出动的军队,主要是粮草补给上还是有所困难,并且高丽的地方军长期军备废弛,腐朽不堪,这次东瀛入侵,几乎将整个高丽上上下下都捅了个透心凉,接下来大周军队估计指望不上高丽军的支援,甚至说连粮草都要千里迢迢自行运输。”

    “好在。”方别看着郭聚峡,笑了笑:“咱们如今的这位陛下,还是很会管钱的。”

    郭聚峡面对方别的这句调侃,没有说话。

    但是方别说的没有错,天禄皇帝在位号称师从黄老,兴无为之治。

    什么叫做无为之治呢?

    就是皇帝在上面几乎什么都不管,就让下面自行发展,以休养生息。

    这是开国之初经常会使用的政策,原因就是不折腾就是最好的仁政。

    而到了天禄皇帝这边,他的黄老之道就和别人不太一样了。

    他收钱的。

    在暗地里,这位天禄皇帝有蜂巢把控整个江湖,给他源源不断地进贡各种江湖中的资源,但是明面上,这位天禄皇帝同样有锦衣卫和东厂,来替他做监管全国的耳目。

    虽然说朕富有天下,但是天下的,却并不是朕的。

    朝廷收上来的税,首先是归户部管的,户部的银子再一点点分到六部,分到边疆的战士手中,分到受灾的饥民手中,分到上上下下文武百官的手中,分到兴修水利建设道路的劳工与官吏手中。

    但是唯独——这些钱里没有皇帝的份。

    毕竟理论上这些都是皇帝的,但是皇帝一个人真的吃不了多少,剩下的更是有一张张大嘴嗷嗷待哺。

    而随着王朝的持续,收入事实上是在不断降低,但是吃饭的嘴却又几乎再没有停顿地增加。

    所以总会有一天,这样的收支失衡,这个王朝就会慢慢走向衰弱。

    而天禄帝不一样就不一样在了这里。

    他自己是有小金库的。

    他是可以派出去自己的亲信太监直接到各地绕开朝廷直接收税的。

    并且情报之准确,几乎是一把一个准。

    俗话说的话,修行讲究财侣法地,那么天禄皇帝就是真的把财侣法地做到极致的男人。

    “你就那么想我们的陛下出血?”郭聚峡看着方别有些无奈地反问道。

    “我只想知道,他会不会出血。”方别轻轻说道。

    “反正,如果他不出血的话,那么朝廷要么加税,要么财政就要破产。”

    “无论如何,苦的都是百姓罢了。”

    郭聚峡看着方别,突然也感到了一些无奈:“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百姓不就是不会苦了吗?”

    之所以说马匹不好管理,那么肯定就是出了害群之马。

    方别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害群之马,如果不是他一番操作,让东瀛入侵,高丽求救,朝廷必须派出大军征讨,财政必然受到极大的压迫。

    如果没有了方别,不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不是吗?

    “我不能永远将头埋在沙子里面啊。”方别轻轻说道。

    郭聚峡看着方别,叹了口气:“你真是有点太过于老成了。”

    “我像你这样的年纪,还在整天玩泥巴呢。”

    “大人玩的泥巴肯定和我玩的泥巴不太一样。”方别摇头笑了笑:“总之,我会在燕京呆到第一批官兵出发,然后随着他们再回到高丽,完成我对高丽国王的承诺。”

    “听起来很简单,不过第一批官兵肯定不是从燕京出发的。”郭聚峡淡淡道:“第一批官兵,肯定是关外的边军。”

    “他们原本就是为了防备那批女真人而存在的,这个时候高丽告急,他们最适合出动,并且其战斗力也在全国居于翘楚,唯一的缺点就是人数有点少。”

    郭聚峡看着方别:“如果真像你说的东瀛来了那么多人,那边关外军肯定是挡不住的。”

    “我知道。”方别点了点头:“所以准确来说,我留在这里,也是为了等一个人。”

    “等谁?”郭聚峡反问道:“还有人会来燕京吗?”

    “当然有。”方别点头,看着郭聚峡:“他的名字叫做广济奇。”

    “你是说那个九战九捷的广将军?”郭聚峡居然也听说过广济奇的名字:“他对阵倭寇的战绩极佳,已经传到了京师。”

    “倘若你说这次对阵的敌人就是东瀛的话,那么他也来参战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唯独一点那就是燕京距离东南路途遥远,消息传得很慢,从朝廷征调,再到他前来赴任,再到起兵去征讨高丽的倭寇,这一来一回,恐怕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而现在看来,你多半没有这半年的时间来等待的吧。”

    “我当然没有。”方别点头说道:“但是我相信广将军会来的很快。”

    “你凭什么相信?”郭聚峡饶有兴趣地问道。

    “因为我这边,有人给他提前写信。”方别平淡说道:“以他的性情,多半已经在路上了。”

    ……

    ……

    广济奇确实已经在路上了。

    因为本质上,东瀛的蜂巢分部,是和汴梁这边的蜂巢总部联系的,虽然说这种联系没有那么的紧密,但是其实确实是存在的。

    所以说通知广济奇的信甚至在东瀛军队还没有踏上高丽的土地之前,就已经寄出去了。

    然后经过一番辗转之后,这封信最终还是来到了广济奇的手中,这位曾经的指挥佥事已经升任到了总兵的位置,毕竟在应天府沦陷失而复得之后,广济奇汇集义军与朝廷的剩余精锐,在得到了胡北宗的全权委任之后,可谓是如虎添翼,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彻底击溃了汪直的乱军与尚且在东南地域活动的倭寇势力,一时间已经陷入了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地步。

    而这个时候,方别告诉他就在不久之后,东瀛即将正式登陆高丽,在高丽国无力自保的前提下,极有可能引发国战。

    到了那个时候,才真正是大丈夫的用武之地。

    作为一个将军,广济奇可以说做梦就想着这样能够彻底建功立业一展平生所学的机会。

    毕竟,倭寇虽好,但是却没有办法贪杯,真的是打完就没了,并且只打倭寇总显得小猫小狗两三只。

    所以说在确定方别的情报属实之后,广济奇这边就已经踏上了前往燕京述职的道路,这当然是向胡北宗讨来的官方理由。

    而等到广济奇来到燕京,按照惯例起码会在燕京住上一个月,怎么着都能够等到东瀛入侵的消息传到燕京,到了那个时候,他这个抗倭英雄肯定会被临阵点将,毕竟整个大周可能没有人比他更加熟悉倭情,擅长对抗这些对于大多数人都很陌生的敌人。

    不过一路的水陆兼程,即使是广济奇,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疲态。

    其实他的人生,也因为方别的缘故,产生了巨大的转变。

    事实上当被那个自称燕九的男人率领倭寇击败的时候,连广济奇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在大放异彩的前夕就彻底熄灭。

    但是哪怕只和方别相伴很短的时间,他还是很为这个看似青涩实则老成无比的少年所折服。

    所以说这次对方只是向他提及了这种可能,他就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旅途。

    “还有多久才能到燕京?”广济奇问向前方驾车的车夫。

    “正常走,还有两天的路程吧。”车夫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一个颇有实力的顾客,只身一人就包了他的马车,价钱也给的爽快,说他是商客吧,也不太像,但是说是个大官吧,又哪里有大官自己独自一人就上京的道理。

    不过给钱就能闭嘴,车夫也就拿着钱满心欢喜地踏上了这条道路。

    “两天吗?”广济奇看着帘外的天空:“不会下雨吧。”

    “如果下雨的话,恐怕会慢一点吧。”

    “哪里哪里。”车夫摇着头说道:“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会下雨的。”

    他话音未落,远方就传来了隆隆的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