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022章 将军要休妻(一万推荐票的加更)
    廖氏也怒了。

    她倏地起身,拦在了李嬷嬷跟前。

    “老爷何故这般!您若对我不满,又何必找茬发作,在这儿拿器物下人开刀,有意思吗?华儿受了委屈,您这个当爹的不帮她还欺她,您倒是不怕寒了华儿的心?既然老爷心情不好,便自个儿多冷静吧,文慈就不碍老爷的眼了。文慈带着荣华先回廖家住几日。”

    说罢,廖氏给李嬷嬷使了个眼色示意其赶紧跟上后,甩袖转身就走。

    虞博鸿又是一哼笑。

    这就是他贤良淑德的夫人!高昂的头颅永远是偏在廖家的!她究竟有没有把自己当做将军府的夫人?

    知道他好面子,这是以退为进?想拿廖家来拿捏他?真当他是软柿子是吧?

    “回吧,既然不想待在虞家,那回去了,你就不用回来了。”

    “老爷这话又是何意?”廖文慈委屈的眼泪也似乎受了惊吓给滞住,一下停在了回望的脸颊上,脚步也是如灌了铅,再没法前行一步。

    “我说,你回去廖家吧,一个时辰后,我亲自送休书过去。”

    闻言不敢置信瞪大眼的可不止是廖文慈。

    休妻?

    没听错吧?

    所有人都惊呆在了原地。

    廖氏怒目圆睁,眼泪刷刷往下流。委屈啊,真委屈,她下嫁给这个武夫,折进去最珍贵的青春和才干,战战兢兢为娘家和夫家谋前程十几年,可丈夫一张嘴便要休了她?换谁能受得了。

    廖氏怒大于悲。

    她一直自认是下嫁,可到头来,这男人却想来个休妻?

    “虞博鸿,你凭什么!我为你生儿育女,为你打理后院,照顾你起居,孝敬你长辈。为人妻的所有我都做了,你……”

    “凭你对我大呼小叫,凭你对夫君不敬,凭你一个妒字,凭你背着我干的那些勾当!”只要廖氏敢甩脸,他自然就敢休妻。

    “多说无益。你回廖家吧。我待会儿就过去!”

    “你休想!我廖文慈行得正坐得端,可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你若不跟我说清楚,莫名其妙就想我挪位子,咱们便请皇上评理去!”

    “少拿皇上压我!”虞博鸿恨就是恨的这点。廖家那阁老祖宗虽死了,可名声还在。就连皇帝都欠了他们廖家情,每每要礼让几分。

    “行!那就说明白了!昨晚庄上进了黑衣人,婉娘险些遭了不测,安儿九死一生。眼下种种皆证明,是你主导。若非有好心人路过救了安儿,后果不堪设想。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事,你认不认?”

    廖氏略微张开了口。

    为了一个妾一个庶女羞辱她?

    “与我何干!我压根不知!怎么?老爷您的妾室和庶女出了事,就要栽在我头上吗?”

    “只有你,有机会,有动机,有能力做这事。”

    廖氏冷笑:“理由呢?你的那个妾我要想杀她早就做了,我何必还要派个黑衣人去?多此一举吗?您又凭什么怀疑我?”

    “就凭我带了军医过去。”

    “……”

    “凭我亲眼看到了你的虚情假意,查到了府医开的药,知道了他的不作为。”虞博鸿转身看向廖文慈:“庄头已经招了。你若老实将这些年的所作所为都交代了,我念在你我十几年夫妻,自会网开一面。”

    廖氏可非尔尔,心头再虚,面上还是镇定的。

    “庄头招什么了?我对婉娘一片赤诚,不仅整个庄上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整个京城又谁人不知?我确实对庄头多有嘉赏,可我还不是为了让庄头多加照应婉娘母女?若我这一片苦心还要遭人暗害,老爷未免太没有良心了。抓贼还得拿赃,凡事,还是要讲证据。想诬陷我,休想!”

    “你等着!”虞博鸿点头,迈出了门槛。

    廖氏几乎站不住,亏得荣华扶了她一把。

    那边下人来报,说是府医已被提去前院。

    “来人,去给我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给我查个清楚回来禀告。”

    廖氏提裙就要往前院赶去,却被荣华拉住了。

    “娘,爹他真的会休……”

    “你放心。你爹没那本事。”廖氏将荣华推进了婆子怀里。“带大小姐回去。华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掺和进来。娘都会办妥的。你是凤格,你最高贵,你得记住了!永远记在心头!”

    ……

    虞博鸿走得飞快,到前院时,府医已被审了两遍。

    府医的住处被翻了个底朝天,他们没花多少工夫便找到了昨日荣安给的那小银鱼。

    虞博鸿手握银鱼,心头刺痛阵阵。

    过年的时候,除了金银叶子,他还给孩子们打了不少小玩意儿。他给安儿的,就是安儿最喜欢的一套形状不一的银鱼。

    一套十二枚,安儿若不是万不得已,怎会拆开她的宝?给主子看个病,还敢收了主子二两银子好处,这吃里扒外的畜生可真有脸!

    “给我摊开他的手心!”

    虞博鸿提了戒尺就抽了上去。

    府医尖嚎连连。

    戒尺应声而断,足见虞博鸿心中怨怒之大。

    而他依旧不爽,拿了刀柄再次抽向了府医的手心。

    指骨关节一下错位,府医疼得满地打滚!

    “医者仁心,应该是治病救人的。你的这双手,留着只会是祸害。将军府容不下你,也不会让你出去害人。”虞博鸿心下主意已定,“废了他的手!”

    “老爷,小的冤枉啊!”

    “你是不是冤枉,你我都有数。你开给婉娘都是什么药方子?谁给你的胆子阳奉阴违?你身后的主使是谁?你今日对婉娘做了什么?你只要招来,我便留你这双手。”

    “小的……小的……”

    “老爷就只这等本事吗?”廖氏已经带人赶到,直接闯了进来。“您对蔡大夫屈打成招得到所谓证据,就是想逼我给别人挪位置?休想!”

    廖氏被挡在了门外,可她大呼小叫,那声量足以让周围数十丈听个一清二楚。虞博鸿不给她颜面,她自然也不会乖乖受着。

    “想冤枉我,就得拿出实质性的证据来。你们所谓的黑衣人呢?说我谋害的证人和证物呢?是谁咬定我主谋的?婉娘还是安儿,让她出来与我对质!我堂堂二品诰命,岂是随意几个奴才几张嘴就可以编排的!”

    廖氏到底老练,虽还没弄清原委,但依旧找到了反击点。她很清楚,虞博鸿若有实质性的证据,刚刚就扔出来了。

    “不管是婉娘,安儿还是府医,谁敢污蔑主子,以下犯上,我决不轻饶,必定直接求皇后娘娘发落!到那时,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廖氏一个眼刀打去了府医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