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归来之征服无限 > 第45章 探望
    清晨,天色刚刚见亮,方夜羽结束了冥想,简单洗漱一番之后,便离开了生活区。

    如今已经是年末岁尾,也是一年中天璇武府唯一的一次长假,让学员们可以返家跨年。直到新年之后,学员们才会回来。因此现在的武府极为空荡,除了少数的几名导师以外,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行走在空旷的武府中,方夜羽心情不免有些低落。上一世他虽说没有什么亲人,但身边还有着一群兄弟。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和兄弟们聚在一起等待跨年。然而如今,却只有他自己孑然一身。

    “夜羽。”一道声音突然传来,方夜羽停下脚步,回身望去,看见杜傲朝着自己跑来。

    “你又要去训练区吗?”跑到方夜羽的身前停下,杜傲开口问道。

    “是啊。”方夜羽说道。“怎么了,有事?”

    “嗯。”杜傲点了点头。“我过来想问你一下,再过几天就要跨年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回去?去哪?”方夜羽一愣,有些茫然的看着杜傲问道。

    “福利院啊。”杜傲挠了挠头。“我已经一年没有回去过了,你也出来大半年了。马上就是新年,我们要回福利院陪花婆婆还有小虎他们一起跨年。”

    “福利院,花婆婆?”方夜羽微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他虽然有着之前十二年的完整记忆,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的在这个时代生活过。

    花婆婆,是福利院的院长,也是将他和杜傲养大的老人。被杜傲这么一说,方夜羽这才想起来。

    “花婆婆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平常的时候忙于修行,我们也从来都没回去过,也不知道花婆婆现在怎么样了。”杜傲说道。

    方夜羽揉了揉眉心,心里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这个身份。

    “明天吧,明天我们一起回去。”方夜羽想了想,然后说道。福利院距离武府并不算太远,回去探望一下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而且这一世如果说他真有什么亲人的话,就是福利院里的那些孩子还有花婆婆了。

    “那好,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出发。”杜傲闻言大喜,然后转身离去。而方夜羽微微摇了摇头,迈步朝着训练区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清晨,方夜羽和杜傲便离开了武府,赶往福利院。

    福利院和天璇武府都位于琅琊城华东区,不过华东区极大,毕竟如今的华夏国只有五座重城基地,琅琊城虽然是五大重城之一轩辕城的一座卫城,但面积也是极广,南北纵横足有数百公里之遥。

    从天璇武府到福利院,大约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如果是徒步前往的话,两个人至少要耗费两天时间。

    不过琅琊城内,有着覆盖全城的灵能轨道。灵能列车的速度很快,而且属于福利待遇,不收取任何费用。因此方夜羽和杜傲乘坐灵能列车,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抵达了福利院。

    站在福利院的门口,方夜羽有些失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这座福利院并不大,而且也并非是公立性质,而是私人承建,福利院的院长便是花婆婆。

    花婆婆的丈夫是一名士级异能战士,因此才能在这华东区拥有一块地皮。虽说不大,但要知道,在琅琊城内,华东区和华南区属于富人区,这里的地皮可谓是寸土寸金。寻常百姓,可没有那个实力在这里拥有一方地产。

    不过在十多年前,花婆婆的丈夫战死沙场,两人膝下无子,花婆婆便用丈夫的抚恤金在这里建造了一间福利院,专门收养一些无父无母的孤儿。方夜羽和杜傲,都是在这里长大的。

    方夜羽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和蔼慈祥的面孔,不起波澜的心境泛起一丝涟漪。亲情,无论是在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对他来说都是弥足珍贵。

    “走。”身旁,杜傲说了一声。或许是久未回来,此时他显得颇为兴奋。方夜羽点了点头,两个人迈步朝着福利院的大门走去。

    不过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方夜羽的脚步突然一停。一阵嘈杂的争吵声,从大门的另一侧传来。

    “怎么回事?”方夜羽眉头微蹙,在他的记忆中,花婆婆是个极为和蔼可亲的老人,为人温和,从来不会与人争执。福利院里的那些孩子们虽然淘气,但却很听话。最主要的是,那些声音听起来颇为陌生。

    杜傲此刻也注意到了里面的动静,脸色一变。

    “进去看看。”方夜羽虚眯了一下眼睛,两个人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福利院内。

    小小的广场上,此时正有着两方身影相对而立。一方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妇,身旁围绕着一群七八岁的孩子。老妇此时的脸色显得格外愤怒,身旁的那些孩子却是小脸惊恐,一个个紧紧的靠在她的身旁。

    而在对面,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最前方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得极为整洁,双手交叠在身前,看起来文质彬彬。不过脸上的那种笑容,却令人感觉不到丝毫温度。便犹如一条冷血的眼镜蛇,随时会择人而噬。

    “花婆婆,不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们顾家可是很有诚意的。只要你同意将这座福利院卖给我们,价钱不是问题。”青年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老妇说道,只是那双眼眸当中,看不出任何的笑意,只有冰冷。

    “已经告诉过你了,这间福利院我是不会卖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花婆婆大声说道,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她的身躯有些微微颤抖。

    “哦?”青年扶了扶精致的金丝眼镜,双眼眯了眯,那种眼神更显阴翳。“花婆婆,我劝你还是再仔细考虑一下的好。我们顾家在琅琊城的份量,我想不需要我多说。这么说吧,顾家既然看上了这里,那么这块地皮就一定会属于顾家。区别只在于,得到的过程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