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实习医生 > 第十七章 人生小建议:对医生好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张天阳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的查房格外的漫长。

    昨天刘教授问了两句就略过的东西,今天查房的时候就会翻来覆去的问。

    甚至在查到一个膜性肾病的老大爷的时候,刘教授直接在病床旁边给后面的一群白大褂们讲起了课。

    从肾病的五种分型讲到肾衰竭引起全身继发疾病的机制,比上课的时候老师讲的还要详细。

    期间红衣女人反反复复的催促了三四次,刘教授搭理都不带搭理的。

    这让张天阳心中感叹。

    刘教授牛逼!

    好不容易查到了监护病房,刘教授直接从明显想说什么的红衣女人身前走过,来到40床病人旁边。

    这一查,15分钟就过去了。

    刘教授不仅问了40床大哥的情况,还跟他详细阐述了今天确定修改的治疗方案。

    而这些其实都应该由管床医生张天阳去跟家属沟通,并不占用查房时间的。

    一众白大褂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刘教授故意做来气那个奇葩家属的。

    但大家相互看看,谁也没说出来。

    “谢谢啊教授,谢谢啊医生!”

    40床大哥享受了前所未有的贵宾待遇,幸福的嘴巴都咧到脑后跟去了。

    相对的,红衣女人的脸色则越来越黑,最后竟然能跟锅底相媲美。

    好不容易,终于查到了41床。

    刘教授撇了一眼红衣女人的脸色。

    “怎么,有意见?”

    她怎么敢有意见?

    红衣女人心里碎碎念,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没有意见,教授,可以看看我爸爸了吗?”

    想她在前面的那些医院里橫惯了,突然遇到一个拿“不看了”作为威胁的教授,她还真怕对方撂挑子。

    先忍忍,等出院了就去投诉他!

    红衣女人这样想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一群白大褂正在向门口移动。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查房吗?”

    “查房?查完了啊!”

    刘教授一脸理所当然。

    “刚刚不是问了病人吗,也没什么不舒服的。

    你们现在床旁CRRT还没做满24个小时,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到他的腿小了一圈了,这不是挺好的?

    继续做两天看看效果就行了。”

    红衣女人张了张嘴,“那个,我爸爸的病史......”

    刘教授直接打断,“张医生昨天不是问过了。你还有什么问题?”

    红衣女人看看刘教授,又看看张天阳和梁师姐,眉头皱了起来。

    “教授,咱们能不能到外面,我想跟您说个事......”

    “在这里说就可以了。”

    接连被呛,红衣女人有点炸了,“好,那我就当着大家的面说!”

    “这个张医生,你看他的胸牌,我查过了,全院轮转的意思就是实习生,他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吧?”

    她情绪激动,甚至直接拿手指着张天阳。、

    “你们让这样一个实习医生来管我爸爸,我觉得是不是有点......”

    “你觉得什么?!”刘教授再次打断她的话,看起来也是气急了,“我告诉你,这里是东方医院,你竟然怀疑我们医生的水平?

    张医生的水平我觉得完全可以独立管理病人,怎么,你觉得你比我更懂吗?!”

    “我不是。”红衣女人依旧在坚持,“我是说能不能给我爸爸换一个医生......”

    “我觉得完全没必要换!”

    “你们怎么这样!何教授跟我说......”

    “你是何教授收进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刘教授的情绪突然稳定了下来。

    红衣女人以为这句话奏效了,赶紧继续说。

    “我是何教授的亲戚,他收我爸爸进来的时候......”

    这回刘教授没有打断也没有反驳,反而点了点头。

    “行,我给你们换个医生。”

    ......

    跟着刘教授回到医生办公室,张天阳有些疑惑。

    “教授,您这是?”

    “嘿!老何收的病人,他自己解决!”

    刘教授显得心情不错,趁热给出门诊的何教授打了个电话。

    一番手舞足蹈的讨价还价之后,他心满意足的把张天阳叫了过来。

    “行了,事情解决了!

    以后你不用再管41床了,老何自己弄的烂摊子,自己解决。

    今天之内41床就会转到别人那了,晚上说不定就能转出去别的医院。

    你别理那个女的就行。”

    “这样不是相当于把病人推了出去?”

    张天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有点不安,“不会不太好吗?”

    刘教授一瞪眼。

    “这有什么奇怪的。

    医生的时间和精力是很宝贵的不知道吗?”

    他看向张天阳,认真的跟他分析。

    “每天那么多病人来看病,你看我们的病床都是满的,还有很多病人在外面排着队等着进来,这些都需要我们花时间和精力。”

    “你进来了,你相信医生,那么咱们就尽力的去治一治。

    就去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病治好,哪怕咱们去缓解它的进展,让病人多活几年。

    可你进来了,你不相信医生,态度又不好,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那我凭什么要惯着你?

    凭什么你就觉得我应该态度良好,就应该跟你墨迹,就应该苦口婆心跟你解释?

    有那时间去多治几个遵医嘱的病人不好吗?”

    张天阳想了想,感觉好像有点道理。

    40床的大哥每次见了他都笑嘻嘻的,给他交代什么事情也都会一口答应并认真执行,每次出病房前还能收到一句“谢谢医生”。

    41床的阿叔不喜欢说话,那个女人不仅趾高气扬还特别恶心人,从来不会说谢谢,还总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

    虽然两床的患者他都有尽心去管,可平心而论,他更喜欢多看40床的大哥几眼。

    有些可说可不说的东西,40床大哥就值得他花一点时间详细解释。

    跟这样的病人相处,确实会愉快而高效很多。

    “所以啊!”

    刘教授笑呵呵的拍着张天阳的肩膀。

    “有的人值得,咱们也愿意去帮他们。

    而有的人啊,他自己就不想得到帮助。

    你又何苦赶着趟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你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最珍贵,只有合理利用,才能为更多的病人创造机会。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