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天龙书 > 第三十三章 天人之局
    云清在天虞城置了一处宅子,山水锁微楼,娴静清幽远离繁市。

    云毅留了一队骑兵为其护院,便离开了皇城。他此次入天虞城就是来表明态度,多年不入朝诸多谬谈传他与皇帝不睦又掌重兵或渐生反骨。这些他都不在乎,他的心秦政明白。但如今局势愈来愈紧,赵弦的死也让这曾经威风凛凛的人物怒火中烧。所以他殿前剑斩陆志,是试探更是挑衅。

    棠溪剑阿阁在云风抵达堂庭便动身往西而去。天启城依然如常,风月楼仍旧红火。阿三时不时偷懒被宁儿捉得四处逃窜。清儿、静儿、萱儿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十二层楼上的门也一直紧闭,无人知道屠八在不在。温梦琳捧了一把瓜子,娴坐楼上沐浴阳光。

    堂庭云府,云风这些日子除了修炼便是同云瑶与张小飞一块看他两玩耍。他以前一直在外,如今回来自然要好好陪陪她。

    忽然,管家老徐送来一封信,说是二公子送来的。云风接过信笺一览,信中只说自此长留天虞与一些嘱咐,如同一封普通家书。

    “老徐,二哥怎么突然想留在天虞做官?”云风一边折信一边问到。

    “不知道,二公子智谋无双,哪里做官都游刃有余。”徐姓管家道。老徐名唤徐世良三代皆为云府家臣。

    “我感觉你有事情瞒着我。”云风狡黠的打量着他。

    “哪能啊!谁能瞒得过你这人精。”徐世良不自然的笑道,露出整齐的牙齿却独独缺了颗门牙。无人知道那颗牙是如何没了的。只知道有个外号徐漏风,云瑶倒是年纪小追着他喊漏风叔他每次都乐呵呵应。虽说外号漏风,但做事从来滴水不漏。

    “你不说我也不问。过几日我便要离府。府里这些年辛苦你了,徐叔。”云风轻轻说道。

    徐世良举目看着云风,“你长大了,有自己的路要走。府里的事不必担心,有我在。只是你那毒咒如今还未找到破除之法……”

    “没事,已有办法。此次出门除了一是为此,二是有其他事情。”云风回复他。

    “对了,我走之后若师弟呆不住就送他回武当,不能有闪失。如果愿意就让他留在府里,好生照顾就行。”

    徐世良应了声好,便退下。

    …………

    突然之间,西海与浑夕山连接处苍穹霞光万丈,凭空生出一巨大棋盘。此象一出,各方势力相继而去。

    因此处地界乃朝云、辛氏、钉灵三国交汇之处,是一处三不管的偏僻之地。所以一下之间聚拢了各方势力暗自觊觎。可这山河龙玺几百年现世一次,授空气运后又自行消失。要想得此神物凭的可不是修为境界,而是要破了那天人之局才能获其气运。

    辛氏国来了两位大棋师范奕与东萝,钉灵国的大祭司方知道也来了,双方皆带了神道高手。

    范奕见对方率先开口:“大祭司多年避世今日也能得闲来解这天人之局?”

    方知道一身黑袍加身,嘴唇乌黑,眉眼皆是玄色,声音沙哑道:“这聚神洲山河气运的神物若我钉灵国能得到必然能摆脱历代贫瘠之地,不再受无尽邪气之苦。为了我钉灵国百姓老身任大祭司自然要倾力而为。”

    范奕儒衫飘飘看着方知道“你我两国虽为盟国,但近日所争乃国之气运只能各凭本事了。”

    一旁的东萝并未说话,桃李年华的她自小聪慧,善棋道十岁当国手,如今已奉辛氏国大棋师,传言棋道造诣在范奕之上,具体如何无人知道。

    “哪是自然。”方知道道。

    而此时,一队人马入景。队伍高挂朝云军旗,一辆华美马车居中,细下一看马车一侧步行一位老者,仙风道骨,徒步而行速度却稳稳保持,气息浑厚未有累色,正是钦天监道冲真人。马车内是司空大人周庶与暂未封相的云清。

    二人一路行来,途中交谈甚多,[笔趣阁 www.biquga.info]周庶对其看法已是大为改观。

    三方碰面,周庶与云清缓缓下车。

    周庶见着场间众人,招呼道“诸位别来无恙。”又看见方知道,神色微凝并未表现。他素闻此人善于心计,心思缜密且手段毒辣不顾道义,心中想此次怕是有些麻烦。

    云清到是面不改色,只是对那辛氏国东萝多看了几眼。

    但凡貌美年轻女子对陌生男子的目光都充满厌恶。发现云清的目光东萝玉指尖一划,一道紫光飞出,云清虽承学儒学宫却并未修炼自然抵不过东萝这一指流光。

    流光临面而来,云清眼都未眨,道冲真人一拂袖紫光不见。

    东萝犹诧异,此人生得天然俊俏,可一副病容分明毫无修为虽有道冲真人护佑方才惊雷一击却从容淡定胆色过人。便有些好奇……

    “东萝姑娘,年少有为已经半步神道真是天资卓绝。云公子并无修为姑娘莫要试探了。”道冲真人道。

    “云姓……你是堂庭云家人,可认得云风?”东萝朱唇微启。一众人倒是好奇她为何打听云家三公子。

    云清心里也觉得突兀,“云风是我弟弟,东萝姑娘认得?”

    “当日万里当空一剑,强入神道,杀了中书令沈庆,天下谁人不识。与你这弟弟比起来天下自认天才的只怕都失了颜色。”东萝冷声道,却不是为沈庆之死。

    “东萝姑娘谬赞。”云清有礼道。

    东萝收回美眸,不再说话。直直盯着苍穹之颠云海尽头的天人之局,棋盘内森罗万象,若摧枯拉朽击天鼓,倾洒热血震忠魂。

    云清看着长发散垂至腰,一身锦绮,光彩耀目的东萝,不自觉生出一丝难言的情愫。一时收回目光也望向那棋盘,顿时只觉日暮西山天涯路,瑶台一梦歌声残。

    越来越多的人汇聚而来,这山河气运虽然对于普通人无益,但是能护一国气运经久不衰。这等奇观也引来了不少人围观。这天人局现相当于棋圣之争,因为山河龙玺现世寥寥数次唯有几百年前的大儒生贺贤解过,朝云国也因此安定了这么多年,那也是唯一一次有记录以来世人破解这天人之局。

    当时神洲棋道大家纷纷临局,使尽浑身解数未能解开。在棋局将散于虚空时,大儒生贺贤乘仙鹤入局,棋开阴阳,道为经纬,天地失色,霹雳惊雷,终堪破玄机。后被世人誉为棋中之圣天下一人。

    而如今天人之局再现,岁月轮转,沧海桑田,贺贤已辞世,天人之局也因天道变幻与昔日不同。

    奈何天下有痴人,剑痴、刀痴、书痴、道痴等等,棋痴也算一类而且痴人不少。这便有几位耐不住心痒,棋盘刚成便奔去行棋。

    那人一入棋局,刚落一子,便手指颤抖不已,心神震荡萎靡。穹顶之上迷蒙的雾霭似无边无际,局中人孤光独立,神色茫然最终只能黯然退下。

    而后相继去了诸多棋道大家皆未能解局。一时间寂静无声。

    这时大棋师范奕开口道:“大祭司与司空大人可愿先行,若无意我便去了。”

    周庶正欲回复却被一旁云清止住,低声道:“天人之局岂是那般容易解的。这范奕虽为大棋师,但破不了。此等先天道局极耗心神,你老年纪大了让我来吧!”说这话时分别打量了方知道与东萝。

    周庶与云清多番接触,了解其确有惊世之才又深谙礼数对其好感倍增,故心会意不再多言。

    范奕飞身而起,落入局中,起手便是大开大合之势,颇有风范,看得众人连连称赞不愧为大棋师。他竭力广思,每落一子西海之上掀起惊涛骇浪席卷海中礁石;可任他奇思妙想,天道至简妙理无穷,最后生生将其逼得悻然退去。出局时也是神游天外仍在局中。

    方知道见范奕失利,脸上未见神色,黑袍下的面孔无人看见,身形虚晃一群乌鸟呀声振翅散开,再见时人已落于局中。

    让人惊讶的却是,这钉灵国大祭司出了名的狠人,外表邪性,使人惧怕。可那大棋盘上,一落子却不是狠绝激进,步步紧逼,反倒是如同独立小桥风满袖,悠然不争。

    此刻场间众人皆翘首瞩目,一些棋道大家自然看出大祭司是棋路,却也嗟叹无胜算。

    东萝、云清、范奕、周庶看着高空棋势心里各自疑惑这人究竟要如何。

    可此时的方知道隔绝外界,自然无法感知其他人,他此刻一心破局却走的是另辟蹊径。原来他早有谋划“道分阴阳,棋有黑白,他行中和之道立于不败,却无胜算。也不知道算不算破局,他在赌。”

    经过长时间观棋,很多人都明白了方知道的用意也惊叹此人不愧钉灵国大祭司竟然能和。

    可没想到的是局终仍然未解,此举行不通。

    此时他抽身而回,黑袍帽檐更低了看不到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