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继承千万亿 > 第一百零五章 造纸厂

    一夜无话!



    张丰跟周雄来到周家村后,便到了周雄家里休息。



    第二天,两人也是早早的起床,简单的整了点吃的后便朝着周扒皮家里赶去。



    只是这一去,却是扑了个空。



    周扒皮家大门紧锁,竟是没人在家。



    “雄哥,这就是周扒皮的家吗,怎么没人啊?”



    张丰奇怪的看向周雄,问道:“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没有,周扒皮的房子是村里最好的,你看我们村还有比这更好的房子吗?”



    站在周扒皮家门口,周雄咬牙切齿的说道:“周扒皮在县城里还有几个厂子,他要是不在家的话……那就应该在他的造纸厂,我知道地方咱们过去吧。”



    “嗯。”



    张丰点了点头,接着两人便是朝着县城里赶去。



    上午十点!



    张丰跟周雄,便是来到了周扒皮的造纸厂。



    厂子规模不大,属于是中小型工厂,刚进到工厂里就嗅到刺鼻的工业药水的味道,张丰急忙捂住脖子:“味道怎么这么呛,这周扒皮得用多少工业药剂啊。”



    说着他捂着鼻子朝里面走去。



    毕竟是小厂子,他们畅通无阻的走进去,竟是没有人出来阻拦。



    这也让张丰跟周雄两人乐得自在,直接走到厂子里。



    “丰子,你跟着我走……我高中暑假的时候在周扒皮的厂子里当过暑期工,我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估计这会周扒皮正在他的办公室那。”



    “走吧。”



    张丰点了点头。



    而在他们,朝着周扒皮办公室走来的时候,周扒皮的办公室里则是这样一幅画面。



    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正半推半就的坐在周扒皮的腿上。



    如果周雄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能认出这个年轻女孩,乃是他高三那年的同班同学,周晓梅。



    “晓梅啊,你都考虑好几天了,还没有考虑好吗?”



    “虽然我年龄大点,但我家底厚实啊,只要你乖乖的听话跟了我……我给你买辆车,在县城里给你爸妈添置一套房子。”



    “你觉得怎么样啊?”



    周扒皮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周晓梅,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说道。



    这样的招数,周扒皮已经不知道用过多少次,更不知道同专业的招式骗过多少年轻小姑娘了,每次都是屡试不爽。



    周晓梅听到周扒皮的这些话,也是无比的意动。



    “你,你说话算数吗?”



    “当然算数了,我家那黄脸婆太难看了,我看到他都想吐……哪有你好看啊。”



    周扒皮说道,说话间攥住了周晓梅的手:“晓梅,我去把门关上……咱们在沙发上交流交流感情好不好。”



    关上门,到沙发上交流感情?



    周晓梅不傻,当即便是听出周扒皮的意思,一张脸通红的像是草莓。



    但她也没反抗,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周扒皮见她答应,当即便是兴奋起来,让周晓梅坐到一旁,他则是急忙跑到门前准备将办公室的门反锁。



    “轰隆……”



    “哎哟,疼死老子了。”



    然而就在他屁颠屁颠的跑到门前,准备反锁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门被踹开后,正好拍在他的脸上,当即便是让他捂着脸惨嚎起来。



    “周扒皮,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你竟然敢让人打断我爸的腿,今天我周雄就要你血债血偿,我要是不给我爸讨回公道的话,我就枉为人子。”



    周雄大步走了进来,拳头紧握,声音无比的愤怒。



    张丰则是慢悠悠的跟在周雄身后,目光在办公室内一扫,便是看到趴在地上捂着脸惨嚎的周扒皮,以及被吓呆了的周晓梅。



    “啊,是谁?”



    “麻痹的是你这个小杂碎,周雄你特么的敢来老子的地盘找茬,你是活腻歪了吗?”



    周扒皮抬头看了一眼周雄,当即怒吼起来。



    怒吼间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站起来,怒视着周雄:“狗东西,你特么的不是在外地上学吗,怎么跑回来了。”



    “这跟你没关系,我问你……我爸的腿是不是你打断的。”周雄目欲喷火的问道。



    “不是。”



    周扒皮否认。



    听到他的否认,周雄目光一寒:“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吗?”



    “呵呵,你爸的腿真不是我打断的,你可不能把这个黑锅朝“”我头上扣啊。”



    周扒皮淡淡的说道,但他的下一句话却是险些将周雄气个半死,只听他道:“你爸的腿,虽然不是我打断的,但是我让别人打断的……呵呵,你有意见吗?”



    找死!



    周雄拳头紧握,额头青筋暴起。



    打断了他父亲的腿,竟然还问他有没有意见,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是在践踏他的尊严。



    周雄脾气向来火爆,此刻心中的怒火已经是疯狂的喷涌出来,几乎到了抑制不住的地步。



    “嗯,这个小东西是谁,不是咱们周家村的人吧?”



    周扒皮目光一扫,看向张丰道:“你这是带着帮手来了,不过你带帮手也没用……在我眼里你们不过是两个小屁孩罢了。”



    “现在你们两个小屁孩,也敢来找我的麻烦。”



    “你们真的是不怕死啊,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跪地求饶的机会,只要你们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然后赔偿给我五万块钱精神损失费,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周扒皮淡淡的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拒绝,不给我磕头赔罪,也不赔钱……但这样的代价就是,我会把你们两个的腿也给打断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一试。”



    说着他的脸上,露出残忍冷酷的笑容。



    倒是对得起,周扒皮这个称呼了。



    “你想要把我们两个的腿,也给打断?”



    然而他这话说出口,张丰冷笑了起来:“周扒皮,你先是打断了雄哥父亲的腿,现在还这样威胁我们,我问你……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嗯,这里有你这个狗东西说话的份吗,还不快给我闭嘴。”



    周扒皮目光一冷,寒声道:“再敢多说一句,我不光会打断你这个狗东西的腿,我还会拔了你的舌头,然后把你扔到后院关进狗笼子里,让你体验一把当狗的感觉,哈哈哈……”



    “找死。”



    听到周扒皮这般嚣张狂妄的笑话,张丰的脸色瞬间阴沉冰冷起来。