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收服?
慕容复很多年前被开始谋划神龙岛了,这毛东珠不愧能在清廷卧底这么多年,确实有两把刷子,心中寻思,要不要将她带出宫去,做个参谋军师什么的。

  嘴上却是笑道:“你身为大清太后,却是帮着外人对付清廷?”

  毛东珠脸色一黯,“在慕容公子面前,奴家哪还是什么太后……”

  慕容复沉吟半晌,“你的要求倒也不是不可以……”

  毛东珠登时大喜,但随即慕容复却是转而说道:“可是以后神龙教对你是没什么挚肘了,但本公子又如何挚肘你呢?”

  毛东珠怔了怔,“公子不是说无论奴家逃到天涯海角,都……都逃不出公子的掌心么?”

  “话虽如此,可是若你真的逃了,本公子找你还是要花费一番手脚的。”慕容复淡然说道。

  “可是……可是……”毛东珠脸上红晕一闪而过,呐呐半晌才可是出来,“可是奴家都对公子那样了,公子还不能相信奴家吗?”

  慕容复看了看她那稍显柔弱的眼神,神色间尽是凄楚,哪有半分平时那副高贵冷艳的模样,登时心中一软,“好吧,不过你要记住,若有朝一日,你背叛了本公子,那你最好是先找个安静的地方自绝经脉吧,否则,你想死都是件奢侈的事!”

  他淡淡的语气间含着一丝杀气,甚至还用上了些许“移魂大法”,由不得他不小心,清廷太后这个位置太过特殊,虽然没什么实权,但若要谋取清廷,这一定是条捷径,不过若是掌控不了她,那很可能为自己埋下祸端。

  毛东珠登时心中大凛,恭敬说道:“奴家晓得,万死不敢背叛公子!”

  慕容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伸手探查了下她体内经脉和腑脏,半晌后不由眉头微皱,沉吟不语。

  毛东珠心中一紧,莫不是慕容复也解除不了?那自己还对他抱这么大期望做什么,而且现在的自己几乎是将人和尊严全都赔进去了,还附送了一个女儿!

  慕容复见她神色,便知她在想什么,嘴上微微一笑,“怎么?若是我告诉你,我也没法解除,你是不是要立即反悔啊?”

  毛东珠急忙摇摇头,开玩笑,就算不能接触豹胎易筋丸,可慕容复的威势还在那摆着,怎敢生出什么异心,就算要生也是等他不在的时候再说。

  慕容复心中也是暗自感叹,这豹胎易筋丸确实算是一奇药了,对身体的好处不下于九花玉露丸,而毒药部分化入经脉后,竟是无踪无迹。

  不过慕容复相信,既然是潜伏类的毒物,那便一定可以找到踪迹,当即一手点在毛东珠心脉处,真气狂涌而出,细细探查。

  一刻钟过去,慕容复终于找到豹胎易筋丸毒质位置,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毒质竟是藏在丹田下方的“曲骨穴”处。

  这个穴道就在“会阴穴”上面一点,慕容复忽然伸手按在毛东珠小腹下方寸许处。

  毛东珠脸色登时通红,还道慕容复又要对她做点什么,但她也不敢躲,只是嘴中喃喃道:“公子……不要……”

  慕容复稍一寻思便明白过来,原来是她想歪了,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你不是要我解除你的豹胎易筋丸么?”

  毛东珠一愣,“可是……可是公子摸人家……人家那里作甚?”

  慕容复笑了笑,“豹胎易筋丸炼化后的毒质藏于‘曲骨穴’附近,你说不摸这里摸哪里?”

  毛东珠登时明白是自己想歪了,心中大羞,随即又暗骂一句:“可是你的手在‘会阴穴’附近乱摸是怎么回事?”不过这话她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只是强忍着羞涩任由慕容复为所欲为。

  慕容复见她平静下来,也不再戏弄她,当即在其胸前大穴连点数下,随即一手按在她小腹处,精纯至极的内力狂涌而出,从其丹田处直接进入,帮她逼毒。

  虽然看起来简单,但实则丹田处的经脉繁杂无比,若是没有极为深厚的内力和对真气妙到毫巅的把控力,却是万万做不到这般直接逼毒的。

  一炷香后,慕容复额头已是不满密密麻麻的细汗,毛东珠虽然觉得体内经脉胀得难受,但见慕容复这般卖力的为自己逼毒,不由心中一暖,一时间对慕容复的怨气也不知不觉的少了许多。www.m. 字<更¥新/速¥度最&駃=0

  终于,“噗”的一声,毛东珠一口黑血吐出,由于二人时面对面,慕容复急忙收手闪避。

  毛东珠吐出一口血后,检查了下体内,虽然觉得与平时没什么异样,但身上明显是少了许多压力,心中登时大喜,其实这么多年来,她常常提心吊胆的并不是被拆穿假太后的身份,而是这豹胎易筋丸。

  进入神龙教多年,她自是对这豹胎易筋丸的恐怖之处十分了解,想那胖瘦头陀,便是因为迟了几日斥道解药,便胖的变瘦,瘦的变胖,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毛东珠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当即躬身一礼,“多谢公子,属下必定尽心竭力,万死不辞,为公子做事!”她心神感激之下,便是称呼也变成了“属下”。

  慕容复却是摇摇头,“你别高兴的太早,这毒还没清除干净!”

  毛东珠登时大惊,心中暗想,莫不是慕容复还是不放心自己,要留点毒素控制自己?

  慕容复却是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公子既然说给你解毒,那便会全部解了去,岂会留下一点尾巴!”

  “那是为什么?”毛东珠疑惑道。

  慕容复缓缓解释道:“这豹胎易筋丸颇为难缠,适才我一逼毒,它竟是要四处扩散,虽然在我的内力压制下,大部分都被逼了出来,但仍是有小部分扩散道各个穴道!”

  “那怎么办?”

  慕容复笑了笑,“你放心吧,剩下的部分已经显出了原形,只要是懂些医理的大夫都能将其彻底解除,不过一定要尽快,最好两日之内便能找来。”

  毛东珠却是一呆,找大夫虽然简单,但对太后来说确实十分不易,宫中虽有数百御医,但她如何敢去找御医来看,若是传扬出去,太后体内竟然藏有*,那如何得了,不由得眼巴巴的看向慕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