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兵锋天下(林义陈婉婷) > 第551章 结束了



    




    “二叔,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望着被权欲冲昏头脑,已经癫狂的郭怀义,郭子雄目光复杂而沉重,他攥紧轮椅上老人的手,再次嘱咐道:“现在停手,主动认罪道歉,你还有一条生路。”

    “哈哈哈、、、、”

    “停手?郭子雄,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嘛,现在这个局面你看不清楚,谁能挡我?谁又能杀我?!”

    听到郭子雄推心置腹的劝告,郭怀义非但没有半分动容,反而更加猖狂,更加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他指着郭子雄,指着被雇佣兵狼狈围剿的郭晓清,以及郭家一众伤痕累累的手下们:

    “你,你,你?!”

    被他指着的郭家众人连忙转过头去,吓得冷汗涔涔,这也更让郭怀义嚣张跋扈,“还是这个轮椅上的瘫子,你们谁能拦得住我?!”

    “二叔、、”

    郭子雄面色阴沉,他下意识扫了眼轮椅上闭目养神的老人,冷声道:“血浓于水,你就算不念及族人之情,总得看到我父亲之间的兄弟之情吧,他老人家看到郭家这幅样子,该是何等的寒心。”

    “狗屁,老子巴不得这个死瘫子赶紧去死,去死!”

    郭怀义好似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老花猫,忽然间发狂,疯狂咆哮起来,他手指颤抖的指着轮椅上风浊残年,似乎一阵风都能轻易吹倒的郭怀仁,狰狞笑道:

    “从小到大,都是他抢了我的风头,都是他在人前显贵。金钱,女人,地位,权力,全都是他的,我只能当一个跟班,当他的一条狗,大家都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凭什么他比我高贵,凭什么我就要低人一等,就凭他是郭家长子,就凭我是庶出?!可笑,荒唐!”

    郭怀义已经到了爆发边缘,他脸色越发狰狞:“最可恨的,他都成了废人了,还不愿意放手,还要把郭家传给你这个野种,宁愿郭家被这几个小崽子败的乱七八糟,也不给我!我对他有什么兄弟情义,只有恨,我恨他!”

    “郭怀仁,你他.妈为什么不去死!”

    嗖!

    郭怀义怒吼一声,猛然间抽出一把砍刀,气势凶悍匹练,二话不说,直接冲轮椅上郭怀仁劈下去。

    事发忽然,让郭子雄顿时面色大变,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他下意识把轮椅一转,用自己身体为郭怀仁挡住这一刀。

    锵!

    一抹匹练凛冽刀光狠狠落下,紧接着却是传来一阵金属交错声音,郭怀义手中的长刀忽然间被弹飞出去,手臂一片酸麻疼痛。

    郭怀义瞬间面色瞬变,郭子雄也一副惊愕难以置信的样子。

    轮椅身后,忽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面色冷漠,气势凌冽强悍,像是一座雕塑般守护着轮椅上的瘦弱老人。冰冷的收回他挡住郭怀义的长刀,淡然从容,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郭子雄复杂叹息一声:“二叔,一切都晚了、、、”

    “郭家黑军?”郭怀义目光骤缩,惊恐出声、、、、

    郭家黑军,作为郭家最隐蔽最强大的力量,向来只听从家主的命令。如果说黑军出动了,那岂不是说、、、、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此刻,轮椅上的瘫痪老人忽然开口,声音依旧沙哑虚弱,犹如枯树磨砂。

    一股冷风,忽然飘散开来,吹动老人身上的毯子,一瞬间,郭怀仁骤然间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球,一片清澈冷冽,犹如刀枪般锐不可当,又似高山仰止,威严孔武!

    “大,大哥?!”郭怀义惊恐尖叫一声,吓得直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爸!”而陷入厮杀困境的郭晓清等人则是面色一喜,重新焕发出热血和生机。

    林义一刀解决掉两个雇佣兵,眼眸微微眯起。

    郭怀仁,这位苏杭权力金字塔尖的男人,郭家绝对的话语权男人,此刻终于醒来,尽管他的身体已经瘦弱不足六十斤,尽管他全身仍旧瘫痪,只有两根手指能动,尽管他看上去犹如一个废物、、、

    但绝对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半分。

    郭怀仁一双布满沧桑和锐利般深邃眸子的环扫当场,给人一种无限的压力,也让人意识模糊,仿佛又看到那个重掌大权,披荆斩棘的高大男人。

    “杀,杀了他,快,开枪!”

    郭怀义愣了两三秒钟,随后马上疯狂的咆哮一声,对着郭怀仁喊道。

    雇佣兵们也知道这个老人是个重要的角色,全都不敢怠慢,足有十几把枪同一时间瞄准郭怀仁那单薄瘦弱的身体,猛地扣动扳机、、、

    嗖嗖嗖!

    近乎刹那之间,一道道黑影仿佛从天而降,迅速掠过,只见一道道刀芒亮起,像是割韭菜一般,紧接着,那些雇佣兵们齐齐目瞪口呆,手中枪支齐刷刷掉落在地。

    噗、、、

    下一秒,他们脖颈鲜血迸溅,血光大作,直接见血封喉,倒在血泊之中。

    手段干脆利落,毫无破绽。

    十几道清一色的黑军,全都落在郭怀仁轮椅之后,气势清一色的冷漠而强大,却又无比的恭敬尊敬。

    “看来,我睡了太久了,以至于让你们都忘了,忘了我这个老头子的手段,也罢,今天就让你们重新回想一下、、、”

    在所有人屏息凝神,压抑的说不出话来时,郭怀仁目光平静,他仅能活动的两根手指轻轻一挥,语气从容,却包含杀机:

    “区区佣兵,也敢在郭家黑军面前放肆?血洗花园,一个不留!”

    嗖嗖嗖!

    话音刚落,那些黑军身子犹如幽灵一般骤然挑起,那些雇佣兵心寒胆颤,连忙端起枪口,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然而,还未等他们摸到手枪,一道道刀光骤然大作,犹如死神的镰刀挥舞,凛冽而至,毫不客气的割断他们的喉咙,割断他们的生命!

    扑扑扑、、、

    鲜血,犹如喷泉一般涌动,刹那间染红了这个地板,尸横遍野!

    不到十几秒,一百多雇佣兵,尽数成为冰冷尸体!

    冷风吹过,十几位黑兵悄无声息回到郭怀仁轮椅后边,安静而诡异,犹如收割生命的死神,让人头皮发麻,骨头打颤、、、

    郭怀仁淡淡说道:“结束了。”

    扑通!

    郭怀义彻底倒地,面色惨白仿佛一下子丢了三魂六魄。

    他彻底败了,再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