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律政甜妻:墨少,你被捕了! > 第1093章 去找孩子
    “不要,我不要回房休息。

    言商,你没听见吗,咱们的孩子有消息了,终于有消息了。”

    她激动不已,一边挣脱着被戚言商揪住的手,一边兴奋的笑了起来。

    那笑容发自内心,即便是唇色苍白也难掩她心中喜悦。

    只是那笑,在那张憔悴苍白而又双眸猩红,眼眶红肿的脸上,显得有些……违和,甚至在凌乱的长发衬托之下给人一种精神病患者的既视感。

    深深灼痛了戚言商的眼。

    “我知道孩子有消息了,所以我现在去找汤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好不好?”

    他耐着性子,语气轻柔的说着,不忘伸手撩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

    一举一动,都柔情似水。

    于昔日里性子清冷的戚言商判若两人。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咱们一起去接汤圆回来。”

    芳柔摇头拒绝。

    “乖,听老公的话,在家里等着,等我回来。”

    “我想汤圆了,言商,求求你带着我去见儿子好不好?

    我真的太想念他了,求你了。”

    芳柔双手抱着戚言商的胳膊,苦苦哀求着。

    戚言商拧着的眉心深了几分,脸色骤然阴鸷,沉声道:“你身体很虚弱,在家里好好休息,等儿子回来你才能照顾好他,对不对?”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身体很好。

    你看,我能蹦能跳,言商,你带我……”    “我让你在家里休息,你听不明白是吗?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突兀的,大厅里爆出了一声咆哮声。

    声音来的突然,不仅仅吓得芳柔猛地一跳,就连慕浅和陈湘都被戚言商给吓到了。

    最初戚言商忍着性子,然后随着芳柔的一再坚持让他隐忍着的情绪骤然爆发。

    虽然发怒的样子很骇人,可旁眼人都知道,戚言商只是不希望芳柔知道那些不好的消息。

    “你……”    芳柔吓了一跳,禁不住唇瓣颤抖的厉害,眼眶里氤氲着水雾,随着她眼睫一眨,泪水夺眶而出。

    “你为什么要吼我?”

    她心里很委屈,不明白戚言商为什么要这样。

    “我再说一遍,上楼休息,别再给我添麻烦,你听懂了吗?”

    戚言商一把揪住她的手腕,粗鲁的拽着她朝着楼体上走去,边走边说道:“芳柔,你是不是觉得最近给你脸,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嗯?”

    态度冰冷,气势凛寒,让戚言商瞬间恢复到最初芳柔所认识的模样。

    吓得她肝胆俱裂。

    “你放开我,戚言商,你个疯子,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儿子。

    呜呜……”    被粗鲁的拽上楼梯的芳柔不停的挣扎着,扭动着,想要摆脱他的束缚。

    楼下,慕浅见此一幕,心痛如刀割。

    起身,想要追过去,却被墨景琛一把拉住,“阿浅……”    慕浅回头注视着墨景琛,见到男人朝着她摇了摇头。

    “浅浅,随他们去吧,戚言商……没得选择。”

    陈湘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到他们经历的事情,痛的肝肠寸断,眼眶泛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

    她依偎在顾轻染的怀中,埋着脑袋,身子隐隐颤抖着,哭了起来。

    “别哭了媳妇儿,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纵然是个男人,顾轻染都觉得太扎心。

    楼上,清晰的听见芳柔的哭泣声与戚言商的吼声,随着最后砰地一声巨响,房间门关上。

    戚言商走了下来,整个人被一股子冰冷气息包裹着,寒意逼人,充满了肃杀气息。

    “人在哪儿?”

    他走到沙发旁,望着墨景琛,问道。

    “我带你去。”

    墨景琛起身,慕浅当即站了起来,“我跟你去。”

    “你在家里……”    “闭嘴!”

    男人一句话还没说完,慕浅直接打断了,然后对陈湘说道:“嫂子,你在家里看着柔柔,无论如何……不要让她离开。”

    “放心,交给我吧。”

    陈湘点点头。

    然后戚言商、墨景琛、顾轻染、慕浅,一行四人一起离开大厅,驱车驶出别墅。

    一路上,轿车内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戚言商开车,墨景琛坐在副驾驶指路,顾轻染和慕浅坐在后面。

    慕浅神色严肃,有些紧张。

    顾轻染看在眼里,有些心疼自家妹妹,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太担心,吉人自有天相。

    你现在身体不太好,还是好好照顾自己才行。”

    “我没事儿。”

    “你有没有事儿,你心里没谱?

    上官云渺现在音信全无,真是让人操心,都没有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父母。”

    他忍不住抱怨着。

    天知道,顾轻染最初知道自己有母亲的时候,心里是欣喜的,激动的。

    可渐渐地,上官云渺和墨云敬做的事情逐渐的消磨了他的耐心和仅有的希望。

    “不提也罢。”

    慕浅不想说那些事情。

    两人没说话,车内再度陷入沉默。

    整个开车的路程,戚言商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他在克制,克制着心中的怒火。

    戚言商是聪明人,有些谎言可以骗过芳柔,却躲不过戚言商的火眼金睛。

    轿车平稳的行驶了两个小时,从市区到郊外,再到非常偏远的山区,坑坑洼洼,十分颠簸。

    虽然戚言商恨不得将车开的飞起来,但顾及着慕浅身体虚弱,他速度还是缓慢了很多。

    怪只怪今天天气不好,否则就开直升飞机过来。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墨景琛给佚锋打了一通电话。

    “我们已经到山下,你们在哪儿?”

    “好,马上上去。”

    十五分钟后,轿车抵达山下,没法继续往前行驶。

    四个人下车,墨景琛搀着慕浅,扶着她上山。

    原本今天墨景琛不应该带着慕浅上山,可是慕浅是汤圆的干妈,想要过来看看孩子,自然是可以的。

    因为下了雪,山路崎岖难行,不过好在慕浅最近几天身体状态不错,加之原本身体机能不错,上山没有掉队。

    又半个小时,四个人上了山。

    从山下到山上,时不时能看见FE的成员,都是佚锋带过来的人。

    到了山顶,寒风呼啸,吹得人脸疼。

    寒冬腊月,山顶上除了几颗迎客松依旧翠绿笔挺,便是一片杂草丛生。

    但就在山顶的侧边有一处小屋。

    慕浅忽然想起来了。

    这儿便是最初司靳言被绑架的地方,那个屋子,便就是司靳言被困的地方,而后被杨柳给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