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006章 家贼和外贼
    四目相对……

    只一瞬间,荣安头皮发麻,双腿发软,惊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差点就坐地。

    离她几尺外的头顶树上,居然有一个人!

    而她蓄力的一拽树枝,便将那人给暴露了出来。

    果然是做贼心虚,惊吓,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手一抖,绳一松,枝条弹回,一切全似错觉。

    她深吸一口壮着胆子再次拉绳,这次,她看得更清楚了。

    确实!没看错!

    对上她的,是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而她所有的判断,也就仅限于此。

    不知男女,也看不出对方年纪体型。

    只因那人蒙了面,连身形也隐在了茂密的树叶间看不清晰。

    然而,那人却并未因为被捉了个正着而心虚退缩,反而是弯起了那双看不到底的眼。

    所以,那人在……笑?

    他看到了多少?

    一瞬间,心虚的荣安周身血液全都冲上了头顶,深觉自己要糟。

    “你是夫人的人?”这是荣安的第一判断。

    她原本预备大干一场的热血瞬间退了个一干二净,暗骂自己果然没运气。都到这一步了,怎么会被捉个正着?

    荣安哪会知,事实面前之人也在暗骂点背,他只不过觉得有趣才多看了一会儿,天色还有微光,站房顶容易叫人发现,他又不想爬墙,这才隐去了树上,顺带歇个脚。

    他不是没看出她想爬墙,可按着他的本事,等她开爬一半他再闪也绰绰有余。谁知道她不按常理出牌,力气那么大,偷偷藏绳绑住的,还那么巧就是自己身前的那根树枝……

    不过她说什么?夫人的人?哪个夫人?

    树上之人并不惧于被发现,半点没有要逃走之意,反而是眯着眼上下打量起了荣安。

    而这人这毫无畏惧的态度更让荣安一颗心七上八下,果然,这般胆大的,也只能是夫人的人。完了!

    “我……我就是散个步。这就回去。”

    荣安担心的,是不知这人在后院多久,可否看见自己拿了棍棒动手。若被告发,她又该如何解释?先前的她在众人眼里都是乖巧听话的,她当如何掩盖她的反常?

    心慌之下,荣安转身就要回去。

    哪知右肩被一拽。

    她这才发现惊恐下挂在身上的包袱被树枝给勾住了。

    哗啦一声,整个包袱掉到了地上,发出了细碎的金属相击声。

    荣安错了错牙。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她特意挑了不少鎏金饰物装进包袱,若是老实地只放些金银进去,又怎会发出这般明显的叮当脆响?对方能相信自己是在散步?

    她心虚一回头,便见那人已露出了半个身子。果然鬼鬼祟祟,那人不但蒙面,还身着了一身黑衣。

    不过……哪里不对?

    黑衣人?

    荣安一凛。

    昏头了!

    这可是个黑衣人!

    时间上,即便夫人发作找人来调查,又运气好赶在城门关闭前过来,也没有这样的速度吧?毕竟附近多山,路面并不好走……绝无可能!

    况且,这庄子都在夫人手上,夫人要盯着自己只管找人明盯就是,何必多此一举找黑衣人?还要蒙个面?没有意义不是?

    “你是贼?”

    “你是贼?”

    两人竟是异口同声。

    空气瞬间冷凝。

    荣安更是一惊。她终于听出,面前这人是男的。

    一个男人爬在只有女人的后园子墙头,还能是什么好人不成?

    这个时候,荣安倒是没有心思来纠结男女大防,她更在意的,是她至少能确认这人果然与夫人无关。夫人还要利用自己和娘做大事,所以此刻绝不会让她们声名有污。

    相比之下,这人是贼明显对自己要有利多了。

    而且,这人还不认识自己……他不是贼又是什么?

    荣安底气一下上来了。

    “哪里来的毛贼,念你尚未得手,我劝你速速离开!”

    “你呢?你是什么身份?”男子的声音满不在意,浑厚嗓音里带着丝轻松。

    荣安咬了咬唇,对方显然是将自己也认定成了贼。

    “我是这家的人,可不是什么贼。”

    “你那包袱里是什么?打开我瞧瞧。”

    男子语带戏谑,显然有所判断。

    “……”荣安脑壳疼。

    “所以,你是家贼?”

    一个家贼,一个外贼!

    “别废话,我是这家的人,做什么都有退路。可你要是再不走,我便喊人了!到时候打断你的腿,你还得吃牢饭!我劝你考虑清楚了!”

    “哦?哦!”男子的眼又是一弯。

    对方的淡定让荣安觉得,其中的戏谑意味更浓了。她有种错觉,先前自己的所有作为应该都被这人看在了眼里。

    荣安再低头一瞧自己绑在鞋上的草鞋底,为了爬树方便而特意束起的衣襟和裤腿,更是心头一凉。

    自己这模样分明见不得人,哪里真会喊人来?

    他信自己就怪了吧?

    “不过……我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男子的回答却让荣安喜上眉梢。

    “行。”荣安忍不住回头张望了下,她的时间并不多,万万不能耽搁。

    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五两重的小金锭子。心疼,那是爹过年时候塞给她,她一直攒着的。

    “这个给你,你赶紧离开。”

    “爽快,行吧。”

    金锭子飞出去,男子伸手一抓,随后闪身消失,只剩下枝条微微上下。

    荣安一下便想到两个时辰前的河边,她捉弄荣华后听到异响,却也只瞧见微动树枝的场景……

    这让她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时候,也是这个黑衣人?

    他那时候就想来盗窃了?

    还是她被盯上了?没有理由啊!此刻的她,甚至都不为外人所知呢,谁吃饱了撑的?最重要的是,这黑衣人究竟知道了多少?……

    不过荣安却顾不上思索这事,只赶紧趴在墙上听了听动静,似乎有细碎的声音慢慢远离去了。

    走了!

    她舒了一口气,又在附近张望了一番。

    还好,没有什么动静。

    人应该还都在前院,后院被敲晕的两人也没被发现。

    又等了十几息,她为防万一,又贴墙轻问:“你还在吗?你出来,我再给你一锭银,你拉我一把如何?”

    没有动静。

    荣安总算放心了,拉了绳子双脚踩树就往上爬。

    她爬树很在行,轻轻松松就爬上了墙顶。

    绳子被她提起,又扔到了墙的另一边。

    总算出来了。

    她深吸一口。

    一墙之隔的外边,似乎空气也香甜多了。自由,这辈子一定要得到!

    她抓牢了绳子就往下滑去。

    “呀!”

    可她双脚才刚离开墙头,垂落墙面的绳子便飞了起来。

    再一瞧,是那黑衣人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提了绳子的另一头,将绳头挂在了不远处的一棵高树上。

    她,就这么手心拽绳,被挂在了半空中。

    如一件被挂晾衣绳上的衣服。

    正在半空中晃荡,晃荡,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