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收容诸天 > 第三章 大山
    “临风,那边,咱爹就是在那边出的事!”

    “铁柱哥,慢点,你慢点!”

    两个粗布麻衣的青年,一前一后在山林之中奔跑。

    只不过前面的那个身材粗壮,后面的则是干瘦文弱。

    “快来,爹掉陷阱里了,我一个人弄不出来!”

    “关键我这个身体条件,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没问题,你帮我托一下就行,我带了绳子!”

    文弱的青年浑身呼哧带喘,快速的在山林之中奔跑,浑身甚至都有些酸软了。

    他没有注意到,之前还算是光亮的天色,早就已经一片黑暗了。

    反观前头的那青年,甚至脚步刻意放缓,能够等待着后面的消瘦青年,常年在山中狩猎,砍柴的身体高高壮壮。

    壮硕青年闻听此言,无奈的摆了摆手,并且递过来一个点燃的火把:

    “没办法啊,这个时节,村子里没有愿意跟咱一起进山的,那些个狗东西,被咱爹帮了那么多年,现在爹失踪了,一个个的都不敢进山,怕什么惹恼山神大人,有个屁的山神?都是一群没有卵蛋的孬种!”

    说到这里,壮硕青年脸色涨红,极为不忿。

    文弱青年没有开口回应什么,只是脚步放慢了一些,但还是朝着自己这位‘父亲’当初领养的铁柱哥所说的地方赶去。

    黑夜所在的罗山之上,只有两人手中火把点缀的点点星火光芒。

    两人的脚步逐渐放缓,这一段的山路有些不太好走。

    “爹到底是怎么了?你之前在双喜叔他们那也不直说。”

    文弱青年眼眸之中有些厌烦,但是似乎不得不这么问。

    铁柱哥解释道:

    “今天打猎各自归队的时候,除了咱爹之外,就没人再回来了,一起找了好半晌,都没有找到,那些家伙全都回村了,只有我自己在陷坑里找到了咱爹,似乎是昏迷了。

    我怀疑是那些人中有人动的手!如果在那直说的话,说不定你我也会遭了这灾祸。”

    文弱青年眉头一皱:

    “怎么可能?咱爹在村子里名声很好啊,而且帮着村里不少人,犯不上有人对他下这种毒手!”

    “嗤,临风你之前都在县城那边读书,最近才回到村里,不知道这人心险恶啊!”

    他这么一说,那文弱青年眉头皱的就更深了,火把稍稍往周边照了照,黑暗之中,橘黄色的火光映衬之下,那些白日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的丛林之中,仿佛有无数魑魅魍魉在其中环绕,张牙舞爪。

    青年心中多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虽然他脑海中的记忆仍然模糊,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个便宜父亲,是村中的狩猎队长,别的不敢多说,对于这大山的熟悉,以及那些个隐藏的陷阱机关,那是滚瓜烂熟。

    甚至在记忆最深处,自己这个便宜爹曾经拍着胸脯说过,在外面,或许村里摔跤能摔过他的小伙子有不少,但是在大山里,他要是想,能一个人玩死十几个不在话下。

    这样一个老猎人在山里被人抓住了?而且还是活捉?

    不可能!

    即便真的被同行的村中猎人抓住,也没有理由还留下活口!

    故此,这位铁柱哥的言语不对!

    瘦弱青年抿了抿嘴,思考之中,他没有在说话,稍稍瞥了一眼身旁的铁柱哥,烛火照耀下,似乎有些发白的脸孔尤为显眼。

    自己从杨柳县城回来之后,就听说父亲这位同村的养子似乎有些不满,好像是因为村里那一点耕田以及自家老房的原因。

    黑暗之中,两人都不在开口,除了山林之中的脚步声之外,宁静的宛如死地。

    青年即便想要忍住不发出什么动静,但是越来越粗的呼吸声,仍然被身旁青年发觉了不妥。

    “临风,你怎么了?”

    “没什么,这些割人草太烦人了!也有点累了。”

    铁柱哈哈一声:“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不过仔细想想,你可是咱们杨柳县的最年轻的秀才先生,这大山里的苦的确不应该是你应该吃的。”

    他似乎不再掩饰什么,因为在这种气氛之下,他这看似爽朗,实则悚人的笑声极为不合理。

    瘦弱青年的脚步越来越慢了,黑暗之中,呼吸声仿佛都消失一般。

    他是真后悔了,就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中跟人来到这种鬼地方,好不容易有再活一次的机会,竟然这般不珍惜!

    出来之前,天色还算是光亮。

    他没想到大山里的天色黑的这么快,也没想到人心也会黑的这么快。

    “临风?怎么不走了?快点!父亲就在前面等着咱们呢!”

    铁柱察觉到身旁之人脚步的停止,转过身来,拿着火把,看着不过一尺之外的瘦弱青年微笑着说道。

    平日里憨厚的面容上却挂着最阴冷的笑容。

    “铁柱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咱爹先前跟我说过,在杨柳县城那还有一个地契,一直给咱留着,过一段时间我就准备去乡试了,如今想来,不妨给了铁柱哥你吧!”

    铁柱一愣,随后有些懊恼的叹了一口气:

    “我的临风好兄弟,这种好事你怎么不刚才说?你说现在都这样了,我还能让你走吗?”

    自言自语说到这,青年嘿嘿一笑:

    “哦!也对!我要是不把你带到这来,你这厮也不会跟我说这些吧?这老鬼对你还真是不薄啊!”

    青年想都没想,火把直接被他砸了过去,掉头就跑。

    尽管在这黑暗的大山之中四处乱跑,其危险性也绝对不会低,但是怎么也比被这狼崽子逮住要好。

    只不过相比起青年来说,铁柱无疑在这大山生活的时间太久了,不论是如何在这种地形行走,还是身体本身的素质条件,都比前者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同一只矫健的幼虎,壮硕青年灵敏的躲开了丢过来的火把,拿出了始终别在腰间的斧子,朝着自己这位好兄弟所在扑杀而去。

    ‘噗嗤!’

    斧刃刺破了皮肤,黑暗之中,猩红色的液体将铁柱那在火把照耀下越发渗人的面孔增添了几分狰狞。

    “老子辛辛苦苦跟在那死老鬼身边,他在村里能有现在这名头,没有老子的功劳?”

    “什么都给你?你个克死你娘的废物?算个什么东西?!读几本圣贤书就了不起啊?!现在你让那些圣贤出来救你啊!讲讲那些笑死人的圣贤道理啊!?”

    “现在不还是跟你那死鬼老爹一样?”

    ‘啪叽’

    ‘啪叽’

    黑夜之中,斧子砸在血肉上的声音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