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111章 你不够狠,活不长!
    云溪才走八步。

    就八步。

    陡然间,一股灼热气浪,席卷向他背部,隔着衣服,灼烧他的皮肤。

    下意识。

    他转身望去。

    入眼,半空中,是一双喷吐神火的眼眸。

    在疾风狂拂下,神火顺着眼角向后飘动,划过耳际,拉出一条长长火焰苗。

    犹如火神,尊贵而狂暴。

    且,更令他心颤的是。

    那位高处云端,位列潜龙,比他强了千百倍的风浩,竟被一只手抓着下颚,犹如提只鸡,提飞地面,朝虚空砸击。

    手的主人,赫然是战马背上的人。

    一切突然。

    所有人都懵了。

    包括风浩。

    谁想到,陈初见动手如此快,而猝不及防。

    若再慢一点。

    他能反应过来。

    但此刻,晚了。

    不过。

    他没着急。

    应对危机的反应,他若都没有,那潜龙榜九十一名,就真白混了。

    当即,他身体中,陡冲一股狂猛飓风,抽取四周天地灵气,形成恐怖风暴,朝陈初见笼罩而去。

    同一刻。

    陈初见五指猛捏紧。

    咔嚓。

    风浩的下颚,骨碎了。

    风浩抽痛。

    但也没吭一声。

    “你会死的很惨。”

    风浩面色遽冷,笼罩陈初见的风暴,演化一柄柄锋锐的风刀,朝陈初见后背狂劈乱斩,每一柄,杀力极盛。

    看得街道上的人,心惊肉跳。

    陈初见神色漠然,双眸中,火焰越发狂盛。

    一头三足金乌,从他身体浴火而出,瞬间撑爆笼罩于身的风暴,延展十几丈,宛若一颗太阳,普照四方。

    肃冷的东,如多了骄阳,变得温暖。

    同时,金乌展翅膀,猛推下,陈初见如一道流星火光,按住风浩的脑袋,砸向北门城墙。

    瞬息。

    嘭!

    城墙骤颤,好似要被推翻一般。

    风浩的脑袋,将城墙都砸出一个坑。

    宛若熔岩火球,一股股恐怖的神火,狂扑向城墙,将城墙都融化了。

    风浩的衣服、头发都燃烧着。

    简直凶残!

    暴戾!

    风浩心狂颤,死死盯着陈初见。

    那双眼眸,狂喷半米火苗,似能焚灭万物。

    “你,不是潜龙榜上的人!”

    风浩眼闪一抹忌惮,他,真的低估了人,他是金丹二重,但战力恐怖,虽失了先机,但他反抗了,仍被如捏蝼蚁一样。

    这人,好强,强的变态。

    陈初见静默无语,手,逐渐捏碎风浩的下颚,覆盖他的脑袋。

    “你……你想做什么?!”

    风浩面色遽变,察觉杀机,他急忙动用金丹二重之力,一拳拳狂砸陈初见,却被撼动不了陈初见的身体。

    拳头被三足金乌光影挡住。

    演化的风刃,一层层劈击,结果被万剑归宗挡住,浑身解数,终究无用。

    “你不够狠,命不长,朕提前送你上路。”

    陈初见语气淡漠。

    五指弯曲,用力一扣,道道头骨碎裂的‘咔嚓,咔嚓’声,陡响。

    便见风浩的脑袋被按扁下去。

    啊啊……

    风浩惨叫,痛的身体痉挛,疯狂摆动,凄厉痛苦的声音,令人寒毛乍立,毛骨悚然,单单听这惨叫,就能感受到多痛苦。

    “我父是风啸云,封王榜风啸云,你敢杀我,你敢!”

    绝望之中,风浩痛吼。

    “知道了。”

    陈初见毫无烟火气的应一句,手却更用力,嘭,风浩脑袋被捏爆了。

    惨叫才戛然而止。

    一股股金乌之火,疯狂侵入风浩的残躯,灼烧起来。

    片刻,便化为灰烬。

    街道上的人,目光凝滞。

    他若跪下,你死!

    此话,犹似回荡耳蜗,真的说到,做到。

    死死盯着三足神鸟覆盖的人影,云溪心狂颤。

    风浩,潜龙榜的封王预选天骄。

    可是他一直追寻的目标呀。

    多少天才,穷尽手段,便为争一席之地。

    可落在陈初见手上,潜龙天骄,却跟杀鸡似脆弱,这变态的令人难以接受。

    深深打击云溪的修行道心。

    温情神情呆愕,身、心皆在颤抖。

    城墙都被灼烧融化出一个大洞。

    而她那引以为傲、奉若珍宝的未来夫君,居然,被捏死,焚烧的渣都不剩了。

    刚才。

    她居然还拿风浩,跟陈初见比。

    还特意提醒。

    鹤立鸡群!

    巅峰荣耀!

    结果……!

    嘿!

    一边,见温情吓懵了,龙战马突然喊道:“恶心的小娘们,看你马爷这。”

    听此,失了思考的温情,下意识转眸,望向龙战马。

    可才转头。

    龙战马前蹄一蹬,一蹄击向温情的下巴。

    温情被猝不及防一踢,下巴碎了。

    飞起来!

    龙战马急忙又是一蹄,猛踢在温情的腹部,狠狠补了一刀,霎时,温情如炮弹一般,飞了上百米,砸毁一间店铺。

    巨响将旁人拉回神,转眸一瞥。

    嘴角陡抽。

    只见温情没了动静,但下巴踢没了。

    腹部踢出一个血洞。

    狠。

    黑!

    这马真特么黑。

    所有人望向龙战马。

    龙战马脑袋一甩,鬃毛随风飘扬,让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陈初见跨空而回,金乌火入体,恢复如初,落于龙战马身上,瞥一眼没动静的温情,龙战马‘哒哒哒’的踏蹄声,于安静的街道,尤为响亮。

    街道的人,凝视着泰然自若的陈初见。

    杀了一尊潜龙,捏死一只蚂蚁似的,连点神色变化都没有。

    人狠话少!

    唯这四字,能够清晰,真切的形容他。

    生平首次见,与众不同。

    崇拜点+200

    崇拜点+350

    崇拜点+150

    ……

    崇拜点一栏狂飙。

    龙战马踏于云溪旁边,顿一下,陈初见看向云溪。

    云溪也看向他。

    “这次教训,我记好了。”

    陈初见若出手,可避免他下跪,受辱,但终究没有。

    这是提醒他!

    人都有错,错了,就有代价。

    “朕不喜欢欠人,此次,算扯平了。”

    陈初见说一句,没停留。

    “真是可怕的家伙!”

    凝视远去的背影,云溪瞥一眼深坑城墙,眼皮狂跳,目光收回,钻入人群中,不想吸引关注目光。

    对他,对身后的云家,都没好处。

    ……

    许久

    许久。

    等那道如山般的身影消失后,众人的目光,才看向温情。

    脸毁了。

    且,丹田被踹爆了。

    草!

    那匹马,真特么够黑的。

    不少人脸黑,想了想,将温情送回温家。

    将温情救醒后,温家彻底炸了。

    “父亲!风浩,死了!死了!”

    温情凄惨哭着。

    她真的后悔招惹那尊杀神了。

    不该动贪婪。

    风浩能不能娶她,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让风浩来洛风城,死在了这里,那,风啸云的怒火,也会降临到温家。

    温家怎么承受得了。

    温荣的脸,阴沉得滴水。

    半响,他才咆哮:“查,动用一切手段,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