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36章 不一样的丧尸
    意料之外的是,这样的丧尸从未见过,眼神智商和其他丧尸差不多,不同的在于这只丧尸脸上密布着些青色、并凸显出来了些像是“血管”的东西,且她的姿势和动作不算歪斜,力量也大的多。

    第一次接触的体验非常不好,让张子民有些慌张。能感应到它的力量,比游泳队出身并坚持训练的张子民大。

    大的不多但的确大。

    所幸丧尸都有个特点是:对神经和关节控制不是很好,表现为腿和手都不太灵活。

    这些丧尸也不会溅射出很恶心的如同藕粉似的液体什么的,主要是靠咬。

    所以哪怕失误了,张子民也很快稳住了局面,躲开了一次它的咬。

    “唉——”

    第二次它咬下来时,张子民用护臂塞死了它嘴巴,并利用了技巧,以另外一只手臂紧锁住它脖子,使得它脑袋紧紧帖在张子民的护臂上。

    哪怕就是应用了些杠杆力矩进行不对称压制,但它的力量真的大,挣扎反弹比较严重。

    差不多也是这时间,这条岔道的另一头已经出现了不少人的脚步声。

    张子民有些急了,现在真是跑都跑不掉。这是第一次见这样种类的丧尸,不确定一但松开对她的捆绑后会发生哪些后遗症。

    “我治不了外面那些,还治不了你的没头脑的东西?”

    张子民果断进行了第一轮小宇宙爆发,用尽全身力气锁死了它头部,同时脚一蹬,顺着地面滑进了试衣间内。

    就此,这个强化丧尸压住了张子民,而张子民仍旧死死锁着了它的脖子和头,处于了试衣间的帘子遮挡中。

    “?”

    试衣间环境有些特别,墙壁上贴有些照片,是半大男孩的照片。

    看清楚照片中的人后张子民微微色变,照片中的半大男孩、是外面车里那个被安全带困住的小丧尸?

    张子民快速思索着,有点感觉了:服装店老板不可能在试衣间以照片做装饰。

    所以服装店不是怀中这头丧尸的。应该是乱起来的时候,店老板跑了。它儿子在副驾驶座位上变异成了丧尸。

    以母亲特性一定会做点什么,然后就被儿子咬了。

    兴许她已经明白会发生什么,干脆就不跑了,也不管外面慌乱的人群,就地下车进入这服装店,听着外面的混乱,平静的摆开照片,进行最后的回忆?

    如果是一般人被咬,变异很快。

    根据张子民观察,连一分钟都不用,只是十多秒,像是那一小撮血液进入大脑后就开始变异了。

    但怀中的这头强化尸,被它儿子咬了后却能进入服装店试衣间,并把这里布置得很有仪式感?这肯定要花费很多时间。

    变异时间慢,多就是它的不同之处。也应该是它力量尤其强劲的原因:品种的不同。

    如果变异越慢就越强的话,那个昆仑……

    恍惚间,张子民也不是很愿意想去这个问题,理论上不该信任昆仑,但真像是有某种硬件指令集似的,一想到她如果要变异要被放弃,就会有些心口堵的情绪。

    同时张子民肯定了:灾变日的头两日,没感应到那极端的威胁感不是其他原因,而是那个“它”,还没完成变异。

    越慢越强的话,那个暗中的威胁到底是什么?

    思索间还发现,怀中这头丧尸虽然总体没意识,但在试衣间中对着它儿子照片时,暴躁程度要弱些。

    张子民就尝试性的收了一丝手臂压制力。

    “唉唉唉~”

    它当即暴躁的挣扎了起来。

    这尼玛……丧尸果然是不能信任的。

    于是张子民又用尽全力进行压制,它又安分了些。

    几乎就是扳手劲形式,张子民无法坚持太久手臂的力量就会衰竭,却没有腾挪余地。因为外面近处已经有了人说话声。

    “四哥,你真信任那个祝志荣吗?”

    “不信。这类人永远不能信任,他只会考虑对他最有利的事。灾变前他就是条咬人不出声的狗。为了他的利益哪怕有秩序压制,他仍旧能走‘邪路’,以比别人大的胆识发家,这样的人,现在没秩序压制他了,你说为了他的生存,他会干什么?”

    “四哥这么一说,我都有些怕他了。”

    “你当然应该怕他,他有只猎枪,灾变前他就因为收账弄出过人命。”

    “那四哥还带咱们过去谈事?不是与虎谋皮?”

    “谋皮也必要去,因为我也想要那只猎枪,我们也要生存下去。前天夜里我听到很远的地方有枪声,根据声音方位判断,如果是钱小国他们那团伙已经有枪了,而我们没有,那我们被猎杀的时间不远了。现在是十面埋伏,不论是人还是怪物都特么想干掉老子们。你们是我兄弟,带着你们活下去是必须的。”

    “要不四哥……有可能和祝老板他们合拼抱团吗?”

    “当然有可能,譬如我们现在过去‘支援’他就是抱团。他也遇到硬茬了,昨天被人闯入基地干掉好几个。他跟我说,怀疑是老邮电小区那边潜伏过去的暴徒,他想联合我们去攻打。”

    四哥接着道:“然而哪怕是这样,一山不容两虎,我不可能长久信那条眼镜蛇的。我告诉你,当年我和他结拜时,他自己把自己的绰号改为眼镜蛇,嗯,他对自己的定为的确很清晰。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四哥,去到以后我们怎么办?真的去刚他的敌人吗?”

    “看情况吧,有机会就做了眼镜蛇和他的骨干,收编他的一般手下,接手他的物资和地盘。但尽量不要去招惹老邮电小区那边,那以前是官府口的小区,退伍老兵的比例相比其他地方高很多,有一定的训练和组织能力,如果那边真有幸存者,你们相信我,出狠人的概率很大。”

    四哥再道:“万一没机会捅眼镜蛇的黑刀,就看情况,关键时候尽量缩在后面看他们哪边会赢,老子们再下注。”

    “四哥英明。”

    这个时候脚步声就在门口,人很多,并且他们忽然就停下了。

    “四哥,服装店试衣间像是有动静?”一个声音道。

    听到后张子民有些心慌,略微松开了些手臂。

    “唉唉唉——”

    强化尸又发出了暴躁的声音。然后张子民继续收紧手臂压制。

    接着听那个四哥道:“里面那丧尸不是一般丧尸,不要去招惹。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去眼镜蛇那边见机行事。”

    跟着是脚步声踩在凌乱垃圾间远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