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斩天神帝 > 第一百五十章:我该如何谢谢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我该如何谢谢你



    迎战,生死战!



    叶云指的是唐庄,他说出免费这两个字的时候,谁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通玄四重的秋兰值道塔修行十天,通玄三重的唐庄一文不值,甚至他都不好意思收费了。



    千玄宗的弟子听到叶云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激动了,沸腾了。



    “叶云必胜,叶云必胜!”



    “千玄宗必胜,千玄宗必胜!”



    “叶云必胜,叶云必胜!”



    “千玄宗必胜,千玄宗必胜!”



    “叶云必胜,叶云必胜!”



    “千玄宗必胜,千玄宗必胜!”



    这两句口号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哪怕这一战说的是叶云和唐庄的个人生死战,但是谁都知道叶云代表的就是千玄宗,他胜则千玄宗胜,他败则千玄宗败。



    陈丹青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个小子还真是,真是很给他面子啊,竟然这么难得的愿意当一次免费打手。



    以后谁敢说叶云自私,谁敢说叶云不为宗门着想,陈丹青绝对会指着他的鼻子大骂,看到没有,叶云敢拿上自己的性命去赌,去为了宗门的颜面,为了宗门的荣誉而战。



    特别是这么多内门弟子现在对叶云的改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日后叶云成为掌门亲传弟子,接手整个千玄宗就要轻松很多。



    作为千玄宗大长老,陈丹青觉得自己责任重大,门中弟子愿意拿命去赌,他若是不说上几句,似乎有些过意不去。



    只见陈丹青走到叶云的身上,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唐庄乃神火门天骄,掌握了一道灵火,小心应对。”



    叶云对前面的话不怎么在意,但是听到灵火这两个字,眼神却是一亮,径直走到了擂台之上,朝着唐庄勾了勾手指,笑道。



    “既然是生死战,那你死后,你身上的东西就归我叶云所有,如何。”



    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陈丹青都不禁老脸一红,他的意思明明是要让叶云小心一点,不要疏忽大意,你这家伙竟然打上了人家灵火的主意。



    唐庄一跃而起,稳稳的落在擂台之上,想要他的东西,就怕你没这个命了,只见他冷笑一声,指着擂台下的小婵,淫邪的说道。



    “好,不过你若是死了,这个婢女也将是我唐庄的了,我会好好对她的,你安心的死吧。”



    瞬间。



    叶云的眼神骤然一冷。



    一道寒意从他的身上疯狂涌出,特别是熟悉他的内门弟子看着叶云此刻的样子,心中大叫糟糕。



    谁都知道小婵虽然只是一个婢女,但却是叶云的逆鳞,但凡敢打小婵主意的人,差不多都死个干净了。



    这个时候唐庄竟然敢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激怒叶云么,怕是连死都不会死得那么轻松了。



    “唐庄,我最后提醒你一句,若是你敢动用超过通玄三重的修为,会立即判你落败,你的命就是叶云的了,你可知道。”



    “唐庄知道。”



    “叶云,此战乃生死战,生死不论,你可知道。”



    “快点吧。”



    叶云看着陈丹青这磨磨唧唧的样子,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蹂躏一下这个唐庄了,特别是那到灵火,必须拿在手中。



    “开战!”



    陈丹青没好气的盯了一眼叶云,开战二字脱口而出。



    擂台之上,唐庄的脸上划过一抹狰狞笑意,他敢将修为压制在通玄三重与叶云生死斗,他依仗的可不单单是一道灵火。



    “叶云,很快你就知道你有多么卑微了。”



    轰的一声。



    唐庄的右手之上,一道火焰仿佛在他的掌心之上跳动,好似蕴含生命一样。



    “灵火,果然不凡啊,听说灵火都有灵性,想要融合灵火,必须得到他的认可,唐庄以通玄六重就能掌控灵火,火道天赋定然不俗啊。”



    “神火门主修火道,门中最多不过三道灵火,现在竟然舍得赐予一条给唐庄,他的天赋怕是在神火门都是数一数二的吧。”



    “有灵火在手,那叶云的肉身和蛮力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可以说唐庄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啊。”



    四大门派的人纷纷开口,千玄宗弟子听到他们的话,个个面色阴沉,太卑鄙了,若不是灵火的话,叶云肯定能一巴掌拍死这个唐庄。



    “火舞。”



    一声冷哼,唐庄双手合十,然后迅速分开,他手中的灵火猛然暴涨,化作一条火蛇,在空中盘旋曼舞。



    “杀。”



    随着这个冰冷的杀死,火蛇冲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叶云冲杀而去。



    叶云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意,但是眉间一挑,似乎有几分惋惜之色。



    灵火是最低等的火焰,而唐庄掌控的这道灵火更是低等中的低等,只能算堪堪入门而已。



    不过日后修行,难免会用到丹药,叶云所需要的资源更是不知凡几,他正好需要一道灵火来辅助炼丹,唐庄这道灵火虽然是垃圾了一点,但是也可以将就用用。



    正当叶云念及此处之时,火蛇已经缠绕在他的身旁,那炽热的火焰仿佛可以焚灭一切,沾之必死。



    叶云气息一震,双膝一曲,然后猛的发力,巨大的力量将擂台都给踩陷了几分,借着这股巨大的力量,叶云的身形一跃而起。



    “想要摆脱灵火么,痴心妄想。”



    叶云的速度很快,但是唐庄又岂会给他这个近身的机会。



    “焚。”



    只见那火蛇在叶云冲出的瞬间,突然散开,化作一个个火球,从叶云的身后追击而去,前后堵截,不给叶云挣脱的机会。



    “叶云,你将会化作一具干尸。”



    “不,你连尸体都不会留下,只是一地飞灰而已。”



    唐庄肆意的大笑一声,当他的手掌往下压的瞬间,火球像是听懂了他的指令一般,全部逼近,将叶云牢牢的困死。



    “遭了,叶云无路可退,若是被那灵火碰上,怕是会和涂牛一样。”



    “躲开啊,快躲开啊!”



    “灵火之威,恐怖如斯啊。”



    千玄宗弟子有的急了,有的惋惜,还有的,诸如楚寒月等人则是一脸的兴奋,她巴不得叶云死在这灵火之下。



    可是。



    就当灵火要彻底封锁叶云的瞬间,叶云突然一声长啸。



    “凤火燎原!”



    叶云的双手之上也陡然燃烧起了火焰,浑身上下,被一圈火环包裹。



    “凤火燎原,我千玄宗的玄级上品武技。”



    “他的悟性到底有多妖孽,短短两三个时辰,不但学会了冰霜神针,竟然连凤火燎原都给学会了。”



    “凤火对灵火,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叶云去过藏书阁三层的事情,千玄宗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在里面做了什么,但是却半点都没有泄露出来。



    之前他曾经展露过冰霜神针,现在又展露了凤火燎原,他这千玄宗悟性第一人的名号怕是要彻底坐实了。



    唐庄的眼睛一凛,他倒是没有想到叶云竟然还掌控了这等火道武技,不过面色顿时一喜,等杀了叶云,这玄级上品的武技可就是他唐庄的了。



    “哈哈,区区凡火也想与灵火相争,简直是不知所谓!”



    凤火燎原自然不是凤火,哪怕是叶云对这个名字都很唾弃,若是光想以武技衍生的火焰与灵火相争,叶云自然是没有什么胜算。



    但是。



    谁都未曾发现,在他被火焰包裹的双手之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玉色。



    玄天寒玉手,他当初修行这门武技,为的就是对付神火门的赵无极,没想到先在唐庄身上给实验了一番。



    “吞。”



    唐庄怒吼一声,叶云衍生的火焰在碰到灵火的瞬间,毫无抵抗之力,纷纷被吞噬融合,化作了灵火的一部分。



    可是。



    叶云的双手却是已经拨开身前的火焰,一旦打开一道口子,那叶云就能眨眼之间飞到唐庄的身边。



    近身肉搏,别说通玄三重的唐庄,哪怕是通玄六重,又有什么区别呢。



    “给我爆!”



    唐庄也发现了问题的可怕,没有丝毫的犹豫,操控着叶云身后的火球炸开,想要借此拖延叶云的步伐。



    但是。



    叶云的速度又岂是他能够想象的,若不是为了表现得稍微低调一点,他一旦战力全开,抬手便能把唐庄给灭了。



    此刻,他的身影一变再变,在空中拉出了道道残影。



    “千影术!”



    “他到底学了多少门玄级上品的武技,为何千影术都学会了。”



    “妖孽,这是绝对的妖孽。”



    对于叶云施展的武技,不只是内门弟子,哪怕是陈丹青等人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两个时辰学会了三门玄级上品的武技,而且当时他的修为只有望气九重啊。



    唐庄面色大变,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真的叶云了,他甚至不知道叶云在哪里,灵火重新汇聚在他的掌心之上,但是他竟然没有目标可以攻击。



    “出来,你给我出来。”



    唐庄有些慌了,周围稍微有丝毫的动静,他都噤若寒蝉。



    “我在这。”



    叶云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拳砸在了唐庄的脸上,唐庄狞笑一声,终于出来了,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操控着灵火朝着他的左侧身后砸去。



    “给我死吧。”



    可是。



    他竟然砸了一个空气。



    同时。



    他的胸口,背心,手脚,全部遭到了重击。



    “啊!”



    一声悲惨的叫声,只听卡嚓卡嚓的声音响起,唐庄双腿一软,双臂下垂,整个人如同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



    这,这么多的叶云,都是假的,也都是真的。



    终于。



    叶云重新出现了,他站在唐庄的身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似乎有些纠结的说道。



    “我该如何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