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055章 瘟神的刁难
    常茹菲亲自引着荣安穿林而过,见四下无人,常茹菲一下拉了她。

    “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就别过于生分了。”常茹菲眼神犀利起来,上次清风坛有荣华在不方便,这次她可不打算玩什么哑谜。她可以帮荣安,可她却不愿成为别人的刀,所以她要看看这荣安究竟是个坦荡的真小人,还是虚假的伪君子。

    “常姐姐快人快语,叫人一见欢喜。我是在常姐姐告知今日宾客后,才来的这一趟。所以,还是要谢谢姐姐。几次三番,要谢之处多了,一切皆在不言中。只要帮得上姐姐忙,荣安愿意尽力。”

    常茹菲一下笑得明艳起来。不装傻就好。

    “我喜欢爽快人。妹妹爽快,很投姐姐脾气。荣安,你只要不是聪明过头,我也都能尽力照顾你,包括你的那个表妹。这对你们都有好处,你懂我意思吧?”

    “我对常姐姐没有恶意,也从不觉得自己聪明,姐姐请放心。”荣安很真诚看去。

    常茹菲很满意。

    这个姑娘或比她以为的,还要聪明些。这是在告诉她,其有敌意的,是荣华。因为不聪明,所以需要她的帮助。

    很好。

    “那你今日……有什么安排?”她倒是有些期待。

    “我哪有安排,就是应约而来。”荣安笑起:“随机应变,看着办呗。”

    常茹菲仔细瞧了瞧荣安的脸。

    这姑娘,细看下是精致的。若忽略掉那些伤,若能好好捯饬,若收起那份没心没肺的漫不经心,应该还是很有腔调的。

    她盯上荣安额头那道红痂,难免生出些怜悯。“你那伤口不会留疤吧?”皮层越薄,越难无痕呢。

    “全看天意。”这是真话。荣安不想留痕,因为难看。但留痕有好处,只要她走出来,世人就难忘她疑似被劫,廖氏疑似下手的那事。且破了相的她,就如珠子带了痕。荣华再想把她弄去太子身边就不易了。

    所以,还是听天由命吧。

    “也不知道找片花钿贴一贴。丑死了。”

    “你就当那是天眼,我是二郎神,专门来擒邪祟的。”

    “噗。这话把我的期待都给引出来了。”

    常茹菲笑归笑,但心里却对荣安更好奇了。她是不知者无畏吗?她此刻可是去见皇后,怎么就那么淡定?还能说笑?那日清风坛时也是,那种严肃场合,满腔义正辞严,也没见她多慌。

    想自己哪怕到了今日,每每见了皇后都有几分胆战心惊呢……

    两人不知,距她们二十丈外的林中亭,三位皇子正百无聊赖。

    皇后确有让太子远远相看贵女之意,而为了不太过刻意,便向皇帝求了恩典,让成婚多年的三皇子兴王和从来喜欢跟着太子的六皇子陪同一起来走一趟。

    三人等着开宴又懒得应付众人,便来了林中亭。

    兴王画瘾发作,又找了笔墨开画。六皇子依旧口没遮拦,正在太子跟前对某位姑娘评头论足,并尽责帮着分析姑娘们的优劣,而太子则在摆弄石桌上的棋子,只笑而不答……

    六皇子朱永霖唾沫横飞,一个回眸瞧见远远走来,正是他口中正在评价的俏丽美人常茹菲,刚想怂恿太子玩个偶遇,却是突然发现,常茹菲身边女子,却是那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丑八怪!

    他一个蹦起:“皇兄,那臭丫头害您和母后被父皇发作,功全成了过,这会儿竟然还敢出现,我这就给您出气去!”

    三皇子朱永兴停笔抬头看了眼,太子则眯了眯眼,想到那日这姑娘对他的不屑一顾,心头不爽也跟着上来了……

    六皇子朱永霖就这么挡住了荣安两人去路。

    荣安一见他便生厌。几个皇子里,马屁一流,虚伪透顶,拜高踩低,心思最龌龊的,非他莫属!

    常茹菲赶紧行礼,下意识就在六皇子后边方向寻起了太子身影。

    也就这慢了一拍关注荣安,那边荣安已被朱永霖给逮住了。

    “大胆,见到本皇子礼数不周,以下犯上,该当何罪!来人……”

    常茹菲一惊,赶紧拉了荣安重新行礼。

    “这是六皇子殿下……”常茹菲暗示荣安行大礼磕个头。“六皇子,不知者无罪,这位是……”

    “这事与常小姐无关。”可朱永霖唇角一勾直接打断,狠狠瞪眼过去,“这女子外表丑陋,行为无礼,常小姐与之同行,简直掉价。我皇兄最近心情不好,常小姐交友可得谨慎了。”

    得了警告的常茹菲一滞,只能将头低了低,向荣安递了个眼色后,微微退上一步。

    荣安硬着头皮跪地,那边朱永霖却笑到:“来不及了。来人,将这粗俗粗鲁无礼丑陋的女子……”

    有病吧?分明是在找茬!荣安心里已在骂了起来。自己什么都没说没做更没错,和常茹菲一样行着礼,这会儿都给跪下了,他还要如何?

    “民女来自乡野,有眼不识泰山……”

    ”伶牙俐齿,顶撞本皇子,罪加一等……”

    荣安顿时明白他的意图了,是马屁啊!看来他巴结的太子就在附近!真烦!她怎么也没料到,今日先杠上的,会是这么个小人。他有闲情,她却无时间。

    若叫他得逞,她便白来这一趟了。

    “六皇子宽容大度,还请高抬贵手,网开一面,饶过民女。”

    “你在将本皇子军?若不饶你,我就是小肚鸡肠不够大度?”

    荣安暗暗翻眼,知道还问?要不然呢?

    “民女不敢。”

    “呵。尖牙利嘴,言行无状,丑陋不堪,丢人现眼的乡巴佬,有何资格在皇后娘娘的母家!来人,给我掌她十个嘴巴子,扔出府外……”区区个庶女,等同于奴才,想要收拾还不是张张口的事?

    荣安也是烦躁,递了个眼神给常茹菲,却见那往常在哪哪都张牙舞爪,颐指气使的家伙这会儿却怂成了软包,连个正眼都不敢看过来,叫她只能暗骂其没出息。

    “六皇子殿下还知道这是皇后娘娘的母家吗?”

    跪地的荣安猛一提声音,定定看了出去。

    “前两日民女得了皇后娘娘赏赐,今日特来磕头谢恩,可六皇子对民女百般阻挠,是为何故?是对皇后娘娘不敬还是对娘娘给我赏赐那事不满?此为一。

    民女是接了帖子应邀上门,此刻要赶我离开,也该是颜家主子发令,六皇子代替皇后娘娘和颜家主子发落民女未免不妥。此为二。

    您想掌我嘴倒是不难,可若以皇后娘娘的名头,在皇后娘娘的娘家对民女这般发落,连累的可不是民女的名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对民女有不满……”所以借了您的手……

    荣安抬头看向朱永霖,“您确定要这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